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谍罪无罪释放地产仍遭侵占!“九命怪猫”之子高华生要政府还地来

Source

惩治叛乱条例》针对没收匪谍之财产,提供告密检举人检举奖金,这项规定不仅助长了军警宪的滥权,也让被诬告的检举人,财产莫名其妙地被充公。而即便是具备党国背景、随国民政府来台的民众,也可能成为被诬告的对象,1954年角逐台北市议员的高霖,就是最好的例子。高霖生前4度遭检举匪谍,1977年出狱后,曾被香港媒体与《美华报导》形容为“九命怪猫” 。如今,他的儿子高华生准备为父亲生前名下台湾电影戏剧公司衡阳路原址,与中山北路二段粮食局肥料运输处地上物,遭政府与第三人侵占,向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提出财产权回复的申请。

高霖与高华生的一生经历颇为离奇,1917年出生的高霖,父亲高义是民国初年盘据闽南地区的军阀,国民党政府东征北伐期间,获得招降待遇,加入北伐的行列,高霖毕业于香港九龙新闻学院,在1945年国府来台,接收日本遗留财产过程,投资了台湾报业与台湾电影戏剧公司,后来在50与60年代多次遭控匪谍。

曾在1954竞选台北市议员的高霖一生传奇,生前4度遭举报为匪谍,曾被媒体形容为“九命怪猫”。(资料照,颜麟宇摄)

高霖的儿子高华生,则是大法官会议释字第487号释宪的声请人,高华生在1991年因为板桥枪击案,袒护友人张国光,与郑联榕强夺手枪,最后被警方依《检肃流氓条例》移送感训,高出狱后认为当初遭监禁准用《冤狱赔偿法》,当时在前立委沈富雄的协助下,声请大法官释宪,最后获判100多万元冤狱赔偿。

高华生所主张返还的不动产有两笔,一笔是台北市衡阳路“台湾电影戏剧公司”原址,另一笔则是中山北路二段粮食局肥料运输处之地上权,分别被第三人与政府所占用。

高华生日前接受《风传媒》专访,拿出了《中国时报》前身《征信新闻》,强调父亲在国府来台初期,在社会上原本是一位闻人,“当时包括《征信新闻》曾以‘急公好义’,介绍当时准备参选台北市议员的父亲,《征信新闻》与《台北晚报》报导,都曾提及高霖出资购买台湾电影戏剧公司的历史。”

白色恐怖受害人高霖之子高华生曾在1991年因为板桥枪击案入狱,出狱后声请大法官释宪,最后获判100多万元冤狱赔偿。(资料照,颜麟宇摄)

根据《自立晚报》,曾报导台湾电影戏剧公司,曾在衡阳街该公司内举行第9次股东大会,当时台北晚报、成功日报及天南日报负责人的高霖,在1948年2月以3亿多旧台币买下台湾电影戏剧公司。高华生表示,父亲在国府来台后,推动“三七五减租”等政策,曾经资助三峡当地农民打官司,最后获得三峡农民以8000万元酬谢。

帮带行李遭控运毒匪谍 高霖出狱获冤狱赔偿

然而,即使像高霖这样具备党国背景的人,一样可能成为匪谍诬告的对象。

高华生表示,父亲在生前曾经有4次遭到当局调查,1949年第一次遭控匪谍,隔年又被控“资助匪谍”,1954年出马参选市议员,竞选期间曾经发表中国大陆没有烟酒公卖局,228事件死者有很多被冤枉,政府应该给予平反赔偿,又再度遭控匪谍;最后一次则是在1955年前往香港,后协助友人携带行李返国,海关人员从行李箱发现夹层中有白色粉末,遭到当局以运毒匪谍定罪,遭判无期徒刑入监,而后在前总统蒋介石过世后,于1977年获特赦出狱。高霖出狱后,以当时警方没有化验成分,就径行以运毒罪起诉,违反证据法则,向法院声请冤狱赔偿获赔。

生前曾4度遭举报为匪谍,高霖于1977年获特赦出狱。高霖出狱后,以警方违反证据法则,向法院声请冤狱赔偿获赔。(资料照,颜麟宇摄)

上述案子当中,有一案的诬告者林致用,先前在228事件,也曾指控过大东信托创办人陈炘。

要钱不成转诬告 林致用反以“贪污杀人未遂”遭判15年

不过,高霖比起台籍的陈炘幸运,1949年时任台北市警局科长的林致用,以台北市警局局长刘坚烈装修房屋为由,向时任台影董事长的高霖索款2亿元未遂,转而诬告高霖为匪谍,高霖当时遭监禁1年后查无具体事证或是,诬告的林致用,最后则遭法院以“藉势藉端勒索”贪污杀人未遂,判刑15年。

