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惑仔到恐怖片 文隽接地气通吃华人圈

Source

资深电影人文隽从影40年,勤于观察风向,常找到市场异军突起的切入点。从1990年代中后期与王晶、刘伟强合作红极一时的漫画改编港片《古惑仔》系列与《风云之雄霸天下》,到近年创中国大陆恐怖片卖座新高的《京城81号》,文隽都统揽监制与编剧,屡创佳绩。

北漂近30年的文隽也因了解国情、民情以及人情,以《我的兄弟姐妹》《人在囧途》等片小兵立大功,堪称“最接地气的香港影人”。

古惑仔之父 文隽小文件

本名:王文俊 1957年出生于香港

重要经历:

  • 1976年加入丽的电视创作组
  • 1979年起参与电影编剧,以《靓妹仔》《停不了的爱》入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
  • 1989年首度监制电影《虎胆女儿红》
  • 1994年监制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获威尼斯影展影帝(夏雨)、金马奖最佳影片
  • 1996年至2000年与王晶、刘伟强合组“最佳拍檔”,编剧与监制《古惑仔》系列与《风云之雄霸天下》等片
  • 2004年至2007年任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
  • 2009年编剧与监制《人在囧途》开创《囧》系列公路喜剧
  • 2014年编剧与监制《京城81号》创大陆恐怖片票房新高

编剧出身的文隽,是华语影坛少见身兼监制与编剧达30年的电影人。许多编剧目标是成为导演,当过导演的文隽却坦言:“当导演要坚强、执着,我心比较软,不会是好导演。我从编剧入行,写拍片蓝图,成品好坏却无法作主。”

同时当编剧与监制,就能保证自己想的都能拍出。文隽的工作也从创作源头到最后成片都要管。

1989年岑建勋筹拍电影《虎胆女儿红》,请到那时已有10年编剧与宣传经验的文隽编剧,并当监制协助武术指导出身的导演王龙威,“整部片一般般,但我因当监制,多了点剧本外的权力。”

文隽表示:“同时当编剧与监制,就能保证自己想的都能拍出。我的工作也从创作源头到最后成片都要管。从那时开始,大部分影片我都有这种双重身分。”

1980年代大陆改革开放,李翰祥、许鞍华等导演陆续去拍片,文隽也在1990年执导《告别紫禁城》时,赴北京取景。隔年他监制、编导港陆合拍的警匪公路电影《龙腾中国》,更与男主角姜文、万梓良在大陆从北到南走一遭。

不久后,姜文执导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找文隽帮忙,“我看好姜文会是好导演,就出任监制,负责器材和冲印等事务联系,并张罗资金,创作则由姜文主导。这是难得的经验,我也逐渐熟悉大陆。”

1994、95年起港片市场每况愈下,但因大陆电影市场尚未打开,多数香港影人仍固守原地。当时导演王晶找文隽监制三级片,但他不擅长,反而因从小喜爱漫画,建议改编香港漫画家牛佬的漫画《古惑仔》。“尽管95年王晶、刘伟强合作的黑帮片《庙街故事》票房不怎样,但我们拍《古惑仔》的心态是能打平一部片,就多一部片,没想到带起潮流。”如今回顾,文隽形容:“这些漫画改编电影,就像港片回光返照。”

《古惑仔》成功是因当成青春成长片在拍,只是以黑帮为背景,也有友情与爱情,票房就爆出来。

1996年初《古惑仔》系列第一集《古惑仔之人在江湖》(台湾片名《英雄不败》)爆红,抢快在2个月后推出《古惑仔2之猛龙过江》(台湾片名《英雄赤女》),3个月后《古惑仔3之只手遮天》跟着上映,王晶与文隽、刘伟强也在第三集时合组“最佳拍檔电影公司”。3人各有任务:王晶定题目、找投资方、管发行;刘伟强执行导演拍摄;文隽负责剧本创作、监制,也兼宣传。

  1. 陈小春(前右)、郑伊健(前左)等人主演的《古惑仔3之只手遮天》在前集推出3个月后随即上映。(翻摄自https://jet.my-magazine.me/)
  2. 电影《古惑仔》系列改编自香港漫画家牛佬的《古惑仔》漫画。(翻摄自https://www.k886.net)

