《和平精英》游戏版号合规或存瑕疵

Source


文/游云庭 律师

腾讯公司的《和平精英》游戏近日上线,作为和游戏行业打交道较多的律师,笔者发现该游戏版号合规性可能存在瑕疵。具体来说,可能涉嫌将应当作为“进口游戏申报”的《和平精英》作为“国产游戏”来申报。如果属实,将违反国家出版法规政策,并对同行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腾讯开发《和平精英》游戏应当取得韩国蓝洞授权

据多家媒体报道,《和平精英》和腾讯获得韩国蓝洞公司改编授权的另一款《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游戏玩法[1]、界面基本一样[2],用户数据也可以兼容,画质、稳定性也和《刺激战场》完全一致,玩家可以无缝衔接进入游戏。[3]根据现行的法律和司法实践,这种情况下,腾讯开发《和平精英》游戏应当单独获得蓝洞公司的改编授权。

这个改编授权本质上是玩法的授权,虽然传统的《著作权法》对保护玩法和界面设计并不十分有力,但近年来,我国法院也提升了法律保护的力度,游戏公司可以用《著作权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打击模仿自己玩法太过分的竞争对手,上海法院判决了《炉石传说》诉《卧龙传说》案、江苏法院判决了《太极熊猫》诉《花千骨》案(一审),都支持了原告打击抄袭游戏玩法侵权的诉讼请求。

而《和平精英》的玩法就是俗称“吃鸡”的《绝地求生》游戏玩法,并且腾讯之前从蓝洞公司获得过改编授权,《和平精英》还存在直接导入原来蓝洞公司授权改编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用户数据的情况,如果腾讯没有获得蓝洞公司的改编授权而上线运营《和平精英》游戏,将有很大的著作权侵权和数据不正当竞争风险。所以沉浸游戏业多年的腾讯开发《和平精英》前肯定会按国际惯例从韩国蓝洞公司取得改编授权。

二、国产游戏和进口游戏审批有区别

下面说一下现行的版号政策,虽然版号审批的流程和政策并不公开,根据笔者接触过客户的反馈以及游戏行业内实践的观察总结,现行的版号审批认定国产游戏和进口游戏的界限为:如果根据是国外公司游戏、文学或影视作品改编的游戏,应当以进口游戏申报授权。比如《和平精英》游戏如果是改编自韩国游戏《绝地求生》的,那就应当以进口游戏申报。虽然国产游戏和进口游戏的审批标准是一致的,但流程不同,一般而言,进口游戏审批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游戏审批的政策性也很强,哪些时间批哪些游戏,政府都有其考虑,比如2019年4月,广电出版和新闻总局通过了30余款进口游戏的版号审查[4],笔者注意到有媒体报道[5],其中没有从韩国引进的游戏。腾讯公司的《和平精英》游戏也是2019年4月获得的版号,但是是以国产游戏的身份通过的审查[6]。如果腾讯把《和平精英》游戏作为进口游戏申请版号的,在2019年4月获得版号的概率应该会小很多,因为2018年4月没有韩国游戏通过审查。

三、把进口游戏作为国产游戏申报会碰到啥障碍?

普通公司如果把进口游戏作为国产游戏申报,会遭遇无法向国外权利人支付许可费的问题。

因为游戏公司在国内获得的收入是人民币,而支付到国外要付美元或其他外国币种。根据现行外汇管理规定,需要国内游戏公司把其和国外公司签订的《授权合同》到版权局去做一个合同登记,再把经过登记的合同交给银行才可以对外支付许可费。

理论上,腾讯公司如果要向韩国蓝洞公司支付《和平精英》的改编游戏许可费的,也应当进行合同登记。但如果做了合同登记,那申报版号时就只能申报进口游戏了。

好在外汇问题还真难不倒腾讯:首先腾讯是香港上市公司,在境外募集的资金都是外汇。其次腾讯的很多游戏在全球发行,有很多外汇收入。所以如果腾讯要动用境外的资金向蓝洞公司支付相应的授权许可费用难度不大。

最后,国内游戏业的竞争“马太效应”日渐强烈,广大的中小游戏公司本来就被大厂挤压的竞争空间非常有限。而巨无霸腾讯,已经手握一款日均活跃用户上亿的《王者荣耀》游戏,此次又趁着版号发放速度大大放慢,市场竞争减少的机会,用类似开挂的方式拿到了“吃鸡”类《和平精英》游戏版号,很可能会把《和平精英》变成其第2款日活上亿的收费游戏,这对于国内游戏业的竞争生态简直是灾难性的。这个结果,也与去年开始的我国政府整治游戏市场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作者: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PingWest品玩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