尽管这一起匪谍诬告案,并没有让高霖丢掉性命,但高监禁期间,个人位在中山北路二段的财产,却遭到监察院占用。

誊本登记错误刻意为之?高华生质疑政府强占还掩盖证据

高华生拿出了“台湾省公有耕地租赁契约”,强调父亲在光复后,因为介入农民陈永跟与陈万得承租农地的调解,最后两名农民将租赁权让渡给高霖,高霖取得租赁契约后,就在这300坪的农地上盖了房子。

“当初我父亲在调解过程买下租赁权后,在该地盖房子,民国38年3月完工时,遭到林致用诬告,父亲被抓去关以后,房子就被政府占走,拨给监察院使用,父亲隔年被释回后,房子也要不回来,后来监察院搬到中山南路现址,房子拨给粮食局肥料运输处使用。”

高华生强调,除了“台湾省公有耕地租赁契约”,其他事证包括建筑师与隔壁邻居,都可证明该地建物,原先为高家所拥有,“但台北市中山地政事务所在土地移转过程造假,把房子的门牌号,从原本编定的中山北路二段130、132与128巷1号,改以中山北路二段137巷12弄6号登记。”

高华生指控中山地政事务所,把原本编定的中山北路二段130、132与128巷1号,改以中山北路二段137巷12弄6号登记,是在移转过程造假”。(撷取自Google地图)

“这个房子明明正对中山北路,地政机关的誊本却错误编定为中子山北路巷弄内!”高华生质疑,誊本错误登记,目的就是要遮掩这个房子的由来。

高华生表示,当时父亲是因为遭控匪谍遭到羁押,最后虽然因为匪谍罪名不成立被释出,但是因为《惩治叛乱条例》遭到不当羁押是事实,房子遭到侵占,也是事实。而高霖被侵占了的财产,同时还包括衡阳路台湾电影戏剧公司的原址。

高华生控衡阳路遭不当移转 同一地址却登记3家公司

高霖在1954年参选台北市议员,当时台湾电影戏剧公司名下的日产戏院,都已交给党营事业中影公司,但台湾电影戏剧公司名下,仍然拥有衡阳路30号之1的不动产。

高华生强调,台湾电影戏剧公司,是一家是在台北地方法院法人登记处,所登记之“台日人财产”,国家文件局1945年“日产清算委员会”里面,也有明文登载这一家公司之财产明细,然而,衡阳路30号之1日后在地政机关,却遭到不当移转。

“目前经济部商业司网站上,以台湾电影戏剧公司为名注册登记的有2家,登记时间分别为1956年与1962年”,高华生强调,台湾电影戏剧公司早在1945年就已在台北地方法院,名列为台日人财产,但民国45年有人向台北市政府重复设立台湾电影戏剧公司,民国50年又有一家同名公司,向台湾省政府建设厅注册登记,衡阳路同一个住址有重复登记了3家公司,“就像房屋使用人,取了一个跟房东同样的名字,拿到房东财产一样。”

白色恐怖受害人高霖之子高华生接受专访时强调,父亲衡阳路30号之1土地遭到地政机关不当移转。(资料照,颜麟宇摄)

高华生表示,他父亲拥有的衡阳路不动产,在1955年被控运毒罪后,房子的所有权也移转到他人成立的台湾电影戏剧公司名下。

戒严时期遭控匪谍无罪释放 政府占了房子也只能噤声

“台影公司是趁我父亲被搞好几次匪谍案,变造台影不动产之地籍誊本,然而,戒严时期一旦遭控匪谍,最后即便无罪释放,看到房子被政府给占了,也不敢吭一声”,高华生说。

高华生表示,从他父亲多次遭控匪谍的经验,一旦遭控匪谍,军警就会到家里去搜索,很多文件带走后都不归还,土地权状等证据就很难拿回,“我父亲很多东西是被这样收走”,但是,他可以从国史馆调阅资料,证明他父亲是台影董事长。

相关报导
课本不教的中正纪念堂真正意义:这建筑师,替“蒋夫人”说出了一些不能讲的话…
党产会中影调查报告仅对台影轻描淡写!高华生:股东包括228受难者林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