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条早云:颠覆“下克上”通说的一代名将

Source

文明九年(1477年)十一月十一日,随着西军大名大内政弘率军返国,围绕着京都的长达十年的战乱“应仁·文明之乱”宣告结束。这场战乱打破了室町幕府的“守护在京制度”体制,大名们纷纷返回了自己的领国,不再关心幕政,而是以扩张领国为目的在地方上争霸,日本开始进入了后世称呼的“战国时代”。

我们的主角北条早云,正是趁着这个机会方才登上了历史舞台的,当然,为了尊重历史,我们还是称呼他历史上的名字“伊势盛时”吧。

伊势盛时的出身

室町幕府时代,幕府的要职“政所执事”一直由重臣伊势氏世袭,伊势盛时正是出自这支伊势氏的庶流“备中伊势氏”。

实际上,伊势盛时的父亲伊势盛定也并非是“备中伊势氏”的嫡流,只因为他娶了宗家“京都伊势氏”的家督、时任政所执事的伊势贞国之女,方才从备中国的一土豪庶流,成为了宗家的一门众(一族)。当时伊势氏的宗家家督通称为“伊势守”,而仅次于宗家家督的一门众的通称则为“备中守”,伊势盛定在文书中以“备中守”自居,足以见得他在伊势氏一族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明治维新以后,伊势盛时一直被塑造成大器晚成的形象,但是实际上伊势盛时出生于康正二年(1456年),是伊势盛定的次子,去世时年纪为六十四岁,而不是通说中的八十八岁。因为父亲伊势盛定的地位缘故,骏河国的大名今川义忠迎娶了伊势盛时的姐姐北川殿,这次联姻直接改变了伊势盛时的一生。

今川家的内乱

今川义忠在文明元年(1469年)迎娶了北川殿以后,便开始征服骏河国的各个势力,到文明五年(1473年)时,今川家基本平定了骏河国。此时的日本虽然进入了战国时代,但是室町幕府的守护家族依旧强大,守护们名义上仍旧需要听从幕府的指挥。

今川义忠料理完骏河国以后,东幕府下令让今川家支援三河国的守护细川成之,攻打三河国、骏河国之间的远江国,远江国的守护正是敌对的西幕府的大名斯波义廉的领地。东幕府为了拉拢今川义忠,宣布远江国为幕府的直辖领,并委任今川义忠为远江国的代官,然而,文明七年(1475年)时,斯波义廉的家臣甲斐敏光投降于东幕府,立马被派遣为远江国的守护代。幕府的这一行为导致今川义忠与甲斐敏光对立,次年,今川义忠在远江国遭到一揆众的突袭,不幸战死。

今川义忠战死时,嫡子龙王丸方才四岁,根本没有能力统领今川家,今川家的一部分家臣便想拥戴今川义忠的远房堂弟小鹿范满继承家督。小鹿范满的母亲是当时的关东名门扇谷上杉家出身,为了争取将骏河国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扇谷上杉家派出家臣太田道灌率军出征骏河国,支援小鹿范满。不仅如此,扇谷上杉家还拉拢了幕府方指派的“镰仓公方”——当时在伊豆国堀越的足利政知,让足利政知也派出了援军。

下向骏河国

伊势盛时在应仁之乱期间曾经侍奉过逃到伊势国的足利义视(后来的西幕府将军),之后又离开伊势国前往邻国尾张国,最终来到姐夫今川义忠所在的骏河国暂住。因而在今川家发生内乱之时,伊势盛时为了支援姐姐北川殿与外甥龙王丸,再一次来到了骏河国,调停了今川家的内乱,最终今川家决定在龙王丸成年以前,由小鹿范满代理今川家的家督职务。

通说中龙王丸在这时赐给了伊势盛时骏河国下方庄的兴国寺城作为领地,不过此时龙王丸并没有权力封赏领地,再加上此后伊势盛时又返回了京都,所以这件事应当是不可信的。

长享元年(1487年),因为小鹿范满的支持者扇谷上杉家在前一年发生内乱,十六岁的龙王丸便趁机开始行使今川家的家督权力。当然,小鹿范满是不可能和平让渡家督的,作为龙王丸的舅舅,伊势盛时再一次来到了骏河国,并率领着龙王丸一方的今川家家臣一同击杀了小鹿范满。

在这以后,龙王丸元服,取名为今川氏亲,顺利继承了今川家的家督。然而,此时骏河国的局势并不稳定,伊势盛时只好留下协助外甥统治领国。此时,今川氏亲方才将骏河国的下方庄等地赏赐给伊势盛时,作为舅舅留在骏河国的收入。当然,骏河国下方庄的城池也并非是通说里的兴国寺城,这座城在伊势盛时死后几十年才修筑完成,此时伊势盛时领地内的城池实际上为善德寺城。另一方面,下方庄等地的年贡只是作为伊势盛时在骏河国的收入而已,此时的伊势盛时并不在领地内,而是居住在骏府西部的石胁城中,显然,今川氏亲也不放心小鹿范满的残党,这才会将舅舅安排在自己的身边。

