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的面子

Source

隋炀帝杨广是个有才华而且好面子的皇帝。才华自不必说,他自我炫耀说,就算跟士大夫们比文辞,他也该做皇帝的。据说还真是有那么两下子,至少知道品鉴诗的好坏。在制度上,此人能开创考试取士的科考制度,不能说不是一桩了不起的创举。好面子,也有本钱,隋统一之后,疆域广大,南方经过南朝的几代开放,已经非昨日吴下,人口繁多,物产丰富。而北方,经过几代的民族大融合,原来的胡汉畛域大体敉平,农耕面积,也扩展了不少。在经过他老子隋文帝杨坚二十多年克勤克俭地经营,休养生息,到隋炀帝继位,全国人口已经接近五千万,府库充盈,市场繁荣。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做一个大帝国的皇帝,万邦来朝,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景象。此前中国分裂,周边国家尤其西域诸国,或来或不来的,断断续续,想要显摆都难。天下一统了,以往中断的交通都接上了,来的人也就多了。隋炀帝不喜欢长安,营造东都洛阳,特意设立四夷馆,接待四方来朝的使者。东方曰东夷馆,西方曰西戎馆,南方曰南蛮馆,北方曰北狄馆,完全符合经典,每馆有专人负责,打理四方朝贡和互市事宜。
跟他老子节俭抠门不同,隋炀帝舍得花钱,乐意招徕四方狄夷前来,朝贡者,赏赐多多。前来做买卖的,也多有优惠。他最喜欢干的事儿,第一是到周边巡游,每次都是大排场,仪仗排到几十里以外,还不算御林军和随行的和尚道士。和尚道士女尼和女冠(女道士),跟着皇帝出行,得盛装跟随,摆开开道场的架势,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经常会在周边驻跸,接见来访的各国国王和使节,见一次,赏一次,各国人民,当然主要是国王和贵族,都很欢喜。第二,就是在洛阳的朝堂之上,排开阵势,接待来朝各国国王和使节。
对于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外国人,隋炀帝特别乐意让他们感受一下大隋朝的富足和繁荣。整个洛阳城,树木之上,均结有缯绢彩带,五颜六色,煞是好看,树上的疤拉都给遮住了。每年从正月十五起,皇城前端门街,盛陈百戏,戏场方圆五千步,奏乐者万余人,声闻几十里以外,通宵达旦,连续热闹一个月。当年的百戏,不仅有舞乐,还有杂耍杂技,如此庞大的演出队伍,连续演一个月,让外国人白看,其中的花费当然不小,没事,从国库里拿就是。夜里的照明,白天树上的缯绢,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是,只要来的老外感觉爽,夸上一句,隋炀帝就觉得值。
更慷慨的事儿,是吃饭不要钱。皇帝下令,所有接待外国人的饭店,必须装饰华丽,整洁干净。凡是来华的外国人,不管是干嘛的,吃饭一律免单。特意派人告诉这些老外,中国富庶有钱,不在乎你们这点,鱼肉美酒,随便吃,随便喝。但是,这笔花销,皇帝却不给报销,由开饭店的人自己负责。
只是,来的老外,不都是知趣之辈。有的人吃饱了喝足了,还要褒贬中国。说是一路来,看见中国其实也有穷人,有的人身上破衣烂衫的。与其把这些缯绢挂在树上,不如拿来救济这些穷人。
当然,这样不和谐的议论,皇帝是绝对听不到的。皇帝听到的,都是一片的赞誉,夸了又夸,捧了又捧。天底下无论哪个国家,不知趣的人都是少数,多数人的情商都不低的。皇帝乐意当大头,他们何乐不去享受?于是皇帝的面子也就有了,不仅有而且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