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力账户冻结坑惨接盘方 可疑供应商频助力刘光

Source

  东方网力账户冻结坑惨接盘方,四家可疑供应商频频“助力”刘光

  来源: 市值风云

  作者 | 虎猫

  流程编辑 | 小白

  2019年6月28日,东方网力(300367.SZ)原实控人刘光转让了公司控制权,接盘方是四川省川投信息产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投信产”)。

  随后,2019年8月16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工作人员在转账时才发现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随后展开自查。

  截至9月20日,现任董事会发现自己居然跳进了一个大坑,核查出公司累计存在违规担保金额16亿(其中剩余未偿还违规担保总额13.5亿),存在2.25亿元资金占用情形。

  公司因何发生上述的内控重大缺陷,刘老板又为何要卖壳呢?卖壳前又干了啥呢?

  一、自查的背后:三个“诡异供应商”一台戏

  经过自查,公司发现,未偿还的违规担保金额13.5亿元由三部分组成:

  刘光与上市公司共同为其他债务人担保的金额共计6.7亿、为其他债务人的应收账款保理融资提供担保金额3亿元、承担回购义务金额3.8亿。

  (一)质押和补质押恶性循环

  首先来看一张表,这是公司6.7亿元违规担保金额的形成原因及担保对象列表:

  (由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整理)

  表格内容较多,大家可以直接看下面几个结论:

1、大部分借款是由刘光用于股票质押补仓产生的;

 

2、北京红嘉福科技有限公司的借款用于帮助偿还恩福特(恩福特为刘老板占股95%的公司)的对外欠款;

 

3、表中前四项借款均已逾期,是造成刘光所有股权和公司银行账户冻结的直接原因。

  这违规担保的疯狂行为要从刘老板的股权质押融资说起。

  刘老板第一笔股权质押回购在2014年5月21日办理,随后三年时间,其一直循环着解除质押和重新质押的行为,质押率基本能维持在60%之下。

  正常情况下,股权质押是一种非常正常的融资行为,但是股价持续下跌是其主要风险。

  而偏偏怕什么来什么,2016年12月开始,公司股价从17元左右一路下跌,在2019年8月份创下新低,最低跌至5元。

  持有的股份越来越不值钱了,刘老板的质押率从2017年4月起逐步上升,并于2018年4月13日办理了第一次质押展期。

  截止2018年11月8日,其质押率达到89.19%,此时资金周转可能已经比较困难,刘老板分别于2018年12月10日、2019年1月12日和2019年4月15日又陆续办理了三次质押展期。

  全部质押的日子总会到来的,截至2019年7月15日,刘老板质押率上升到99.19%。

  于是上表的违规担保行为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形成:刘老板因股价不断下跌面临平仓风险,因而通过被担保公司对外借钱补仓,而借款又是用已出质的股份进行担保。

  此外,为了增信,还扯上了上市公司共同担保。公司目前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金额为4388万元。

  (二)虚假的预付款

  除了违规担保外,公司此次自查还发现了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况。

  这是预付账款前五名供应商中,存在资金支付却未发现实质业务支撑的公司,资金占用金额高达22507万。

  根据回复函,上述资金占用是在2019年上半年发生的。

  2019年中报显示,预付账款第一名的预付余额高达2.15亿。在以前年度的年报和半年报中,单个供应商的预付账款从来没有出现如此巨额的款项。

  根据回复函,公司自查中资金占用1.9亿的银泰锦宏正是该供应商。所以,此处也证明,目前允许上市公司选择性披露前五名客户的名称绝对助涨了违规的气焰。

  值得注意的是,风云君发现下图的维斯可尔和上两张图的银泰锦宏、红嘉福这三家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他们均为公司的供应商,三家公司经常轮流出现在预付账款单位上,这是2016年年报中预付款项前五名,银泰锦宏和维斯可尔同时在列。

  其次,通过查询工商信息发现,三家公司极可能为同一批人控制。

  银泰锦宏的股东为郭云泉和粟亮;红嘉福的股东为李文昊和杨智森;维斯可尔的股东为许迎祺和杨智森。

  但在历史上,许迎祺均参与过三家公司的投资与经营。

  2013年12月31日,许迎祺和杨智森成为维斯可尔的股东,分别担任执行董事和监事。

  2013年12月20日,许迎祺和杨智森分别担任红嘉福的执行董事和监事,2014年3月份成为该公司股东。

  2014年6月5日,许迎祺和郭云泉成为银泰锦宏的股东,许迎祺和郭云泉还共同拥有国泰天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天拓”)。

