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疫情汇总 西班牙多地汽车游行 各国护士待遇对比

Source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把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护士们推上公众视线中。3月以来,法国民众每晚8点自发在窗口前为医护人员鼓掌加油,医护人员也被当作英雄歌颂。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护士离走出职业困境还很遥远:忍受地狱般的工作节奏、工作量无限增加、低薪等等。

法国政府此前承诺向医院工作人员发放500至1500欧元不等的奖金,以奖励他们在疫情期间所作出的贡献,不过这笔奖金对医护人员来说,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随后,法国卫生部长韦朗(Olivier Véran)又在《星期日周报》采访中表示,听到了医务工作者的诉求,政府将提高医护人员的报酬,并且将建立一个“框架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制度。韦朗表示,将“在奖金之外”给医院工作人员开出更高的工资,但没有透露细节:“总统的态度很明确:会上调工资,制定宏伟的投资计划,并对医院进行深度改革。”

在谈到护士这一职业时,身为神经科医生的韦朗表示,“国家必须努力增加护士的职业荣誉感、职业认同度”,上调护士工资至少达到“欧洲平均”水平。

那么,法国护士的待遇到底有多“差”,以至于总统、总理、卫生部长接连表态要给护士涨工资?

“欧洲的差生”

据Franceinfo新闻台报道,法国护士的工资待遇处于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下游水平。

公立医院护士的工资会根据级别和资历定期上调。在法国,一名公立医院护士刚工作时净收入(salaire net,下同)约为1500欧元,退休前净收入可涨到2500欧元左右。



▲ 法国LCI新闻台报道,法国公立医院护士入行平均净工资(salaire net,下同)1513欧元,退休前工资可达到2517欧元,护士职业平均工资为1798欧元。

1986年,法国护士的起步工资比最低工资(SMIC)高24%,而这一差距30多年来在不断缩小,到2020年,新手护士的工资仅比最低工资高11%。



▲ 法国总统马克龙5月15日前往巴黎la Pitié Salpêtrière医院考察慰问,现场一名护士向马克龙气愤喊话:“疫情之前,我们已经绝望好几年了,疫情来了您才意识到医院的艰难困境。我们是欧洲之耻。医院连抗疫物资都没有。” (推特截图)

与邻国相比,法国也算是个“差生”。若用医院护士与该国平均工资相比,法国在经合组织32个国家中排名第28位。而且女护士的平均工资比全法平均工资低6%。法国女护士的待遇远不及西班牙、德国甚至希腊,只有三个国家比法国差:芬兰(-9%),瑞士(-14%)和立陶宛(-26%)。



一些观察员试图从工作时长来解释工资差距,确实,在德国,护士的工作时间不是每周35小时,而是40小时,这么看来,与法国相比,“薪水有20%的差距”是合理的。



▲ 各国护士一周工作时间对比:法国35小时,德国38-40小时,比利时38小时,西班牙39小时。

不过,如果仔细算一下时薪,就会发现这种“干得多挣得多”的论点不太站得住脚:若时薪相同,每周40小时工作制的工资只应比35小时高出14%,德国护士的时薪比法国护士高是不争的事实。

里昂克劳德-伯纳德大学讲师、卫生史学者萨勒(Murielle Salle)一针见血地指出,每周35小时只是官方规定的工作时间,并没有算上法国公立医院护士在现实中的“无偿加班时间”。

“女性职业”认同度低:

不是“能力强”而是“天生优点”

那么,要如何解释对社会上普遍缺乏对护士职业的认同度呢?公共卫生史学者萨勒认为,这说明大家掉进了“社会效用”这一概念的陷阱。通常认为立志当护士就是因为“怀着一颗救死扶伤的心”,“对工作充满热情和奉献精神”。“既然为社会做贡献是无价的,还谈钱这么俗的问题干嘛?”

