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宇药业IPO:毛利率波动明显 董秘财务总监频繁更换

Source

  6月19日,新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宇药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其实早在2017年12月,新宇药业就首次递交了招股书,但2018年7月的审核状态显示为终止审查。时隔一年后,新宇药业再闯A股。

  梳理新宇药业招股书可知,新宇药业主营产品结构较单一,因主营产品销售价格的剧烈变动导致公司毛利率波动明显,也造成净利润规模变动较大。此外,新宇药业前五大客户较集中,并被列为风险因素进行提示,但公司并未将更集中的前五供应商列为风险因素提示。

  值得一提的是,新宇药业在最近三年时间里,董事会秘书换了4人,财务总监换了3人,且人员变动都是因为个人原因离任而非任期届满,另外还有多名公司高管变动。高管的变动尤其是董秘、财务总监的频繁更替,都是对新宇药业公司治理能力的考验。

  董秘三年换四人,财务总监三年换三人

  招股书显示,新宇药业的董事会秘书在三年内四次变动,财务总监在三年内也经历了三次更迭。2016年12月,因个人原因,赵祖强不再担任公司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资料显示,赵祖强是新宇药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2000年新宇药业设立时的总股本为3688万股,赵祖强持有38.11万股,持股比例1.03%。

  2016年12月,新宇药业聘任孟雨为董事会秘书。招股书显示,孟雨是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孟新华的女儿,出生于1990年,硕士研究生学历。2015年4月开始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职务,2016年12月兼任董秘一职,年仅26岁。不过在2018年1月,孟雨因身体原因辞任董秘一职,在董秘岗位上工作了仅13个月。

  2016年12月,新宇药业聘任蒋峰为财务总监接棒赵祖强。资料显示,蒋峰也是新宇药业发起人之一。2000年新宇药业设立时蒋峰持有新宇药业38.11万股股份,持股比例1.03%。2019年5月,也就是两个月前,蒋峰因个人原因辞职,在财务总监岗位上任职两年半的时间。

  2018年1月,接替孟雨担任新宇药业董秘一职的是李德亮。不过李德亮在这个岗位上也只工作16个月,也在两个月前因个人原因离职。2019年5月,新宇药业聘任佩剑为公司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资料显示,任佩剑之前没有在新宇药业工作过,是公司的新面孔。

报告期董秘、财务总监变动情况 报告期董秘、财务总监变动情况

  在上市公司治理中,董事会秘书和财务总监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公司公司治理完善的重要保障,因此这两个岗位的稳定性至关重要,新宇药业上述两个岗位人员的频繁变动显然不是积极信号。

信誉哟药业高管变动

  招股书还显示,报告期内还有多名董事高管离任,2016年12月,江金锁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张文辞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2016年12月,因内部职务调整,刘瑞华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仅担任公司董事;2019年5月,新宇药业又聘任刘瑞华为副总经理。新宇药业在招股书还称,上述人员变动未构成高级管理人员的重大变化。

  毛利率波动明显

  招股书显示,新宇药业的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及销售微生物药物及其衍生物产品,主要产品为盐酸林可霉素原料药、克林霉素磷酸酯原料药、盐酸克林霉素原料药和硫酸新霉素原料药等。2015-2018年,新宇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61亿元、4.35亿元、4.63亿元和5.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32%、-5.66%、6.51%和16.83%;分别实现净利润1.18亿元、0.4亿元、0.63亿元和0.7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5.23%、-66.37%、59.38%和19.65%。

  可以看出,新宇药业近些年的净利润规模变动较大,这或与公司毛利率的大幅波动有关。结合新宇药业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的数据,公司2014-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为30.57%、49.77%、32.18%、37.14%和33.91%,而毛利率的大幅波动与主营产品单价的波动有关。

毛利率变动情况 毛利率变动情况

  招股书显示,新宇药业最主要的两种产品是盐酸林可霉素和克林霉素磷酸酯。2014-2018年,上述两种产品实现的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总营收的98.77%、99.82%、97.65%、94.99%和90.4%,产品结构较单一。其中,盐酸林可霉素的销售单价分别是384.40元/十亿、539.85元/十亿、397.88元/十亿、370.88元/十亿和384.70元/十亿,克林霉素磷酸酯的销售单价分别是879.80元/千克、1328.03元 /千克、 969.28 元/千克、972.88元/千克和 966.18元/千克。

  新宇药业称,2014 年下半年至 2015 年,部分盐酸林可霉素生产厂家因环保政策因素影响停产,市场供不应求,导致盐酸林可霉素价格逐步上涨;2014 年、 2015 年,盐酸林可霉素单位成本分别为 254.41 元/十亿、 278.98 元/十亿,销售单价的增速远大于单位成本的增速,导致盐酸林可霉素产品毛利率由2014年的33.82%上升至2015年的48.32%。而克林霉素磷酸酯也是因为环保政策的影响导致2015年度销售单价大幅增长,而单位成本由787.96 元/千克下降至604.11 元/KG,导致克林霉素磷酸酯毛利率油2014年的10.44%上升到2015年的54.51% 。

  新宇药业在招股书中也提到了产品价格波动风险,称若同行业产能大幅扩充或市场出现其它不利变化导致公司主要产品销售价格出现不利波动,将可能导致公司利润水平有所降低甚至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未将供应商集中列为风险因素提示

  招股书显示,新宇药业的下游主要是成品药制造企业。报告期内,新宇药业向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72.88%,58.15%和66.31%。其中,对第一大客户海翔药业的销售比例一直维持在25%以上。2016-2018年,新宇药业对海翔药业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6亿元、1.26亿元和1.55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26.81%、27.24%和28.72%。

  新宇药业将客户相对集中列为风险因素进行提示,称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较高。如果公司的主要客户因其产品经营策略、存货管理策略或整体生产经营情况、财务状况发生变化,调整生产、采购政策,而公司未能及时开发新的客户,产品销售将受到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新宇药业没有将供应商相对集中列为风险因素进行提示。2016-2018年,新宇药业的从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0.94亿元、1.16亿元和1.4亿元,分别占当年采购总额的68.83%、75.74%和77.22%,逐年上升。其中从第一大供应商安徽金玉米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安徽金玉米”)采购商品的金额分别是0.58亿元、0.68亿元和0.76亿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42.17%、44.38%和42.1%。

  新宇药业向安徽金玉米采购的商品主要是玉米淀粉和玉米浆,玉米淀粉是公司最主要的原材料。2016-2018年,新宇药业原材料的采购总额分别是7479.72万元、9233.40万元和10812.77万元,其中,玉米浆的采购金额是5211.99万元、6158.90万元和7202.60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69.68%、66.7%和66.61%。

主要原材料采购情况 主要原材料采购情况

  招股书还显示,报告期内,新宇药业的前五供应商比较固定,都是安徽金玉米、安徽博翔生物化工原料销售有限公司、淮北志强油脂有限公司、安徽众维化轻有限公司和安徽美高化工有限公司这五家公司,但若有供应商变动尤其是第一大供应商发生变动,或多或少都会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影响。而新宇药业称,公司不存在对单一供应商采购占比超过50%情形,对主要供应商不存在重大依赖。(文/公司观察)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