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达沃斯上抨击富人避税 荷兰记者今年未获邀请

Source

  原标题:去年达沃斯论坛上抨击富人避税,荷兰记者今年未获邀请

  [编译/观察者网 郭涵]一年一度的达沃斯(冬季)世界经济论坛于21日召开,今年的主题是气候变化。包括特朗普、默克尔及“环保少女”通贝里在内,全球117个国家3000多位有影响力的人士出席。

  而《纽约时报》指出,在全球化、西方民主与资本主义理念遭到质疑,反精英主义思潮崛起的当下,达沃斯论坛也成为部分人眼中的众矢之的。

截图:《纽约时报》 截图:《纽约时报》

  为了与全球精英见面,参会者需要向论坛支付一笔费用。很多人嘴上说关心气候变化,却乘坐私人飞机抵达;他们住在每晚至少500美元的酒店。微软、宜家等大公司不遗余力地将这个小镇上的礼品屋改建为奢华的展览馆。

  批评者指出,达沃斯论坛允许企业通过高调的承诺掩盖其不道德,虽然讨论各种改变世界的议题,却未能带来任何实质性改变。而直言不讳批评的结果则是被“噤声”。

  比如去年的一场讨论会上,荷兰记者、历史学家罗格斯·布雷格曼(Rutgers Bregman)就提出,解决世界问题的办法就是给富人“加税加税加税”,“其他的在我看来都是废话。”

  他还公开批判了他眼中整个论坛的“虚伪”:

  “1500架私人飞机抵达这里,就是为了听取戴维·阿滕伯勒爵士谈论我们在如何破坏地球。我听到人们讨论参与、正义、平等与透明,但是我想说的是,几乎没人提起避税的真正问题吧?富人就是没有支付他们应缴的税。这就好像我在参加一场消防员会议,然而没有人被允许讨论水。”

  这段讲话的视频迅速在网上引发关注。达沃斯论坛官网甚至专门刊文回应,题目是《达沃斯当然应该讨论给富人加税,但解决贫富不均还需要做更多》。

  文章特别强调,“企业家精神与资产建设”在抗击贫富不均过程中也很重要,是经济发展、创造就业与提升工资等方面的“生命线”等等。

布雷格曼去年在达沃斯论坛上抨击富人避税,今年未获邀请 图自:达沃斯论坛官网 布雷格曼去年在达沃斯论坛上抨击富人避税,今年未获邀请 图自:达沃斯论坛官网

  而今年举办的论坛中,布雷格曼并未获得邀请。他在采访中评论:“他们关心的是个人如何改变生活,而不是结构性改革如何影响贫富差距或气候变化。”

  论坛创办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则做出辩护,称自己自上世纪70年代就协助定义了“利益相关者理论”(stakeholder theory)。

  “那个时候你得与弥尔顿·弗里德曼对抗,他为最大化利益的合理性提供道德辩护。”后者曾主张:“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

  施瓦布称,虽然全球化正遭到各方的攻击,但总体来说依然是“正义的力量”(a force for good)。政府或企业虽未能解决各种问题、甚至导致问题恶化,但依然是任何解决手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精英一直存在。我们把有影响力的人聚集起来,希望他们能以积极的方式施加影响力。”

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施瓦布 图自:《纽约时报》 达沃斯论坛创始人施瓦布 图自:《纽约时报》

  对于达沃斯论坛“不接地气”的批评,施瓦布也有所行动,比如他要求所有参会者到2050年以前实现无碳目标,近期还对限制CEO薪水的提议表达支持。

  《纽约时报》评论,施瓦布不太可能对英国石油(BP)、谷歌这类大公司提出碳排放税、反垄断监管方面的要求。毕竟后者为在达沃斯论坛期间接触精英花了大价钱。

  为了不让客人扫兴,对于如何解决全球问题的讨论必须万无一失地保持礼貌,也就意味着不太可能允许有人提出尖刻的问题。

  而如果只有付得起门票或者收到邀请函的人才能出席,讨论桌上发出的声音可能面临意识形态上同质化的风险。

  “施瓦布更倾向于在理念而非行动的世界里做一名抗议者。他并不认为自己需要站在游行队伍前排、呼吁改变法律或其它东西。”一名经常参加论坛的前白宫顾问表示。

  “有人认为达沃斯论坛就是一群全球精英齐聚并密谋如何统治世界,但真相要比这更可怕。”布雷格曼说。“你去那里后会发现,人们都很客气,但是这种友好妨碍了正义。”

责任编辑:范斯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