而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劳动贬值在“以女性为主的职业”司空见惯。 

法国卫生部的数据显示,在法国,医生里的女性还不到半数(45.8%),但根据法国统经所(INSEE)的统计数据,近九成(88.2%)的护理人员、86.6%的护士为女性。

“公众认为,从事(护士)这些职业并不需要什么技能,而是女性的天生优点。仿佛细心、善于照料不是通过学习获得的职业能力,而是女性天生“母性”的延伸。”萨勒指出问题所在:拥有“职业技能”的人理所应当获得(丰厚的)报酬,而“天生优点”则不然。

用低薪换取“铁饭碗”?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法国公立医院的护士、护理人员属于公务员体制,而法国公务员工资水平整体较欧洲其他国家相对要低一些。不过,在出现社会动荡、经济危机时,人们可能宁愿少赚一点钱,保住公务员这个“铁饭碗”。

护士的预期寿命降低

据经合组织报告称,护士工资是国家公共卫生系统主要开销之一。所以,公立医院的护士也很不幸地成为历年医院经济改革首当其冲的“革命”对象。

护士罢工不是什么新鲜事。1988年秋天,成千上万的护士在巴黎游行,造成巴黎许多医院瘫痪了7个月之久。



▲ 1988年10月13日,护士等医院工作人员在巴黎游行示威。(法新社资料图)

30年后,历史似乎重演。法国公立医院急诊部于2019年3月开始长期罢工直至今年2月底法国爆发新冠疫情。



▲ 2019年3月中旬,巴黎圣安托纳医院(Saint-Antoine)发生一系列医护人员被患者殴打事件,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条件忍无可忍,便发起罢工行动,希望引发政府重视,保证医院安保,并提高薪酬待遇。随后,抗议罢工运动逐渐扩大,5月中下旬巴黎公立医院8个工会提交申请进行短期罢工,罢工运动一直扩展到巴黎公立医院25个医疗中心。今年2月21日,法国医院大罢工的发起地——巴黎Saint-Antoine医院急诊科通过工会组织表示,在11个月的罢工之后暂时告停,但将通过其他方式继续抗议。至此,大巴黎公立医院系统(AP-HP)的25个急诊部门中的13个“官方性停止罢工”。(法新社图)

护士最近一次为薪水而斗争是2011年,并被迫做出了巨大牺牲:一项改革让公立医院的护士不得不在57岁提前退休和推迟到62岁退休但可涨工资两者之间做出选择。目前,法国护士62岁退休已经成为标准。“护士职业病观察站”机构认为这“非常不公平”,因为根据该机构的数据,法国护士的预期寿命为78岁,比法国全国女性平均寿命85岁少了7岁。

那么,历届政府的医院改革到底“革”了谁的“命”?公共卫生史学者萨勒批评政府称:“改革鼠目寸光,将该行业置于危机之中。”法国LCI新闻台指出,法国每10万人有175名医院工作人员服务,比德国还多(122),但法国每千人病床数为6张,低于德国的10张。法媒指出,这说明法国医院里的行政人员占比更大。此外,从2010年到2017年,法国居民的人均病床位减少了0.45,缩减幅度仅次于意大利(-0.46)。



▲ 各国每10万居民对应医院员工人数对比:瑞士197,丹麦185,法国175,德国122,荷兰118。(LCI截图,下同)



▲ 各国每千人病床位对比:德国8张,法国6张,意大利3.2张,西班牙3张,英国2.5张,瑞典2.2张。



▲ 2010年至2017年间,各国人均病床数减少情况:意大利-0.46,法国-0.45,英国-0.39,德国-0.25,西班牙-0.15。

相对来说的好消息是,根据欧盟法律法规,法国护士专业文凭在欧盟所有国家均能得到认可。所以,从原则上来说,为了更好的发展前景和薪资待遇,法国护士还是可以去西班牙和丹麦的医院试一试的。

复工首周疫情报告来了!意大利谨慎解封取得阶段性胜利!但这个城市略有反弹!

