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寄出的捐赠物资上为何写着这八个字?

Source

最近,由日本汉语水平考试HSK事务局(隶属于中国汉办)支援湖北高校物资的照片,引发网友关注:

不是因为物资本身,是因为上面的八个字: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1

盛唐时,日本遣人来中国学习佛法。长屋赠送中国大德的上千件袈裟,边缘都绣着一首偈子: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寄诸佛子,共结来缘。

这也是鉴真法师决心东渡日本传戒的缘由之一。

鉴真和尚

据《宋高僧传》记载:

当时,日本国有沙门荣睿、普照等,从东海来求法,以补日本戒律的缺失。他们于开元年间抵达扬州,来问鉴真法师,说:“我国在大海之中,不知离中国几千万里。虽然有佛法,但没有能传戒的人。就像漫漫长夜里,要在幽室找东西,没有烛光怎么能看得见?不知法师是否愿意中辍这里的利益,去大海之东作我们的导师?”

鉴真法师观察来意,看到他们的勤勉,就说:“我曾听说,南岳慧思禅师投生到日本为国王,兴隆佛法,有这事吗?又听说,日本国长屋曾经造千身袈裟布施给中华大德,袈裟边绣着偈子: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由此看来,日本诚然与佛法有缘呀。” 就默许了。长屋,是日本的相国。鉴真于是募集比丘思讬等十四人,买舟从广陵携带了三藏典籍离岸。这是天宝二载六月。

到了越州浦,停在署风山。鉴真法师夜里做了个灵异的梦。才出海就遭遇险恶的风涛,眼看船要沉了,有人要把栈香木丢到水中。忽然听到空中有声音说:“不要丢弃。” 霎时看见舳舻上站着神将身着铠甲兵杖护持。

很快,风平息了,漂入蛇海。蛇海中有大蛇,长三丈有余,颜色如同锦绣。又进入鱼海,鱼长一尺多,腾跃于空中。又到一片海域,只见飞鸟集在舟背,压得船差一点沉没。等鸟飞出,海水少了好多。不久,停泊在一座岛上,澄澈的池水,味道甘美。很快他们就到了日本。

日本国王欢喜地将鉴真一行人迎入城郭,入住大寺安。先在卢遮那殿前设立戒坛,为国王授菩萨戒。再为夫人、王子等授戒。然后教日本大德沙门满十人,用白四羯磨法度沙弥澄修等四百人。又有王子一品亲田,施舍房宅建造寺院,号为招提。布施水田一百顷。从此以后,鉴真法师广演律藏,受教者很多。在日本国号为“大和尚”,是传戒律的始祖。

晚唐时,日本僧敬龙从中国回去,韦庄写诗相赠: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一船明月一帆风”就来源于“风月同天”。

2

真人元开的《唐大和上东征传》里记载得更详细。其中说,荣睿劝请之后,鉴真问座下弟子:“有谁愿意应邀远去日本国传法?”

座下弟子皆默然。僧人祥彦站出来说:“日本太远了,此去难以存活,沧海淼漫,百人都到不了一个。人身难得,中国难生,进修还不够,道果尚未证得,是以众僧皆漠然。”

鉴真说:“为了法事,何惜身命。诸人都不去,那我去吧。”

祥彦说:“大和尚要去,我也同去。” 于是道兴、道航、神顶等二十一人愿与大和尚同去。

20世纪,日本小说家井上靖,根据《唐大和尚东征传》,写成小说《天平之甍》。

3

今天,有个词叫“结缘”。

寺庙中,一般有“经书流通处”,其中好多经书是“结缘”的。所谓结缘,就是免费赠送。

“结缘”一词的出现,是和《法华经》的讲说有密切关系的。

而“共结来缘”四个字一同出现,最早是在《法华文句》。有人问:如果小乘行者证悟大乘佛法,应该授法身记,怎么要授八相成道记呢?答曰:八相成道记是应授的,为什么呢?要让别人闻知之后,“共结来缘”。

释迦牟尼佛之所以说“三乘法”,也正是因此,这是佛陀的慈悲。单说一乘法,根机弱的人就照顾不到了。我们今天能够听闻佛法,也正是因为佛陀示现了“八相成道”。

所谓“结缘”,最初的意思,是给暂时达不到的目标营造一些条件,以便未来达到。陕北民歌里有一句,“谈不成个恋爱咱交个朋友”,就是“结缘”的意思。

南岳慧思大师,是天台智者的师父。有个著名的故事说,智者大师修习止观,读到《法华经·药王品》中“善男子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时,看见佛陀今日正在灵山说法——“灵山一会,俨然未散”。慧思大师说,“非汝莫证,非我莫识”——除了你,没人能看见;除了我,没人能明白。

《法华文句》,是天台智者大师说的。据《唐大和尚东征传》记载,《法华文句》是鉴真法师带去日本的。这就有意思了:

“共结来缘”,这一最早出现于《法华文句》的表达,竟然在鉴真法师东渡日本之前,就已经由长屋以偈子的形式绣在供养中华大德的袈裟上了。岂不奇怪?

也许,就如鉴真法师所说:南岳思禅师投生到了日本,兴隆佛法。在鉴真法师东渡之前,日本已经很熟悉《法华》的教理了。

也许,不排除另一种可能:这首偈子的作者正是鉴真法师自己;南岳思禅师投生日本这一传说的作者,也是鉴真法师自己。

这就意味着,在荣睿来请的时候,法师已经决心东渡了。

4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对仗很工整。“域”是地,对“天”。“山、川”对“风、月”。山与川,都在地上,依附于地。一个国度的山川,不可能跑到另一个国度。而天上的风月,则不受此拘限,不同国度的人可以共见。

韦庄诗,“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是说,谁能陪法师漂洋过海,到远在扶桑之东的岛国呢?惟有一船明月,一帆清风。

正因为“风月同天”,才不受异域之限。

而“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真正内涵,则不在此。

所谓“山川异域”,是指修行者有不同的根机:有声闻乘、有缘觉乘、有菩萨乘。道途的不同,是“异域”。而“风月同天”,是说无论怎样的根机、怎样的道途,最终都必将成佛——实无三乘,惟有一佛乘。

一佛乘,才是真正的“风月同天”。

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无论猲獠,还是和尚,都堪作佛,都必当作佛。

这首偈子,是对《法华经》的诠释——即便“山川异域”,也不妨“共结来缘”,只因为“风月同天”。

5

王阳明有一首《萍乡道中谒濂溪祠》:

木偶相沿恐未真,清辉亦复凛衣巾。

簿书曾屑乘田吏,俎豆犹存畏垒民。

碧水苍山俱过化,光风霁月自传神。

千年私淑心丧后,下拜春祠荐渚蘋。

“碧水苍山”,不就是“山川”吗,“光风霁月”,不正是“风月”吗。“碧水苍山俱过化”,山川这样限于地域的事物,都未尝不“过化”,皆不能恒常存在。有人把“过化”解释为“经过而教化”,这实在不是阳明本意;阳明本意,碧水苍山都是要成为过往而迁化的,正是用佛教“无常”的含义、“世俗”的含义。而“霁月光风”,则可以脱开此限制,“自传神”。光风霁月,是真谛,万古不磨。

“碧水苍山”,是俗;“光风霁月”,是真。“碧水苍山俱过化”,是“山川异域”;“光风霁月自传神”,是“风月同天”。

“山川异域”,并非地理上的悬隔,实乃心的悬隔。“风月同天”,也并非空间上的同在,实是心的同在。

“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这是“风月同天”的真实涵义。

中国外交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直播。

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

中国不能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