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Source

美俄协商争吵无果,目前已经先后进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的法律流程。这意味着冷战后期美苏达成的具有世界意义的核裁军和军控条约维系32年后与前苏联一道成为历史。作为这个条约曾经的最大受益者――西欧,演变成如今的欧盟自然千方百计游说美俄,希望双方回到谈判桌。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不过,围绕《中导条约》的存废问题,总有一些观点将中国扯上关系,认为“中国不受限制地发展射程500-5000公里的中远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对美国而言不公平”,并提出应当由拥有中程导弹的国家参与制定新的多边军控条约替代《中导条约》,这些参与国应该包括中国。这种声音最早出现在川普的“吐槽”推文里,而后被美欧智库放大,最后上升到德国公开要求中国加入国际军备控制条约的层面。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2月16日,在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举行的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默克尔称“裁军是我们大家都关切的问题。如果有关谈判不仅是在美国、欧洲和俄罗斯之间展开,而是也把中国包括在内,我们当然会感到满意。” 2019年2月2日,美国正式以俄罗斯违约,生产部署四个营的9M729陆基中程巡航导弹为由启动为期6个月的退约程序。一周后,俄罗斯否认本国行为违约,并以美国先退约为由暂停履行中导条约。 美国《防务一号》(defenseone)网站报道称,川普此前认为俄罗斯的做法是美国退约的主要原因,但中国也是考虑因素。川普曾发推称,在1987年美苏缔结中导条约时,中国的导弹力量在全球不甚重要,中国也不是该条约的缔约国,如今中国已经拥有超过1000枚中程导弹。川普在他的国情咨文中提到:“也许可以谈判达成一项不同的协议,增加中国和其他国家参与,如果无法达成这样的多边条约――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将开发创新出新的中程导弹,在技术上远远超出其他所有其他国家。”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2月12日在美国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上作证时声称,“中国导弹武库中有95%都不符合中导条约。”此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声称,建议新的中导条约(INF)扩大到包括中国和其他拥有中程导弹的国家。 这些来势汹汹的声音直指中国,似乎中国先进且数量庞大的中程导弹成为美俄争相退约的主要原因。那么,看看美国务院官员是如何表态的。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2月12日,美国务院军控与国际安全局副局长汤普森(Andrea L. Thompson)表示,目前美国没有与中国进行谈判,特别是对中导条约的谈判。美国退出条约的时间为六个月,现在俄罗斯有六个月时间来改变自身做法,恢复到合规程度,美国当前谈判重点是俄罗斯。这位美国务院负责军控的首席谈判官员称,虽然川普提及美国退约后可能将中国纳入新的多边条约,但中美尚未举行新的军备控制协议谈判。 汤普森明确回应到,“美国官员一再坚持认为退出该协议的决定完全是基于俄罗斯的不合规做法――而不是中国的武器库。INF条约是关于美国与俄罗斯的。任何关于将中国纳入新条约的讨论都将在六个月的时间窗口之后进行。美国需要让俄罗斯恢复遵守条约规定。”汤普森还透露,其本月内前往北京参加“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五大国会议时,中国没有提出加入新的类似中导条约的问题。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此外,川普正在全面审查美国的所有军控条约,为退出新的START条约(易评君注:美俄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奠定基础,这是2010年美俄达成的军备削减协议,川普曾将其视为“糟糕的交易”。该条约于2011年2月全面实施,并于2021年到期,条约规定,美俄战略核导弹发射器数量将减少一半,两国战略核弹头数量限制在1550枚。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针对慕尼黑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提议,中国代表予以直接否决。参会的俄议员普什科夫透露,中国代表确认不打算参加新的《消除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中国不是《中导条约》的缔约国,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对此进行谈判的意向,现在不适合去探讨中国是否要加入条约。“中国代表打消了慕尼黑会议上关于中国和其他大国参与到可能的中短程导弹新条约的幻想。中国赞成保留中导条约,但不认为此条约要与中国和东亚挂钩。” 易评君在此前文章中提到,中导条约是美苏两个核大国在冷战后期达成的大致平衡的核裁军和军备控制协议,对于减轻各自严重过剩的核武库存有着积极意义。然而,冷战后美俄力量对比失衡,特别是美军在常规力量和导弹防御体系取得压倒性优势时,美国势必谋求“绝对安全”,削弱俄罗斯核武器的威慑力。美国意图在进攻端与俄军大体平衡,通过防御端抵消俄方优势。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尽管近年来中国的远程和洲际导弹在技术上取得重要突破,但在绝对数量上与美俄差了几个量级。任何熟知核裁军的人都了解美俄才是这个领域的主要参与者,这也美国军控谈判将对象标定为俄罗斯而非中国的原因。至于中国的中短程导弹,充其量只是在本地区赢得优势,类似于田忌赛马的“中驷对下驷”,因为我们的上驷无法与对手比肩。默克尔要求中国加入新中导条约,美官员反应亮了 连美国都否认了新中导条约谈判涉及中国,那些只讨论中导条约忽视美国扩散反导体系的西方智库显然是见木不见林。至于德国鼓动中国削减中程导弹的做法,易评君用七个字总结――咸吃萝卜淡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