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支配、施虐和受虐,BDSM迷人在哪?(组图)

Source
阅读文章之前,AI温馨提示本文内容手动分级,未成年人请勿进入

BDSM是指结合了捆绑、支配和施虐受虐等的性行为。许多人都有某种程度的BDSM幻想,或实践过某种形式的BDSM。在国内,BDSM也被称为“字母圈”。

Bondage 捆绑

Domination 支配

Sadomasochism 施虐与受虐

BDSM是在一个“谱系”上的概念。幻想和实践是两码事。实践也不一定构成生活的常态。但生活中,无论是偶尔尝试一下BDSM的人,还是把BDSM当作日常的人,都被归结为一个整体。



图 | pixabay

这就非常令人困惑了,尤其是有些人想知道自己适合的尺度在哪里,但却因此感觉迷惑而无从下手。

 喜欢BDSM是变态吗?

主流媒体通常用“正常”这个词来描述BDSM,认为实践BDSM或把它当作生活方式的人是健康的。支持BDSM的人经常引用发展心理学博士安德烈亚斯·维斯迈耶(Andreas Wismeijer)的一项研究来证明这种说法的正确性。

研究发现,BDSM的实践者不那么神经质,更外向,对新的体验更开放,更尽责,对拒绝更不敏感,主观幸福感更高,但亲和度不太高,特别是那些承担“支配”(dom)角色的人。

 



图 | pixabay

但这一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结论也有潜在的偏颇。参与研究的志愿者是从荷兰的一个BDSM论坛上招募的,而对照组的参与者却是434名来自热门女性杂志的女性读者。很难说她们的心理健康状况能反映一般非BDSM人群的心理健康状况。

 什么样的人会进入“字母圈”?

布鲁塞尔圣米歇尔欧洲医院的内尔·德·尼夫(Nele De Neef)指出,对BDSM更感兴趣的人,既可能拥有某些人格特质(例如较高的开放性或外向性水平),也可能拥有某些人格障碍,其中如何界定“人格障碍”是个难点。

寻求感官快感和冲动性似乎也有一定的作用,它们可能会引导一个人探索新奇的、更强烈的非主流行为。

 



图 | pixabay

儿童时期是否遭受过性虐待也与BDSM有一定关系。奥博学术大学的尼克拉斯·诺丁(Niklas Nordling)的研究发现,在BDSM的参与者中,有8%的男性和23%的女性表示曾在儿童时期被性虐待,分别比一般人群高出5%和15%。

 听着就挺疼的,BDSM的快感到底来自啥?

BDSM关系是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建立的,处于“服从”地位一方(sub)心甘情愿地将权力完全交给“支配者”(dom)。sub无条件地满足对方的欲望、性要求和命令,就是这种完全的服从能让sub获得快感。dom的快感通常是通过控制感来获得的。

门罗社区学院的帕特里夏·A·克罗斯(Patricia A. Cross)表示,权力是BDSM的核心;痛苦、束缚和羞辱则是实现权力地位差距的工具。

人类的性行为是复杂的。

 



图 | pixabay

情侣之间性癖的高契合度可以令两人的整体关系更好、亲密度更高。无论是否尝试过BDSM,大部分人都能证明这一点。

然而现实很无情,许多人都在性关系和情感关系中挣扎不已。厌倦、疲劳、缺乏刺激、怨恨、或沟通不畅时有发生。许多BDSM伴侣会有激烈的分歧,性关系之外的生活也证明了两人之间的权力分配。

BDSM群体也会感到困扰。有时他们会因为性生活中的缺乏温情而感到空虚、渴望、自暴自弃,进而去寻求治疗。性刺激很容易获得,就像酒或巧克力一样唾手可得。



图 | pixabay

但往往是精疲力尽、更深的压抑感和兴奋感的减弱,最终会导致人们想了解,是什么在驱使自己走向反复无休止的或强迫性的性生活。

 什么样的BDSM是健康的?

如果BDSM有风险、有意暗中伤害、或是强迫性质的,那它就是不正常的。

让我们举个例子:

老王在一个保守的金融机构担任高管,是一个dom。他经常从网上匿名约BDSM伴侣,还会招聘对BDSM感兴趣的同事和下属来满足自己。他至少每天都要进行一次BDSM,每次谈到那些想得到他的“服务”的人和被他“贬低”的女性,就表现出满脸自豪。他还给sub拍照片,发给朋友,声称得到了同意。他说“自己dom的工作非常重要”,很多女性和情侣都会找他“帮忙”。

但如果将BDSM融入到情侣的性生活中,又会怎样呢?再举一个例子:

小张和老婆是一对30多岁的夫妻,两人都担任着企业高管的工作。他们已经结婚五年,两人都很善于沟通,且都有意愿想尝试BDSM。于是他们上网买来BDSM道具,小张扮演dom的角色,老婆担任sub。有时候,小张会在两人一致同意下把老婆绑起来,蒙住她的眼睛,堵上她的嘴,轻轻拍打她的屁股,用羽毛交替刺激她的敏感部位,每次她快高潮时就立刻停手。最后,夫妻俩一般会以传统的性爱结束BDSM体验,或躺在对方的怀里,带着愉悦和满足的心情讨论他们的体验。

在第一个例子中,老王在剥削同事和下属,他对dom一角的执着可能来自于自恋情结,这从他给朋友发裸体的、被捆绑的sub的照片就可以看出。他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体验支配和控制别人的感觉,以此来抵消潜在的自我价值低下感和深深的信心缺乏感。

而小张和老婆则会被许多人视为健康、有爱、有沟通能力的夫妻。他们的关系建立在信任和安全的基础上,而且经常互相分享自己的感想,用合理的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实践性幻想。

 



图 | pixabay

自由度的提高,让很多人得以在亲密关系和性生活中实现了情色的、高度兴奋的幻想。但是,就像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一样,自由伴随着对责任和诚实的要求。

无论是什么样的性行为,都应当先理解其意图,想清楚它是不是在强迫别人,是不是在利用它填补自我价值低下带来的失落感,是不是在剥削、利用别人。

愿性行为不再有伤害。它本来应该充满愉悦,不是吗?

作者:Judy Scheel

翻译:Solaris

编辑:八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