病毒传染指数R0值是指一名患者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的平均数量,当该值低于1时,表明疫情已经缓解。如上升至1以上,政府将可再次实施封城措施。根据今日(22日)发布的每周疫情监测报告,意大利全国各地疫情控制良好。



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资料图片

· 虽然米兰R0指数有所回升,但全国疫情数据令人乐观

综合意大利《共和国报》、《晚邮报》、安莎社报道,自5月4日,意大利进入抗疫第二阶段后,5月11日,米兰R0值约为0.6,达到了最低点,但从12日开始,R0值却有所回升,昨日(21日),已经达到0.86。



图片来源:《晚邮报》报道截图

按照总理府的法令,自从6月3日起,民众可跨大区自由通行,但实际上很有可能无法完全开放。各地区政府将有权自行实施限制措施,以防民众从疫情严重的地区涌入较轻地区。意大利区域事务和自治部长弗朗切斯科·博恰强调说,只有疫情数字符合标准的地区才可以自由流通,“如果(一个大区)仍处在高风险中,自然不可能开放,当然,我们希望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能开放)。”

在接下来几天中,意大利卫生部将根据全国21个疫情监测点发布的数据,包括R0值、核酸检测情况、医疗系统情况等,对各地区进行“高、中、低”三个风险等级评估。自6月3日起,只有等级水平相当的地区之间,民众才可互相通行。比如,根据上周的疫情数据,伦巴第、莫利塞(Molise)及翁布里亚大区,均未达到可自由通行的标准。 



图片来源:新华社

今日(22日),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院长Silvio Brusaferro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本周的疫情监测报告,“包括伦巴第大区在内的所有大区的新增病例都在减少,但全国各地仍存在一定差异。”

据报告,疫情曲线正在稳定下降,但R0指数波动较大。目前,根据本周数据,除西北部的瓦莱达奥斯塔大区(Val d'Aosta)的R0指数为1.06外,其他地区均低于1,其中阿布鲁佐大区为0.86,伦巴第大区为0.51,拉齐奥大区为0.71,坎帕尼亚大区为0.45,托斯卡纳大区为0.59,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为0.46,威尼托大区为0.56。最低的大区为卡拉布里亚,R0值为0.17。



图片来源: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

“当前的数据令人感到振奋,这表明,自5月4日开始的第二阶段初期,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卫生部长斯佩兰萨说道。

Brusaferro警告,“我们不能排除未来几周疫情再次回升,不过,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可靠的系统来应对疫情,这点大家可以有信心。”

报道称,下一个周五(5月29日)的疫情监测报告将十分关键,因为该报告将直接影响6月3日各地是否可以完全开放。



图片来源: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

· INPS:意大利真实死亡数字应再多2万

意大利国家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INPS)称,民防部每日公布的数据并不准确,新冠病毒实际造成的死亡人数应再多2万。

“2020年1月1日至2月28日,死亡人数(10148人)低于预期死亡人数(124662人)。3月1日至4月30日,死亡人数比预期值(109520)增加了46909人,同时官方宣布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为27938人。问题是,多出来18971人死亡的原因是什么?而且其中18412人都是来自北部地区。” INPS负责人称。

该负责人称,疫情期间,很多患有其它疾病的患者由于医疗资源紧张,或者害怕被感染,没有前往医院。所以,这些患者如果在家中死亡,那么对他们进行病毒检测就十分困难。

另一方面,由于封城管控措施,道路交通死亡人数有所减少。“我们只有等到疫苗或特效药问世,病毒完全消失之后,才能更好地了解疫情的真实情况。” 该负责人说。



图片来源:内政部推特

· 欧洲疾控中心2月低估了疫情危险程度 

近日公布的一份会议文件显示,2月18日至19日在瑞典举行的欧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会议上,参加会议的各国技术人员低估了欧洲面临的疫情风险。当时他们认为疫情风险为“低”,在欧洲境内情况仍然可控,没有准备任何防疫措施。

在此次会议的72小时之后,意大利北部一名麻醉师强烈要求对一位患者进行病毒检测,最终诊断出意大利本土“首例”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此时病毒早已在北部地区蔓延。

一项名为“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疫情早期阶段”的研究发现,早在1月1日就已经有了感染病例。1月24日至2月初期间,感染病例快速增多。当2月20日北部发现感染患者时,已经有大约1200人已经具有新冠病毒症状。

而直至3月8日,意大利总理府才宣布封锁意大利北部整个伦巴第大区、以及威尼托、艾米利亚-罗马涅等14个省份,此时已经过去近2个月。

西班牙多地举行汽车游行!马德里不再着急降级!西蒙称疫情已基本控制!

