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家常化”立法工作“加速度”

Source
  本报首席记者 梁文艳报道
  人工智能将成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重要趋势。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人工智能再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尤为一提的是,“智能+”也首次在两会上被提出。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强化工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可折叠平板电脑、智能无人机、智能机器人、智能驾驶汽车、法院庭审中的智能语音识别、人脸识别等领域早已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随着人工智能技术不断“深耕”,人工智能也席卷了各行各业。
  “要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让人工智能看到了未来发展的方向。
  有业内观察者认为,2019年,人工智能进入大规模场景应用落地的黄金爆发期,人工智能将成为推动行业发展的主要力量。
  各地布局“制高点”
  记者注意到,近日,湖南省正式发布了《湖南省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提出,到2021年,初步形成具有国内重要影响力的人工智能创新引领区、人工智能产业聚集区和人工智能应用示范区。
  据悉,湖南将以“人工智能+”为抓手,利用三年时间深入推进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融合。在技术方面,记者注意到,湖南将实施五大任务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其中,关键技术创新计划组织开展共性关键技术攻关、核心部件与系统研发,建成10个左右国际国内一流的人工智能基础研究和开放创新平台,形成一批核心发明专利和技术标准规范。
  除了湖南,成都发布的《加快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推进方案(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成都将建成3-5个成熟的人工智能产业聚集区,打造最具行业融合特色的“中国智谷”、国际知名的工业智联网典范成熟、世界一流智能无人机和车联网基地。
  在近期的上海市财税工作会议上,相关负责人也提出,将研究设立人工智能发展基金,为关键核心技术攻坚克难、战略性先导产业兼并重组、产业链整合提升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在去年9月份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上海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人工智能高质量发展的实施办法》提出,围绕聚焦人才、数据、产业、资本等重点,推出了22条细则。
  近几年,从中央到地方,人工智能领域的鼓励扶持政策也在不断加码,就连近期下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也提出,要在大湾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制造业智能化发展,在智能机器人等重点领域培育一批重大产业项目。
  2017年10月,机器人索菲亚被授予沙特公民身份,在智能领域,索菲亚也成为全球首个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器人。2018年2月25日,在平昌冬奥会闭幕式北京8分钟表演中,由中国企业研发的智能移动机器人与轮滑演员进行了表演。2018年5月3日,中国科学院发布了国内首款云端人工智能芯片,理论峰值速度达每秒128万次定点运算,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2018年11月22日,第三代国产骨科手术机器人“天玑”正在模拟做手术。据了解,“天玑”是首款国际上首个适应症覆盖脊柱全节段和骨盆髋臼手术的骨科机器人,性能指标达到国家领先水平。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领域已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而供给侧改革的基本国策与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的制度供给叠加效应,使得人工智能技术有了强力的产业和市场推动力。人工智能技术产品已经广泛在交通出行、远程诊疗、人居康养、文化旅游、电子商务、工业生产、供应链创新等各个领域。
  全球特色小镇联盟产融合作中心理事长乾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既提高了生产效率,又方便了生活,保护了生态,使社会各个层面都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这样无形中缩小了“数字鸿沟”,激发了人工智能的技术产品创新、市场消费创新,自然带动了各城市产业创新的积极性。
  乾泉说,当前,国内很多城市开始规划开展建设人工智能产业园、人工智能特色小镇、人工智能社区等。
  各国争夺人工智能“主战场”
  事实上,不止中国在高科技布局“主战场”,就连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也在争夺人工智能领域。
  据媒体报道称,美国国家科技政策办公室发布由总统特朗普签署的《美国人工智能倡议》(AmericanAIInitiative),该举措为这轮人工智能浪潮添了新注脚。
  该媒体还称,特朗普在发表2019年国情咨文研究时,就强调了对未来尖端产业进行投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未来尖端产业中怎能少得了人工智能。
  除了美国,英国也在2018年上旬公布了《产业战略:人工智能部门协议》。据了解,在该协议中,英国政府和行业共允诺对人工智能领域给予95亿英镑的资金支持。据记者了解,英国公布的这份协议中也提出,英国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的总体策略。
  尤为一提的是,谈起人工智能,它已有60年的历史。而业内也把人工智能分为逻辑主义即(符号主义)、链接主义和行为主义三大“门派”。在早期时代,由于缺乏技术、硬件等支撑,人工智能领域发展较慢。但随着技术与大数据的高速发展,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也已成熟。因此,人工智能也成为各国发力的重点领域之一。