伊势盛时在明应四年(1495年)出家,法名早云庵宗瑞,所以他也被称为伊势宗瑞。“早云”是伊势盛时的庵号,因此“北条早云”实际上并不是那么正式的称呼,如果套用这个公式的话,那么上杉谦信、武田信玄也要改名“上杉不识”、“武田德荣”了。

出家的这年,伊势盛时三十九岁,自这一刻起,伊势盛时正式宣告结束自己作为幕府直臣的日子,开始从今川家的家臣做起,一步一步朝着独立的战国大名发展。

伊豆侵攻

骏河国时代的伊势盛时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希望大家不要被网文欺骗,特别是没有什么风魔忍者众这样的东西(扶额)。前文说过下方庄仅仅只是给伊势盛时提供在骏河国的花销而已,在局势安定后,伊势盛时再一次返回了京都。

延德三年(1491年)四月,堀越公方足利政知去世,七月,足利政知的长子茶茶丸发动政变,杀死了后母圆满院与异母弟弟润童子,夺取了堀越公方的位子,次年明应元年(1492年),足利茶茶丸杀死了两名家老,伊豆国陷入了内乱的状态。

因为伊豆骚动的缘故,伊势盛时在这期间重新来到了骏河国。在足利政知时代,伊势盛时一度成为了足利政知的奉公众,在伊豆国受封了一些领地,此时也被足利茶茶丸没收,对茶茶丸来说,伊势盛时、今川家都不支持自己继承家督,都是自己的敌人。

足利茶茶丸的想法并非空穴来风,被他杀害的弟弟润童子其实是足利政知的三子,润童子还有个同胞哥哥清晃,此时正在京都,受到幕府管领细川政元的庇佑,而今川家又与细川政元交好,自然不会支持自己。

明应二年(1492年)四月,细川政元发动政变,扶持清晃(足利义澄)出任幕府将军。这一次的政变使得京都与关东的关系越来越不和谐,要知道现在的堀越公方足利茶茶丸可是幕府将军的杀母、杀弟仇人呐。

此时的东日本局势非常混乱,甲斐国的守护武田信绳与隐居的父亲武田信昌、弟弟油川信惠、穴山武田家对立。为了对抗武田信绳,穴山武田家臣服于隔壁的今川氏亲,而今川氏亲也宣布支持武田信昌、油川信惠。另一方面,关东的扇谷上杉家与山内上杉家也正打得火热。于是,关东出现了武田信绳、山内上杉家、足利茶茶丸对抗今川氏亲、武田信昌、油川信惠、扇谷上杉家的两股同盟势力交战的局面。

趁着“明应政变”的机会,今川家派遣伊势盛时作为大将率军侵入伊豆国,将足利茶茶丸驱逐出了伊豆国。不过,与通说中足利茶茶丸直接兵败身死不同的是,足利茶茶丸之后还接受了山内上杉家、武田信绳的庇护,并没有被杀,而伊豆国南部也依旧有许多支持足利茶茶丸的势力,不断地抵抗伊势盛时。

在侵攻伊豆国期间,伊势盛时将妻子、一族、家臣全都从京都迁到了骏河国的石胁城,两年之后,伊势盛时建筑了韮山城作为居城,又将一族和家臣都给迁到韮山城。

明应七年(1498年)八月,日本发生了“明应大地震”,伊豆国南部的抵抗势力遭到海啸与地震的袭击,再也无力抵抗伊势盛时。而甲斐国斗得你死我活的武田父子、兄弟则认为这是天谴,开始和谈,再也无人庇护的足利茶茶丸正是在这时候自尽的,伊势盛时经过六年的岁月方才平定伊豆国。

通说中“北条早云进入伊豆国给各地百姓分发药品治病”的故事,虽然并非是发生在伊势盛时侵入伊豆国时的事情,但是却很有可能是他在这次天灾之后的救灾行为。

因此,伊豆侵攻并不是什么“下克上”,而是今川家配合京都“明应政变”而发起的军事行动,目的就是讨伐新任幕府将军的仇人足利茶茶丸。

夺取小田原城

通说中,伊势盛时夺取西相模国的坚城小田原城是发生在明应四年(1495年)的事情,相模国是伊势盛时(今川家)的盟友扇谷上杉家的领地,所以伊势盛时借口去相模国狩猎,趁守军不备驱逐一千头牛角上系着火把的火牛攻打小田原城,夺取了此城。

这件事当然是出自军记物中的创作,且不说这是一个剽窃田单火牛计的山寨故事,要知道这一千头牛有可能比当时小田原城的守军还多。

明应五年(1496年)时,小田原城遭到山内上杉家的攻击,伊势盛时派遣弟弟伊势弥次郎率军进入城中支援。然而,小田原城在面对山内上杉家强大的攻势下开城投降,这使得原本是扇谷上杉家地盘的相模国出现了一个从属山内上杉家的势力。

