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了就跑?没门!法国宣称要立法逼外国巨贾掏钱

Source
法新社1月20日电,经济部长勒梅尔承诺,2月底前将出台对跨国互联网巨头Gafa的征税法案,相关税率从2019年初开始计算。Gafa老板均为全球知名富豪,乐施会报告称全球贫富差距在2018年进一步拉大。据统计,法国40大企业分给股东的盈利愈来愈多,但缴税越来越少,同时持续裁员导致失业。


勒梅尔此前曾宣布,2019年1月1日起对互联网巨头Gafa估计税收总额达5亿欧元。法国近来在欧盟内部极力争取对互联网巨头制定统一的征税政策,但至今无果。勒梅尔强调,对互联网巨头征税不是只按欧盟现行法律规定只限于营业额,征税范围也将扩大到广告收入、平台收入以及转售用户个人数据的收入。


             

Gafa,即google谷歌、Apple苹果、facebook脸书、Amazon亚马逊)。   


目前美国跨国互联网公司利用欧盟国家税制不同的特点,采取各种避税措施,在法国仅上报一部分营业额,Gafa四巨头2017年在法国缴纳的税收总额仅4290万欧元,而媒体掌握的其部分营业额(比如谷歌公司仅将其浏览器广告统计在内,亚马逊仅统计物流)就已达到72.3亿欧元。


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富人避税,穷人纳税


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报告指,2018年全球超级富豪与其他人之间的差距继续拉大,26个超级富豪掌握全球一半财富。差距拉大的原因在于富人合法避税、资本家对政策的影响、工人权利缩水以及成本消减等等。


过去六年中,乐施会都一直发布类似的研究报告。其2018年1月发布的报告(涉及2017年数据)指出,全世界创造的财富有82%到了最富有的1%人口的口袋里,同时较为贫穷的那一半人的财富并未见增长。2017年乐施会报告称,全球半数财富被61个人掌握;2018年该数字减少到43个;2019年成了26个。


             

乐施会(Oxfam)是国际发展及救援的非政府组织,1942年由Theodore Richard Milford 法政牧师(1896年—1987年)在英国牛津成立,原名英国牛津饥荒救治委员会(Oxford Committee for Famine Relief)。组成目的是在二战运送食粮到被同盟国封锁的纳粹德国占领的希腊。1965年起改以电报地址“OXFAM”作为名称。除过救济外,它还参与教育、气候、社会公平、环境等领域的工作。                


亚马逊老板杰夫·贝索斯蝉联全球第一富豪桂冠,其2018年财产总额达1120亿美元,相当于埃塞俄比亚全国卫生预算的100倍。总体来说,个人财产10亿美元以上的世界中,他们的资产在2017年上涨9000亿美元,即每天增加25亿美元;同时全球最穷的一半人口财产缩水11%。


乐施会发现,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是普通人和穷人,2008年危机以来,10亿美元以上资产的富翁数量翻倍。富人不但利用“钱生钱”的优势轻松积累财富,而且几十年来一直享有最低的税收。全球政府每收1美元所得税,只有4美分来自超级富豪。乐施会估计,全球最富的人通过税务天堂隐瞒了7.6万亿美元税收,而全球最贫穷的10%支付着比富豪更高的税率。


             

图为法国ACA40公司的logo。图片来源:Admical                


《巴黎人报》1月20日报导,“支持课征金融交易税与支持公民行动”(ATTAC)(另类全球化)协会的一篇报告指出:巴黎股市40大股企业(CAC 40)盈利愈来愈多,但缴的税少,“对法国社会和全球造成恶劣的影响”。 


法国40大股企业分红多缴税少


股东分红优先。ATTAC协会和跨国企业观察所对法国40家大集团2010-2017年间的数据做了分析之后,列出了以下的可悲统计。在这些年间,这40家大集团的利润总额增加了9.3%,分给股东的红利增加了44%,但缴纳的税金却减少了6.4%。同一期间,法国的就业岗位数目减少了20%。



2018年这40家大企业的总营业额达13000亿欧元,大约相当于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2018年分给股东的红利总额达574亿欧元,创下新记录,亦即60%以上的利润回归40大股企业。


ATTAC协会认为这些利润的流向与分配方式不利就业、职工工资及投资,只会损害“法国在环保过渡与社会民生筹资方面的经济能力”。


报告指出:自2010年至2017年,40大股企业“分发的红利额增加了44%。这些企业在全球的职工人数只增加了2.4%,在法国的职工人数反而减少20%”。


大老板一天收入=工薪族一年


40大股企业一名老板一年平均赚468万欧元,这相当于法国法定最低工资(SMIC)毛薪的257倍、相当于法定最低工资净薪的325倍,也相当于这些企业职工平均工资的119倍,与外国分公司、供应公司或承包企业的职工工资相比,报酬最高与最低之间差异更大。



2014年,这些大集团的征税率为26%,中小企业为32%。跨国企业在国家之间玩竞争的把戏,喜欢把公司的收入设在税务上对自己最有利的国家或地区。譬如道达尔集团(TATAL)多年来在法国申报亏损,总盈利额却达42亿欧元。2017年Unibail商业房地产集团的征税率只有2.7%。


同一年,40大股企业申报旗下有2500家分公司设在“税务天堂”。就算国家控股的公司也不能保证能够阻止这类行径。譬如安吉燃气集团(ENGIE)申报327家分公司设在“税务天堂”,其中235家甚至在欧洲联盟内(荷兰、卢森堡、比利时)。


环保不能耽误挣钱,污染是员工的错


ATTAC协会指出:欧盟企业雇主组织(BusinesEurope)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大企业集团支持环保与能源过渡只是表面文章。这份内部通知白纸黑字写着:“只要仍还是在政治声明方面,不涉及法律时,就应该正面肯定。但遇到任何意图强化环保雄心壮志的情况时,就必须反对,就要使用惯用的论据,强调面对竞争,这导致我们的竞争力折损”。


协会还指出:2017年,在这40家大企业中,有22家的温室废气排放量增加。其中一些大集团在公关方面只强调部分数据,BNP Parisbas银行集团只提其职工的废气排放量,不提所有的业务活动。家乐福集团只讲旗下商店节省的能源,不提“生产和运输所售产品对环境造成的花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