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臭扰民被举报 东亚药业曾自查自纠

Source

  恶臭扰民被举报 东亚药业曾自查自纠

  本报记者/夏治斌/曹学平/台州三门报道

  “没风的时候也能闻到臭味,如果刮的是南风的话,整个村子都能闻到,臭味也会更浓,闻着都呛鼻子。”10月27日,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浦坝港镇佳岙村的马亮(化名),指着距离村口不远处的药厂,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如上抱怨道。

  马亮所说的药厂便是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亚药业”)位于三门县沿海工业城内的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生产基地,而受东亚药业恶臭排放影响的并非只有马亮一家。据马亮表述,他家距离东亚药业的直线距离不足千米。

  9月23日,台州市公布了第十三批中央环保督察信访件办理情况(以下简称“环保督察信件”),这其中便包括东亚药业和浙江聚得利合成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得利”)被举报恶臭扰民。

  后经环保监管部门查实,上述两家企业被举报的情况部分属实,两家的恶臭指标检测结果均达标,但仍然存在恶臭排放的现象,对周边会产生一定影响。

  10月27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东亚药业与聚得利隔着一条马路斜对着,其中东亚药业的东侧大门为固体废物出入口,经过该地可闻到刺鼻的气味,也不时有大卡车出来。

  对于佳岙村村民反映的恶臭问题,10月28日,记者致电并致函至东亚药业证券部负责人电子信箱,相关工作人员称会提醒其领导查看,但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有关采访函问题的回复。

  台州市生态环境局三门分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作为医化行业的拟上市企业,东亚药业在今年的八九月两月停业整顿,并不是因环保督察而停业,而是其主动采取的自查自纠行为。“对于排放的废气,我们去检测的时候,是符合排放标准的,没有发现违法行为。我们也不能否定排放的气味有臭味,会要求企业尽一切努力,将气味影响降到达标范围内的最低。”

  而对于东亚药业等医化企业的监管,上述负责人称,对于医化企业监管通常有三种方式,一是在线监控;二是去现场执法监管,频率大概是1~2个月去1次;三是群众举报核查。

  恶臭扰民

  三门县沿海工业城位于国家级重点镇浦坝港镇境内,其前身为建于1958年的三门盐场。进入21世纪初,原盐生产进入低谷,万亩盐田荒废。2004年,三门县委、县政府提出“开发浦坝港镇,建设沿海工业城”的目标,自此拉开沿海工业城的建设序幕。

  而沿海工业城北面毗邻的便是佳岙村,该村建于1984年,全村共有280户人家,共计有900人,距离东亚药业的直线距离不足千米,中间均为种植西蓝花的农地。佳岙村到三门县城区约50公里的车程。

  对于东亚药业与佳岙村的直线距离,台州市生态环境局三门分局上述负责人称:“医化行业的审批,起码是市级来批复的,不是县里审批的。这个距离肯定是达标的,审批部门对于基本原则肯定是把关好的。”

  10月27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佳岙村村口所在地,水塘的堤岸上有正在干活的村民。而在马亮的家中,除了楼上的一个房间窗户微开外,其余窗户和二层、三层的阳台玻璃门都是关闭的。

  “平时我们都不敢开门窗,就白天的时候会稍微开一点点,晚上都是全部关起来的。以前那里(沿海工业城)都是山野,空气很好的。东亚药业之前是在县城的,后来才搬过来。药厂和其他的厂子搬来之后,空气比以前差多了。我们住在这里没有办法,也走不到哪里去,我们也打过好几次12345市民服务电话。”马亮说道。

  面对这种现状,感到无奈的还有村民陶洪(化名)。记者见到陶洪的时候,他正在东亚药业南面不足500米的堤坝上干活。他指着河流对岸几处已经推倒的房屋基地,向记者说那里以前也是有村民住的。“这里都是污染的厂子,一直都有恶臭味,什么臭不知道,不能生存他们就搬走了。”

  一位85岁的老人亦向记者愤慨道:“他们排放的气味是臭的,老百姓就是没有办法。”距离东亚药业不足500米的地方有一家小卖部,老板也向记者表示:“气味一直都有的,夜里气味要多一点,白天这里要稍微好一点。现在住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多了。”

  台州市生态环境局三门分局上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有时候群众反映有臭味,我们去检测的时候就没有了,这些没有规律性可言,都是随机不定的。废气的排放监控也是个难点,可能由于天气、风向或者废气处理设施刚启动等因素,会容易产生臭味。我们去检测的时候,排放的废气都是达标的。”

  其进一步说道:“对于东亚药业等企业的废气监测,由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委托聘请第三方检测机构,一旦废气排放超标就会被监测到的。”

  环保督察信件显示,相关部门现场检查时,东亚药业废气处理设施正在运行,对蓄热式热氧化炉排放口废气、厂界下风向空气进行采样监测,结果显示恶臭指标达标。在距离厂区约40米位置能闻到异味。东亚药业恶臭指标监测结果达标,但仍然存在恶臭排放的现象,对周边会产生一定影响。

  环保承压

  公开资料显示,东亚药业于1992年成立,位于三门县浦坝港镇沿海工业城,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涵盖抗细菌类药物(β-内酰胺类和喹诺酮类)、抗胆碱和合成解痉药物(马来酸曲美布汀)、皮肤用抗真菌药物等多个用药领域,正在冲刺上交所主板上市。

  据其招股书显示,东亚药业现有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东亚药业)、浙江省临海市(浙江东邦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邦药业”)和江西省彭泽县(江西善渊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善渊”)三个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生产基地。

  作为一家生产化学原料药及关键的医药中间体的拟上市企业,东亚药业面临的环保压力并不小。“国家对发行人所处的原料药行业的环保监管要求较高,随着《制药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实施,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生产企业环保压力加大。”东亚药业方面说道。

  招股书显示,东亚药业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主要包括:甲苯、乙酸乙酯等废气,有机溶剂、有机物废水,包装物废料和化学反应后的残渣固废物等。

  其中,废气主要来源于生产、试验、检验过程中产生的甲醇、甲苯、乙酸乙酯及易挥发化学品逸出的气体等。生产车间配套建设废气预处理装置,经预处理的废气汇总至厂区末端废气处理设施处理后达标高空排放。

  东亚药业招股书显示,其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产生的废水、废气等污染物较多,但在内部建立了严格的环保控制制度,并按照环保部门要求对废水、废气等污染物投入了相应的废物处理设备,并由环保部门通过在线监测设备进行远程监测。

  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依然会出现由于人员操作等问题导致环保设备使用不当或废物排放不合规等情况,从而受到环保部门的相关处罚。

  记者注意到,东亚药业及旗下子公司东邦药业、江西善渊就曾多次因环保问题被行政处罚。

  仅以东邦药业为例,2016年10月,临海市环境保护局对其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东邦药业厂区附近雨水井水样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项目超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相关规定,构成行政违法,责令东邦药业进行相关整改,并处以罚款 5 万元。

  东亚药业的环保费用也呈上升趋势。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东亚药业的环保费用支出分别为 2337.01万元、2776.19万元、3686.58万元和1481.46万元。

  “随着国家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全面实施,国家环保政策日益完善,环境污染治理标准日趋提高,行业内环保治理成本将不断增加。如果政府出台更加严格的环保标准和规范,公司可能需要加大环保投入,增加环保费用支出;此外,公司主要客户均为国内外知名企业,对产品质量和环境治理也有严格要求,可能导致公司进一步增加环保治理的费用,从而影响公司盈利水平。”东亚药业在招股书中说道。

  微信图片_20201029233422.jpg

责任编辑:邵宇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