截至5月22日,西班牙共确诊234824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28628例死亡,150376例治愈。疫情覆盖西班牙17个自治区和2个海外自治市:马德里67425例、加泰罗尼亚57036例、卡斯蒂利亚-莱昂18674例、卡斯蒂利亚-拉曼查16830例、巴斯克13454例、安达卢西亚12576例、瓦伦西亚11021例、加利西亚9084例、阿拉贡5618例、纳瓦拉5200例、拉里奥哈4036例、埃斯特雷马杜拉3044例、阿斯图里亚斯2376例、坎塔布里亚2284例、加那利群岛2312例、巴利阿里群岛2037例、穆尔西亚1572例、休达124例、梅利利亚121例。西班牙全境进入第一阶段或第二阶段

《20分钟报》报道,西班牙卫生部5月22日宣布了全国各自治区进入降级的批准令。西班牙17个自治大区里有12个全区进入第2阶段,两个自治区是部分进入第2阶段。从5月25日起,西班牙共有47%的人口昂首迈入第2阶段。马德里和巴塞罗那也都晋级成功,进入第1阶段。至此,西班牙全国都离开了第0阶段。

第1阶段更多自由有哪些?

-在各省内允许一定的行动自由,但不能在封闭的空间聚会。

-露台可开放50%的座位,最多10人可以在户外聚会。

-旅馆和旅游公寓被允许在减少接待量的条件下重新开放,但是游泳池等公共设施不能使用。

-需要为65岁以上的人群制定特殊时间表。

-农业食品部门将在这1阶段开始恢复。

-教堂等宗教场所将可以重新开放,但只开放总容量的30%。

但是根据新的法令,人口少于10000人且每平方公里人口少于100人的城市,即使处于防疫降级阶段的第1阶段,也可以进行第2阶段的一些措施。其中包括取消儿童外出或户外运动的时间段。未成年人可在两名父母的陪同下外出。旅馆和饭店等场所的室内可以重新开放,但前提是开放容量不得超过总容量的40%。



第1阶段可以允许开放50%的露台。(《20分钟报》网站截图)

目前,具体而言,此新法令将从本星期五开始有效,其规定应用于人口少于10000人且每平方公里人口少于100人的城市。这些地区即便处于防疫降级的第0阶段和第1阶段,也可以进行第2阶段的一些措施。其中包括取消儿童外出或户外运动的时间段。未成年人可在两名父母的陪同下外出。旅馆和饭店等场所的室内可以重新开放,但前提是开放容量不得超过总容量的40%。

西蒙表示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

《20分钟报》报道,22日,西班牙卫生预警与应急协调中心主任费尔南多•西蒙表示:“西班牙的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我们已经接近检测不到新的新冠确诊病例。”

费尔南多•西蒙谈到死亡人数时,他说:“最近每天的死亡人数都低于100人,这对我们控制疫情是非常有利的。如果我们注意采取预防措施,我们将非常接近‘零增长’水平。”

西班牙多地举行汽车游行

《20分钟报》报道,今天12时,西班牙多个城市举行汽车游行。呼声党(Vox) 领导人在讲话中表示:“举行游行示威,是为了捍卫民众的自由。”他声称桑切斯政府无法保障民众自由,要求政府集体辞职。

参加游行的民众挥舞国旗,高喊口号,要求政府辞职。大部分人都没有遵守两米的安全距离。游行原定计划中曾承诺佩戴口罩、保持距离。游行时间从12时至12时30分。但是根据《阿贝赛报》对游行的直播,截止13时50分,游行车辆仍然没有散去。



马德里地区声势浩大的汽车游行。(图片来源:《20分钟报》网站截图)

