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莱最强CS战队选手:打了2年比赛赚了3500块钱

Source

文莱Goodfellas Gaming战队成员。

文莱,依靠石油和天然气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文莱的电竞行业,依然与很多东南亚国家一样落后,甚至没有一支职业战队。极限之地CSGO亚洲公开赛东南亚赛区的新加坡线下赛,来自文莱的Goodfellas Gaming战队引起众人注意。战队队员曾志隆告诉新京报记者,“我打了两年比赛,只赚到了3500元人民币的奖金。”

战队不少

鲜有企业愿意赞助

CS在中国大火还是在十年前,随着近几年手游和MOBA类游戏的层出不穷,CS已算是一款有些历史也有些冷门的游戏了。但Goodfellas Gaming战队经理倪小皓称,CS在文莱依然是最受欢迎的一款游戏。

43万人口的文莱,CS战队有25支以上,只可惜没有一支职业战队。文莱人虽生活水平不错,但鲜有娱乐项目。“我们是文莱地区的最强战队,但没有老板愿意投资。”提起自己的战队,倪小皓很无奈。

在文莱,只有一些年轻人会玩游戏,大部分的老板都上了年纪,几乎没接触过游戏。“他们觉得这是浪费钱,更多老板希望投资那种下个月就能看到收益的项目。”由于没有资助,倪小皓也不能支付选手工资,只能每次去国外打线下赛时尽力解决队员的住宿和机票。

极限之地CSGO比赛画面。

身兼数职

梦想现实黑白交织

Goodfellas Gaming战队的年龄跨度很大,最大的有30多岁,最小的刚刚19岁。战队中年纪最大的是Kamil Faizzin,马来西亚人,已经打了5年多比赛。Goodfellas Gaming战队5人会在每晚7点开始线上训练,一周三到四天。

战队中有3名马来西亚人,但他们都不在文莱生活。例如Kamil Faizzin,他必须为了生计奔波,在白天是医疗器械的销售员,只有晚上才能与他们一起训练。文莱的网吧不多,他们更愿意在家中联机。如今组建战队后更是如此,毕竟可以减少开支。

与中国的战队相比,他们的训练时间以及专业性都差了一大截,但倪小皓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已经是文莱最专业的一支战队了,“很多战队都是有比赛临时组队,比赛结束后就原地解散。”

他们已经是文莱最专业的一支战队。

两年三千

曾志隆还想赌一把

战队中的每个人都期待着未来可以依靠打CS赚生活费,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曾志隆已经打了两年的比赛,只赚到700新币(约3500元人民币)。

虽然文莱的福利较好,队员大多也没有结婚,吃穿住行都没有什么压力,但这些钱也是远远不够的。前任战队队长在坚持了三四年后,迫于生活的压力,不得不离开战队去工作。

对于这样的现状,曾志隆依然没有放弃,他一心想做职业选手。在文莱,这显然是个非常需要勇气的决定。曾志隆给了自己三四年的期限,如果能打出成绩养活自己,就继续做职业选手。如果不行,他也只能放弃梦想,回归生活。

电竞运动成为亚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纽带。

政府支持

经理看到职业希望

为摆脱对油气行业的过分依赖,文莱政府近年开始推动高附加值行业的发展,并明确指出电子竞技是存在巨大增长潜力的领域之一,公开承诺为电竞运动发展提供支持。

今年4月,文莱成立了电竞协会。虽然没有资金支持,但此次来新加坡参加比赛,正是政府向他们所在的公司或学校申请假期,让他们带薪出来参赛。这对Goodfellas Gaming战队而言已经看到了希望。

“我们这次来比赛,就是想要向其他战队学习。”此次极限之地东南亚赛区,这支文莱的战队虽然在6进4的比赛中惨遭淘汰,但队员们并没有因此感到失落,每天还会认真在现场观摩其他战队的比赛。“我们必须走出来,才能知道我们战队的水平是什么样子,才能提高。”

在倪小皓心中,文莱的电竞发展水平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垫底。如今他之所以愿意带着战队去各地打比赛,就是为了快速提高战队的能力。因为他明白,只有为国争光时,战队才能走上职业的道路。

9月8日夜里10点,倪小皓与战队中两名马来西亚队员坐在新加坡的马路旁,路上已经没有多少来往的车辆。他们聊得很开心,远远就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明天一早,众人就要踏上回国的航班,重新回到生活中去。

但就在这个夜里,在新加坡的街头,倪小皓好似看到了文莱职业电竞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