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邀青年乐手“灵魂拷问”好奇心是年轻人最好的礼物

Source

原标题: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邀青年乐手“灵魂拷问”好奇心是年轻人最好的礼物

晨报记者  殷  茵

“您年轻的时候想干吗?”“您受过打击吗?”“如果您换成我们,业余时间会做什么?”

昨天,上海交响乐团大堂的咖啡厅内,上海乐队学院一群20岁出头的青年学生,围在他们的“偶像”、院长余隆身旁,好奇地发问。而余隆则笑眯眯地和大家聊着各种或正经或活泼的话题,“我请你们喝咖啡,你们甚至可以翘着二郎腿,和我边喝边聊。”

这场气氛轻松的座谈会,正是他发起的。

这位一直在强调“扶持青年艺术家”的国际著名指挥家,也想了解当下青年音乐人的困惑,并给出自己的建议。“现在的艺术教育,给了他们比较多的框框,我希望他们能保持年轻人的好奇心,多一些想象力和创造力。”座谈结束后,余隆告诉记者:“因为我们音乐行业的未来,是这群年轻人的。”

“年轻人应该敢于拉错”

身兼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和上海乐队学院院长的余隆,虽不承担具体教学任务,但他一直都想跟这些“准职业乐手”,多些“像朋友像家人”一样的交流——尤其是今年,疫情给整个演艺行业造成了巨大冲击,也让这些年轻人对未来更加忐忑。

为了让年轻人放松,余隆开始时站着和他们聊天,好不容易拿起凉了的咖啡,端起时,却因为凝神聆听,失手洒在了地上。他打趣道:“这么个失误,倒可以让我们的交流的气氛更松弛了。”他想要这样的氛围,让年轻人大胆问出自己真正关心的问题,无论是关于技术,还是未来。

“和乐队合奏时,我总是特别紧张,害怕拉错,怎么办?”去年考进乐队学院的大提琴学生吴孟锜的提问,也是很多年轻人的心声。余隆鼓励说:“应该敢于拉错,因为现在和乐团一起演奏,你们只是实习。但同时,又要增加对音乐的了解,知道不同作曲家的作品,自己应该有什么不同的反应,速度上有什么不一样。”对年轻人来说,能跟专业领域的偶像交流,了解他们的成长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大有裨益。如果余隆也能“重返20岁”,回到他们这个年纪,又会做怎样的选择?

“DG唱片曾经问过我一连串的问题,包括年轻时候想干什么。我说我当时特别不想学音乐,一心想当画家。我家人都是搞音乐的,逼着我学,结果我基础没打好,所以后来只能改指挥了。”余隆自我调侃后,又正色道:“如果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我希望自己是全面发展的人,应该对任何知识都有兴趣,爵士、摇滚、语言,甚至网络文学,这是知识结构。世界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就算你不从事音乐行业了,这一点也会让你受用。”

也正因此,上海乐队学院如今开设了现代音乐产业课程,邀请在音乐商业制作、运营、推广和传播方面有实战经验的专业人士举办讲座,帮助青年演奏家获得“破圈”的机会和能力。

“泛着紫色光的雾”,找到了

座谈中,余隆还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他曾经率乐队和一位著名作曲家一起工作,“他给我们的演奏员提了个要求,要有湖上安静的感觉,还要有雾,这雾还得泛着紫色的光。”一头雾水的上交演奏员们,无论如何都没法让作曲家找到那“泛着紫色光的雾”。几次之后,余隆灵光乍现,让演奏员们将演奏力度从M P(注:中弱)改成PP(很弱),作曲家大喊:“有雾了有雾了!”

这个故事,让一起座谈的年轻人哄堂大笑,而余隆讲这个故事,却有深意。“我一直希望的是,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好奇心、想象力。”在他看来,处理很多作品,靠的正是想象力,“好奇心能带给你们难以想象的回馈,是你们拥有的最好礼物。”

95后姑娘孙揽月是位小提琴手,她被余隆鼓励和自己相互提问。余隆说:“你们都是90后、95后的孩子,对一件事情要充满好奇心,只有有兴趣的孩子才会有疑问,有疑问了,才会想去解决。现在的上交正在往更高标准上走,也会遇到新问题,也必须保持好奇心和想象力。”

在行业内这么多年,余隆深刻理解了“竞争力来自创造力,创造力来自想象力”的道理,“有了想象力才有竞争力,你们未来搞不搞音乐都不重要,可以做任何职业。”

“需要他们更好地做好准备”

作为国内古典乐行业的领军人物,余隆管理着包括上海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等在内的六七个顶级音乐机构,每天不同的会议之余,还有排练、指挥等专业工作,日程满满。特意空出1个半小时的时间找青年音乐家座谈,缘于他一直以来“给年轻人创造平台”的理念。

疫情以来,他更是致力于发掘优秀的青年音乐家,在上交的新乐季中,给了他们很多机会。“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这一代年轻人终究会出来,有更多的机遇等着他们,这就需要他们更好地做好准备。”余隆告诉记者。

因为疫情,对于未来惶惑的年轻人不少。从综合性大学毕业的小提琴手刘蓓苾苦恼的是,她去很多职业乐团应聘时,对方都要求是音乐专业院校的学历。余隆批评了这种现象,“正常的职业乐团,学历只是参考。”同时他也告诉这位年轻人,这时候需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专业储备,“如果你的小提琴拉到无懈可击,你去柏林爱乐,人家照样要你。”

“中国有句老话,叫笨鸟先飞,作为年轻人,就得多花点时间和精力准备好,成熟的演奏员用一个星期准备,你就用两个星期甚至一个月去学习。”他说,上交的排练是对乐队学院的学生开放的,但如果自己没有提前拉过这个曲子,坐进排练厅也会毫无感觉,“就像健身,女生想要两条马甲线、男生想要八块腹肌,都不是一觉醒来就会有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但事业上,付出肯定会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