十分之四的人可能有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20分钟报》报道,几天前对西班牙人进行的第一轮血清研究的结果表明,只有5%的公民具有新冠病毒的抗体,这让那些将群体免疫作为解决危机办法的人感到沮丧。但现在,一项研究表明,大约十分之四的人可能事先就对新冠病毒有免疫力。

这项研究发表在《Celly》杂志上,这些研究人员认为,有大约十分之四或六的人可能具有一定的免疫力,可能是由于他们已经感染了其他病原体,导致他们形成了一定的防御能力。他的假设是,这一研究也将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症状或轻症患者。

马德里不再着急降级

《20分钟报》报道,第三次申请,马德里终于降级成功。马德里自治区主席Isabel Díaz Ayuso 和市长 José Luis Martínez-Almeida表示很高兴。他们说会继续强制口罩,推荐市民多洗手,并保持距离。

这次两位地方长官还表示,不会着急申请降第2阶段。会在第1阶段待满14天。

马德里的经济部长也表示,我们降级了是因为我们做好了充分准备。不然下周又有1.9万人要失业。

公共交通将恢复90%

《20分钟报》报道,马德里市长表示,我们对公共交通的安全性做了充分准备。预计下周一开始会在人流量最多的车站安排45名操作员,并且周一还将开始测试一种新的技术系统。这个系统会在人群拥挤的情况下阻挡旋转栅门,防止拥挤人口涌入地铁。

从下周一开始,公交车将恢复其常规服务的90%,以确保尽管乘客数量有所增加,乘客还是可以保持距离。公交车公司已为降级计划工作了数周。

马德里将开放大型公园

《20分钟报》报道,马德里刚被获准降级至第1阶段,市长何塞•路易斯•阿尔梅达就宣布将开放大型公园,共18个。

这些公园是:

El Retiro

Fuente del Berro

Capricho

Quinta de los Molinos

Sabatini

Torres Arias

Juan Carlos I

Juan Pablo II

Viveros Casa de Campo

Viveros Estufas

Rosaleda

Valdebebas

Finca Tres Cantos

Oeste

Oriente

Dehesa de la Villa

Madrid Río

Casa Campo

Parque Lineal del Manzanares

20%的中小型企业将关门 

《阿贝赛报》报道,加泰罗尼亚的中小型企业联合会(PIMEC)主席Josep González称,疫情过后,会有20%的中小型企业或是个体经营者将选择关门。

他表示,这个数字毫不夸张。由于我们已经两个月没有任何经济活动,因此对于小型非食品贸易、饭店、旅馆和个体经营者非常艰难。这个代价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虽然可以申请低息贷款,但也有许多小型公司看不到未来,会更倾向于将生意关掉。

家乐福增加在超市和在线销售口罩的种类

《20分钟报》报道,自21日起,在无法保持人与人之间最小两米的安全距离的情况下,6岁以上的人都必须在封闭空间和公共场所使用口罩。在强制戴口罩的情况下,口罩也更加重要。近日,家乐福宣布将提供更多可供购买的口罩类型。

该报报道,目前,家乐福主要销售的是不可重复使用的一次性医用口罩,这类口罩适用于未与新冠患者接触的12岁以上的健康人群使用。这些一次性口罩将以25只14.9欧元(单价为0.59欧元)和10只6欧元(单价为0.6欧元)的价格出售。

可重复使用的医用口罩和FFP2口罩

家乐福表示可重复使用的医用口罩是“根据法规投放市场的第一批产品”,这些口罩符合UNE065标准。有成人和儿童两种规格,这种口罩将以每包2只7欧元的价格出售。

FFP2口罩是一种一次性的自过滤式口罩,这种口罩可以保护并限制病毒的蔓延。这类口罩推荐给与确诊病例有过接触的人使用,将以每包5只20欧元的价格出售。


买预售回国航班极可能面临退票,入境英国需隔离14天!