  而剩下的国泰一佳,实际也与三家公司有关联,将在下文详说。

  三家公司中,银泰锦宏和维斯可尔向外借钱为帮刘老板纾困,且银泰锦宏和红嘉福目前拿了上市公司2个亿没还,这些钱去哪了还不清楚。

  而事情的导火索,即股价的持续下跌,其实与公司的转型失败不无关系。

  二、蹭上人工智能:接盘方又是可疑供应商

  (一)成立人工智能子公司,连年亏损

  公司2014年1月在创业板上市,主营业务是提供城市视频监控管理平台产品及解决方案,包括城市视频监控管理平台的研发、制造及提供相关技术服务,也就是我们说的安防行业。

  可能原有业务不够具有想象空间,2015年,公司确(ceng)立(shang)了“人工智能+安防”的新方向,2015年投资了不少跟AI相关的公司。有兴趣的老铁可以移步《研报 | 东方网力:业绩增长靠车轮并购,人工智能仍是镜花水月》阅读。

  2016年8月,公司出资5千万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物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灵智能”),试图打造人工智能产品体系。

  2016年12月,物灵联盟对物灵智能增资7500万,完成后公司和物灵联盟各拥有其50%股权。刘光是物灵联盟的大股东,拥有93.6%股权。

  从财务数据上看,物灵智能成立以来一直给上市公司拖后腿,每年净利润均为负,三年合计亏损2.1亿。

  虽然是亲儿子,但持续三年的败家实在让爸爸难以承受,于是决定转让物灵智能一部分股权。

  (二)接盘方又是可疑供应商

  2018年6月5日,公司发布公告,物灵智能与深圳博雍智动未来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博雍智动”)签订投资协议,拟以1.5亿元将30%股权转让至博雍智动。

  算起来,物灵智能这轮增资的估值居然高达5亿元。

  在2016年12月物灵联盟对其增资时,全部股权估值仅为1.5亿,之后股权未再发生变动。

  另外,从2016年11月到2018年3月31日,物灵智能的净资产从4754.7万缩减到1757万,且净利润已合计亏损2.1亿元。

  在标的表现如此差劲的前提下,博雍智动却愿意在“协商同意”后,以更高的估值接受股权,帮上市公司剥离亏损资产,这葫芦里卖的是哪家药?

  博雍智动的工商信息显示,其控股股东为北京国泰一佳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没错,就是上文中与公司产生无经营实质预付款的第三家供应商。

  风云君发现,虽然国泰一佳的注册地址、历史股东和上文的三家公司看起来没啥联系,其实不然。

  首先,国泰一佳与许迎祺和郭云泉共同持股的国泰天拓经营电话号码有4个一模一样。

  其次,上图黄框内国泰一佳的网址名出现了“wecare”字样,“wecare”是三兄弟之一维斯可尔曾用的品牌名字。

  还有哦,维斯可尔和国泰佳一的电话也有四个是相同号码。

  这或许能说明国泰佳一和上文的维斯可尔、红嘉福和银泰锦宏有密切关联。

  现在终于四兄弟聚齐,可以凑桌麻将了!

  银泰锦宏最早曾出现在2014年报的预付账款单位中,也就是说2014年就和公司开始了“合作关系”。

  他们不仅帮刘老板借钱周转,还高价买下公司亏损资产股权,至于无实质的预付账款是不是利益输送,风云君也不知道,但是各位读者想必是知道的。

  总之,在人工智能概念上折腾了几年,仍无法形成有效的赢利点,那么公司上市以来总体经营状况如何?

  三、财务状况:十年利润均为纸上财富

  公司的营业收入自2014年上市以来稳步上升,从2014年6.4亿增至2018年22.47亿,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6.88%。

  净利润在2014-2017年间逐年增长,复合增长率高达40.5%,2018年较上一年度有所下滑。

  但实际上,公司的净利润含金量较低。下图是净利润和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对比。

  2009-2018年,公司净利润合计17.5亿元,但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入为4.24亿,相当于每赚1元才能获得现金2角4分。

  更糟糕的是,2019年1-6月经营性现金净流出6.32亿,一次性把之前获得的微薄现金全亏光。

  净利润和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差异最大的地方在于应收项目,接下来看看公司应收账款情况。

  上市以来应收账款余额越来越高,占营业收入比重从2014年43.5%持续上升至2018年的120.5%,账面留下的应收账款比一年的营收还多。

  下图是一年内应收账款和当年营业收入的对比。

  当年产生的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重也逐年上升,2018年产生的22.47亿销售收入中19亿为赊销,占比84.51%。

  另外,公司应收账款按账龄计提的计提比例也发生了变更,2018年的计提规则比2017年更为宽松。

  (来源:2017年年报)

  (来源:2018年年报)

  公司难道认为扩大业务规模就是把商品白送出去,钱能不能收回来是次要的?

  在人工智能业务玩不转、公司现金流出凶猛、个人质押即将爆仓的情况下,刘光只能将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让作他人。

  但是,这一切,不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路吗?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