因此,小田原城最终遭到了伊势盛时的攻击,这并非是什么火牛计奇袭,也不是背叛盟友,而是协助扇谷上杉家攻打山内上杉家的从属势力。小田原城的落城时间不明,但是从明应十年(1501年)伊势盛时支配当地的文书来看,应当就是在明应五年至明应十年的期间。也就是说,平定伊豆国和夺取小田原城,可能是同时期发生的两件事。

相武侵攻

永正二年(1505年),扇谷上杉家在战争中败北,臣服于山内上杉家,持续了二十多年的上杉家内讧“长享之乱”告一段落。然而,仅仅一年之后,古河公方足利政氏与其子足利高基发生内讧,关东再次发生了“永正之乱”。

永正四年(1507年),越后国守护代长尾为景“下克上”杀死了守护上杉房能,越后国也开始发生内乱。上杉房能是山内上杉家家督、时任关东管领的上杉显定的弟弟,在击败扇谷上杉家结束长享之乱之事上立下了很大功劳。上杉显定不满弟弟被杀,也不愿山内上杉家失去一直以来的大后方越后国,率军攻入越后,却被长尾为景击杀。

长尾为景与室町幕府的关系一直不错,杀死上杉房能后拥戴上杉房能的侄子上杉定实为新任越后国守护,这是得到幕府的认可的。也就是说,关东管领上杉显定侵入越后国实际上并不合法,关东的伊势盛时、长尾景春也趁着这个机会起兵对抗山内上杉家,自然,伊势盛时的敌人也包括此时在山内上杉家麾下的前盟友扇谷上杉家。

伊势盛时举兵时扇谷上杉家正在上野国征讨叛乱的势力,主城江户城被伊势盛时攻击后,扇谷上杉家立马率军返回。上杉显定战死后,山内上杉家暂时由其养子上杉宪房指挥,因为伊势盛时不断地袭扰上杉家的地盘,上杉宪房派出了数量非常可观的援军支援扇谷上杉家。数量有多可观呢?直接让伊势盛时认怂与扇谷上杉家议和。

灭亡三浦家

永正九年(1512年)六月,围绕着山内上杉家的家督之位,上杉显定的两个养子上杉宪房、上杉显实发生内讧。这次家督之争被卷入了古河公方分裂的“永正之乱”中,再一次削弱了上杉家的实力,也再一次引起了上杉家的分裂。

伊势盛时瞅准时机,破弃了与扇谷上杉家的同盟,攻打扇谷上杉家麾下的相模国国众三浦氏。永正十年(1513年)正月,伊势盛时与三浦氏在镰仓附近展开合战,三浦氏败走,然而三浦氏的顽强抵抗以及扇谷上杉家的支援力度出乎了伊势盛时的预料,直到永正十三年(1516年)七月十一日,伊势盛时方才攻下位于三浦半岛的三崎城,三浦氏宣告灭亡。

有意思的是,三浦氏在镰仓幕府时期曾被前北条氏灭亡,后来虽然三浦氏的庶流复兴了家族,却又在战国时代被后北条氏灭亡。

伊势盛时去世

后北条氏对房总半岛的攻略,是自伊势盛时晚年开始的。永正十三年(1516年)十一月,伊势盛时派遣军队侵入房总半岛,支援盟友上总武田氏。

永正十五年(1518年),扇谷上杉家的家督上杉朝良去世,永正之乱结束。因为扇谷上杉家是小弓公方的支持者,此时与伊势盛时的利益相同,于是伊势盛时在这一年隐居,将家督之位让给了嫡子伊势氏纲,顺便同扇谷上杉家达成和睦,一同支援小弓公方。

一年之后,伊势盛时在韮山城去世,享年六十四岁。

四公六民的真相

包括日本NHK电视台制作的历史节目《转动历史的时刻》在内,许多科普读物、节目都会提到伊势盛时建立独立领国时施行的德政,也就是后北条家的“四公六民”税率。

这大概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说当时的税率一般都是“五公五民”,即一半交租,一半归农民,而伊势盛时却将纳税的比例减少了一层,让北条家领国内的农民只需要上缴四成收获,剩下的六成都归自己。伊势盛时的这种做法让北条家在关东非常得人心,所以北条家之后能够陆续击败关东的一些旧贵族,成为东日本的霸主。

“四公六民”出自江户时代的军记物《北条五代记》,将伊势盛时塑造成了一个怜悯百姓的明君。可惜的是,无论是“四公六民”还是“五公五民”,这种纳税的方式都是根据战国时代后期出现的“石高制”施行的。而在战国时代的大部分战国大名,包括北条家、今川家、武田家甚至早期的织田家在内,施行的都是贯高制,简单来说二者的区别就是石高制是按照收获纳税,贯高制则是按照土地的面积纳税。

既然是按照面积纳税,那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四公六民”这样的按比例纳税的“善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