才刚复工不到两周,法国人又放假了。嗯,5月21日周四的耶稣升天节是法国的法定节假日,不少公司选择了“搭桥”,把周五也一起休了,这样法国人就拥有了4天小长假。

阳光这么好,风儿那么暖,闲暇时间又那么多,不如出去浪一浪?反正还有很多人会乖乖在家继续隔离,街上不多我这一个人。

嗯,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于是法国大街上就出现了很多人。

警察局颁布的禁酒令估计被大家理解成了敬酒令,人们拿上啤酒三五成群地挤到河边,痛饮开怀。



能俯瞰巴黎全景的圣心大教堂台阶上人满为患,一些黑哥哥们看了想原地给他们手上套小红绳,



荣军院草地这种黄金放风位置,更是一早就被全全占领…



看看大家脸上低得可怜的口罩率,你会发现一个真理:

得不到的才会骚动。

当初一罩难求时,法国人把政府和无辜的药店工作人员骂惨了,有人还不惜潜入医院偷窃口罩,以法制咖身份出道。

现在口罩处处上架,法国人:现在人家不想戴你了。

《巴黎人报》随机抽取了一天来调查,数据显示,整个小巴黎地区里不戴口罩的人的比例高达86%...



喂喂,巴黎人是真没把自己脚下这片土地当疫情红区啊…

眼看法国似乎在弃疗,一开始放飞自我群体免疫的英国却突然收紧政策了。

入境英国者需自我隔离14天

病毒在欧洲蔓延初期,欧洲各国都及时关闭边境,但英国乐观地坚持保持边境开放。

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了,英国疫情一发不可收拾,成为整个欧洲新冠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首相鲍里斯都被送进了ICU…

从鬼门关走一遭之后的鲍里斯终于深刻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英国的疫情也一天天缓和了下来。



随着感染率的下降,其他国家开始复工复产,逐步开放边境,处于欧洲疫情暴风眼意大利就宣布6月3日起向欧洲其他国家的游客开放边境,西班牙更疯狂,不仅宣布从7月初向旅客开放边境,甚至西甲联赛也要在7月8日恢复…





法国也跃跃欲试地准备在6月15日开始实行新的、较为放松的边境管控方式。

这时英国又特立独行了:

5月23日晚, 英国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 (Priti Patel)宣布,

从6月8日星期一开始,所有抵达英国的旅客必须在抵达英国后14天自我隔离。



英国在整个疫情期间都没有实行过边境管制,现在突然收紧,原因是政府终于想通了:

情况好起来也不能放松警惕,严防第二波疫情,从边境管制开始!

英国内政部首席科学顾问John Aston表示:

“病毒在英国的传播正在减少,我们已经成功地将新冠病毒在英国的R0值降到了1以下。”

“随着英国内部新增病例的下降,我们现在必须严防输入!”

为此,英国首相鲍里斯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还公然互扯头花…



英国实行的这项边境管制,以下几类人可以免除管制要求:

货车司机及其他物流人员;从事新冠病毒抗疫工作的专业医护人员;出差的外交事务工作人员,例如在英国港口工作的法国警察;从爱尔兰、海峡群岛或马恩岛来的旅客;季节性农业工人。

注意:如果你不是以上人员、不是英国公民也不是英国境内定居居民,不遵守隔离规定的话,将会被拒绝入境!



原本从法国前往英国的旅客,也在免除管制的名单里——嗯,制定管制方案时,鲍里斯专门和马克龙签了个联合声明,鲍里斯在声明里表示:

小马哥放心,不会为难你家来的人哒~

马克龙也就高高兴兴地准备告诉自家国民,我们离自由又近了一步~

然而周五英国的官宣出来后,马克龙尝到了被背叛的滋味。



当然马克龙才不会当被鲍里斯随便捏的软柿子,英国声明才出来,法国政府也派出内政部发言人在法新社采访中标明态度:

“我们对英国的决定表示很遗憾。”

“等英国的这项边境管制正式实施后,我们也就立马对从英国到法国的旅客实施对等的管制措施。”



哼,既然你们先塑料情,那就别怪我们将塑料进行到底~



傲娇的法国之前就干过类似的事:

前不久西班牙宣布要求所有入境的人进行隔离,法国也迅速反手宣布从西班牙来的人需要隔离…



不过这也跟我们没太大关系,因为,现在还真是几乎没有办法能从中国入境法国,入境方法戳:汇总|签证、回国、入境法国,你想要的都在这里了 复习。



需要前往英国的小伙伴们关心的点来了:

具体到底怎么个自我隔离法?