5年内《古惑仔》系列正传6部、外传3部,正传前3集在香港都有港币2千万元上下的票房,第4集起则渐衰退。文隽认为:“《古惑仔》系列成功是因当成青春成长片在拍,只是以黑帮为背景,也有友情与爱情。就像走钢索,在黑帮片与青春片间平衡结合,票房就爆出来。”正因前3集热卖,“最佳拍檔”才敢将马荣成漫画《风云》搬上大银幕,以特效打造奇幻武侠动作片《风云之雄霸天下》,并挟郑伊健、郭富城两大明星气势,登上1998年港片卖座冠军。

  1. 郑伊健(左)与郭富城(右)主演的《风云之雄霸天下》是一九八八年香港电影卖座冠军。(翻摄自http://hk.nowbaogumovies.com)
  2. 《风云之雄霸天下》改编自香港漫画家马荣成的畅销漫画。(翻摄自http://www.arts-news.net)
  3. 文隽(左)和导演刘伟强(右)合作的《古惑仔》系列和《风云之雄霸天下》等片都曾引领风骚。(东方IC)

跨入千禧年,科网股蓬勃,王晶趁势转卖“最佳拍檔”,“三巨头”分家。王晶另找投资者拍片;刘伟强在香港与麦兆辉和庄文强开展《无间道》系列;文隽则到大陆拍戏。

当时文隽看到杨贵媚主演的台湾亲情片《妈妈再爱我一次》在大陆热卖,动念筹拍同样催泪的伦理小品《我的兄弟姐妹》,预算不到人民币300万元,竟在2001年卖出近人民币2千万元票房,也为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赚进创业第一桶金。

《人在囧途》导演叶伟民搞不定剧本,找文隽帮忙,让返乡路上意外相遇的两位主 因背景与性格互异发挥化学作用。

2003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创建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签订,开放香港幕后人员进大陆工作,港陆合拍片也可视为陆片在大陆宣传放映,香港影人纷纷前进寻找更大的市场,而文隽则在北京转拍电视剧、网剧,但表现平平。直到2008年于冬找他监制低成本惊悚片《荒村客栈》,卖了人民币1,500多万元,再拍同类型的《荒村公寓》也赚钱,文隽才发现惊悚片有一定的市场。“我在香港不看、也不拍惊悚片,就这样在大陆变成惊悚片专家,真是命运的安排。”

2009年文隽转换类型,先后监制《人在囧途》《李小龙》。《人在囧途》是导演叶伟民搞不定剧本找文隽帮忙,文隽将原本偏向短剧桥段的剧本重新厘清人物设定,让返乡路上意外相遇的两位主角,因背景与性格互异发挥化学作用,影片也开出人民币4,500万元的好票房。不过《李小龙》因筹制宣传过程太赶,卖座不佳,文隽对投资者不好意思,就拿出《荒村》系列成功经验,提议拍低成本的惊悚片《绣花鞋》帮对方赚钱,竟再次奏效。

  1. 文隽和林心如合作的《京城81号》耗资人民币千万元打造旧日京城豪宅与八大胡同,创下大陆恐怖片票房纪录。(东方IC)
  2. 低成本惊悚片《荒村客栈》卖座创佳绩,让文隽发现惊悚片的市场。(东方IC)

《绣花鞋》后,2014年文隽又和林心如合作恐怖片《京城81号》,规格全面提升,不只以3D拍摄,且耗资千万打造旧日京城豪宅与八大胡同,后来热卖人民币4.4亿元。

61岁的文隽历经港片与陆片的兴衰消长依然挺住,最近更把目标转向家庭儿童电影《甜心格格之精灵来了》。作品不断的文隽强调:“专业创作人要无时无刻地进修,看书、看电影和观察生活周遭。”正因如此,来台湾拍《古惑仔2》,他可以信手放入钓虾场、乌来温泉;在大陆拍《人在囧途》加进毒奶粉事件;拍恐怖片能游走灵异边缘却不踩官方禁止的怪力乱神红线。

自认八卦又好奇的文隽有一套“接地气”的法门,就是要懂得入境问俗、通晓人心,“很多人以为交情最重要,但交情是平时交往用的,拍电影了解国情、民情、人情这‘三情’就能无往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