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经济“图谱”:东部放缓中部加速

Source
  本报首席记者 梁文艳报道
  阳春三月,春回大地。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2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显示,2019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3%,增速比上年12月份回落0.4个百分点。剔除春节因素,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增速较上年12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各地工业增加值较2018年有所增加,但今年各省份的工业增加值却显示出了其差异性。
  1-2月,广东、山东、浙江、江苏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3%、0.2%、3.6%、3%,低于去年同期的7.5%、3.4%、9.8%、8.3%增速。
  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最低的十个地区,分别是上海、山东、吉林、天津、西藏、陕西、新疆、重庆、广东、江苏,东部地区占到了一半,而东北地区只有吉林一个。上海今年1-2月份规模以上增速为-4.5%,大幅度低于2018年同期的11.8%。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副教授王晖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在此次的数据中,上海的数据比较突出,其实这与整个大环境有关。以北京市的东城区与西城区为例,东城区在三产方面占92.5%,西城区三产占93.6%,这些数据已经超过纽约与东京,一线城市例如北京、上海等城市当前基本没有二产(工业、建筑业)。
  “随着经济转型,上海一些具有污染方面的企业已经大部分实现搬迁转移。”王晖表示,现在的上海,主要以现代服务业为主,这就是1-2月份上海出现负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综合因素看,中部为什么增速强劲?主要是这些区域重点在发展二产。
  除了一些区域经济增速较慢外,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还列举了一些中部省份增速的排名。
  数据显示,湖北、江西、河南、安徽等中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在全国靠前。云南、贵州等地表现不俗,中部地区仍发展较快。
  其中,中部省份除了山西以外,其他都增速很快。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前10名有四个是中部地区。其中,湖北增速为10%,排名全国第三,安徽为8.9%,为全国第五,江西增速为8.8%,排名全国第六。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我国的宏观调控在稳增长和防风险方面进行了很好的权衡,而这样的权衡最主要的特色和特点就是要增加投资。
  何代欣说,增加投资,是在重点项目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上下功夫,而这些大项目也会直接带动能源、基础材料以及相关行业的发展。这正是中西部现在产业所在,也是整个工业结构化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一个结果。
  “从中观层面来看,一些产业和行业,特别是消费类的行业,在去年年底到今年第一季度期间有所下滑(以汽车消费为代表),这些消费类产业或行业,往往是中东部或者东部的一些特色和特点,所以投资率下降,根据消费来进行调整,这也是正常的。”何代欣说,从西部与中部来看,当前,随着能源价格的快速上升以及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大,投资增速实现了较快发展,最终也带来了连锁反应,实现了工业增加值上涨较快结果。这不仅是经济发展的结果,更会带动整个中国经济均衡发展。
  有观点认为,近几年全国工业放慢,主要是东北地区开始的,然后蔓延到西北地区,再向华北地区以及华东地区蔓延,目前整个东部地区工业发展缓慢成为一个新特点。
  在何代欣看来,东北一些地方投资增速慢,特别是工业增加值的发展增长在全国位居后列是很多因素导致的。
  何代欣坦言,其实每个地方都希望经济高质量发展,但是,也要尊重经济发展的规律。
  尤为一提的是,虽然在一些区域工业增长值发展较慢,但从全国而言,我国的工业生产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多数行业和产品都保持了增长的态势。例如工业品出口稳增长、新动能、消费品制造业以及私营企业等行业都实现了较快地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