首先,你在抵达英国前需要先在线填写表格,说明自己在英国的旅行计划、联系方式、以及准备自我隔离的地址。如果入境时发现你没填表格,那对不起,请交100英镑罚款;

有这个表格就可以入境了,你甚至可以自行去到你自我隔离的地址,政府不会统一安排车送人,只是建议大家不要使用公共交通过去。

自我隔离的人不可以接受访客,但如果自我隔离的地方有家人或朋友同住,同住的人不必进行自我隔离;

如果抵达英国的旅客无法给自己找到适合的自我隔离点,那可以去英国政府安排的旅馆进行自我隔离;



看上去是不是也没有很严格,主要靠自觉一样?

但英国政府可是要搞突袭,不定时抽查的!

在英格兰被抽查到没有按规定隔离的话,罚款就要交到1000英镑了!

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将会自行设定罚款金额。

总之,把你钱包罚空,你也就没钱出门浪了吧。

欧洲仍需警惕第二波疫情的风险

英国此时的谨慎是对的,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ECDC)主任安蒙(Andrea Ammon)甚至已经看到了一个悲观未来,5月21日,安蒙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

第二波新冠疫情是肯定会来的。



“问题不在于会不会有第二波新冠疫情,问题在于第二波疫情什么时候来、会在哪里爆发、会有多大规模。”

“病毒在我们身边传播,比1月和2月时更多得多。”

“当前欧洲各国的人口免疫率只有2%至14%,意味全欧洲仍有多达85%至90%人口没有抗体。”

“我不想描绘出灾难性的画面,但我认为我们必须现实一点,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



现在各国都在解封,解除隔离期的限制,但安蒙认为,要是大家能继续自觉遵守社交距离、戴口罩等防护措施,第二波疫情不一定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回想疫情暴发之初,欧洲疾控中心早在1月26日就向欧洲各国家发出警示,但各国政府都没太放在心上,以至于后面几近失控…



所以已经浪起来的法国人,还是长点心吧…

民航局严禁未复航航司预售

欧洲相继解封,已经公布复航中国计划的不少外国航空,都已经开始销售6月份境外至国内的机票。

虽然一些目前在国外的中国人回国心切,但菌菌还是提醒大家:

先别急着买预售的机票!

因为,严格的“五个一”国际航班政策仍在继续!

如果到时候航班无法按时成行,又要心累地去退票…



自3月29日以来,为严防输入,中国民航局开始实行“五个一”国际航班政策,即:

“一家航空公司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一周一班”

这也就意味着,从国外入境的国际航班较正常时期来看,减少到几乎是没有了…

3月29日至4月4日“五个一”政策实施的第一周,中国国际航班量减至108班,骤降85.3%,仅相当于疫情暴发前的1.2%...

现在欧美国家着急复工复产,欧美航空公司也着急着赶紧卖票,一些航空公司售出的位置已经大大超出“五个一”范围。



于是最近,中国民航局下发了一份关于国际航班计划编排和机票预售的最新通知,通知重要要求如下:

各个航空公司必须提前一两个月申请国际航班预先飞行计划,合理控制国际机票预售数量;

尚未复航的航空公司不得在批准复航之前预售国际机票。

具体内容为:

“安排航班,并提前向民航局运行监控中心申请预先飞行计划,具体为,5月份申请6-7月份两个月的预先飞行计划;6月份,申请8月份的预先飞行计划;7月份,申请9月份计划;此后月份以此类推。”

通知里举例说到要求7月份申请9月份的预先飞行计划,那是不是说明10月份就会放松“五个一”政策?!

不一定!

可能提前,也可能推后,民航局将根据实际情况动态安排。



彩蛋

法国海外大区马提尼克警察局生动形象地向居民们描述社交距离到底该多远?

五个菠萝的距离!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