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华商是否10万元金主 工党前秘书长续作证

Source

前新州工党秘书长克莱门茨(Jamie Clements)今天继续到廉政公署(ICAC)接受调查听证,他被指在华人开发商黄向墨2016年到新州工党总部交给他10万元现金之前两天,两人曾有过一次会面。

在昨天听证会上,克莱门茨声称黄向墨曾把3.5万元现金装在一只红酒木盒内交给他,帮他支付2015年底一宗性骚乱案的法律费。

廉署正调查2015年工党华人之友会筹款晚宴后的第二天,黄向墨用一只超市塑料袋着10万元,拿到新州工党总部交给克莱门茨一事。这笔钱被前新州上议员王国忠指称是从筹款宴晚上筹得,但廉署的法务助理怀疑这笔钱实际上是由黄向墨提供。

在捐款名单上签名的多位华人是悉尼唐人街一家餐馆的员工,选举委员会质疑这些签名者是否真正的捐款人。该餐馆总经理余威达则在上周告诉廉署,是他策划由他的部分员工签名假冒捐款人。他一家被牵扯入这一案件后,他母亲曾有一次爬到餐馆楼顶站立良久并告诉他,她想跳楼自杀。

按新州的法律规定,黄向墨作为发开商,被禁止提供政治捐款。而工党华人之友会筹款晚宴签名的12位捐款人,被指陈为假冒捐款的“人头”。黄向墨被指是这10万元的真正金主。

然而主持这次筹款宴的王国忠,以及今年2月被吊销澳洲永居签证后,目前居住在香港的黄向墨,均否认这10万元政治献金,来自这位亿万富商。

克莱门茨今天向廉署证实,2015年4月7日,黄向墨和他的翻译到新州工党总部来见他。

他说,他们两人来访,是因为黄向墨希望“接近有权势的人物”,他希望安排他与时任联邦反对党领袖薛顿(Bill Shorten)进行一次会面。

克莱门茨声称,他乐于满足黄向墨的这一要求。他随后打电话给薛顿,并安排几天后工党华人之友会晚宴上,黄向墨坐在薛顿旁。

他本周稍早在向廉署作证时,承认2016年他辞去新州工党秘书长一职员,曾担任黄向墨的总顾问三年,每年获20万元聘用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