  有观察者认为,目前来看,全球范围内,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也日益激烈。相比其他国家,中国在发展人工智能领域具有较强的优势。
  近期,瑞士《沃森杂志》刊登题为《中国人已经赢得了IT战争》的文章指出,世界各国政府都在急于支持人工智能的创新,但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发布系统规划,并有能力完成任务。
  不仅《沃森杂志》观点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发展较为突出外,记者还注意到,美国科技媒体GeekWire也报道,美国西雅图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I2)的一项最新分析表明,到2030年,中国有望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领跑者。
  乾泉告诉记者,我国在金融科技、云计算、5G技术、物联网、量子信息通信等人工智能领域的综合创新与应用实践取得了不少的成绩,尤其是相关核心技术上的系统突破与产业化市场化布局,在全球赢得了市场话语权,使得我国已经成为引领第四次工业产业革命的先锋。
  事实上,我国之所以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了不菲的成效与监管层的政策分不开。早在2017年下旬,国务院就下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了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三步走”的战略目标。同年12月,工信部发布了《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以下简称《三年计划》)。
  《三年计划》的发布,也进一步推动了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及各行各业深度融合。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与鼓励下,我国的人工智能正在稳健地”阔步向前“。
  为人工智能领域“画方圆”
  虽然,人工智能对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全方位的变革,但在今年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建言,应制定人工智能应用管理法,以防范重大风险。
  高科技是一把“双刃剑”,人工智能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隐私泄露等社会问题。
  早在2015年7月,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德国大众公司机器人“杀人”事件,据悉,一名工作人员被正在安装的机器人突然抓起重重摔向金属板而不治身亡。
  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去年底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名女性行人被一辆无人驾驶汽车撞倒致死的新闻也广泛流传。
  国内方面,早在2017年9月份,根据浙江绍兴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显示,绍兴警方成功破获全国首例利用人工智能犯罪的部督“2017.01.03”侵权公民个人信息案,彻底摧毁入侵网站黑客团伙、制作撞库软件黑客团伙、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识别图片验证码团伙、数据买卖团伙、网络诈骗团伙等43个犯罪团伙。
  有文章认为,目前,传统刑法领域只有自然人才是刑法规制的主体,在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下,现有法律很难对其进行规范。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委专职副主任邵志清表示,人工智能领域在造福人类的同时,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也逐渐显现,开始从技术领域、民事领域向刑事领域转变。例如,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竞争对手商业秘密,甚至危害人的健康生命、社会的安全稳定。
  邵志清提议,尽快制定《人工智能应用管理法》,重点围绕理论道德、资源获取、主体认定、行为认定、责任划分等方面进行立法。
  邵志清说,传统刑法领域只有自然人才是刑法规定的主体,在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下,很多应用场景下,很多机器成为了主体。另外,机器的主管意愿的认定也带来了困难,对于这类问题,现有的法律难以规范。
  “新技术隐藏新风险,人工智能在应用过程中所面临的法律、伦理等问题也越来越凸显。”华南智慧创新研究院院长曾海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人工智能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和医疗事故,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是否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法律责任又应该如何界定其罪与惩罚,这一系列的问题已经成为人工智能应用的“瓶颈”。
  曾海伟认为,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同时,也要推动人工智能领域的立法,需要齐头并进。
  值得欣喜的是,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介绍,人工智能在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同时,应用也具有不确定性,会带来法律关系、道德理论等方面的新挑战。
  该负责人介绍,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将一些与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立法项目,如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和修改科学技术进步法等列入本届五年立法规划。同时,把人工智能方面立法例如抓紧研究项目,围绕相关法律问题,进行深入调查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