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运气爆棚,我被北大退档了

Source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河南考生今年考了538分,超一本线36分,为了方便我们就简称他少年A。 由河南今年的理科一本线为502可推断,少年A是一个理科生。 那么这是个比较尴尬的分数。 在高考数据库[1]的“选大学”中,我尝试输入了他的信息。

高考数据库并点下了预测。 下面是我得到的一部分结果:

高考数据库也就是说,如果正常录取,他能报考的最好的学校就是新乡医学院,而且还有失败的风险。 那么新乡医学院大概是什么程度的大学呢?

百度百科 也就是那么个双非一本吧。 也许是上辈子996修来的福报,他报考了北大的国家专项计划,进入了提前批次招生。 北大今年一共在河南招8个人,阴差阳错他排在第8名。 招生系统不懂什么叫人情世故,它只是一台莫得感情的机器,于是某被录取了。 那么北大去年在河南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呢?

高考数据库 也就是说,少年A如果走正常批次,别说吊车尾,可能连尾气都吃不到吧。 于是,分数差这一不可调和的矛盾就成了整件事的开端: 少年A这边喜大普奔,北大那边火速退档。

平时风趣幽默的北大在这种时候瞬间化身无情复读机,以理由“高考成绩过低,根据我校教学难度,若录取该生,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本着以人为本,为考生负责的态度,特向贵办申请退档。 对河南招办进行劝退三连。

河南招生办最终拉扯不过,将少年A退档。 那么问题来了—— 少年A参加高考,分数清清白白,投档的时候没走关系没交易,一切按照规矩来,最后因为投档人数少产生了断档,被录进北大。 结果北京大学不相信运气,只承认实力(分数),并不愿意接受这位虽然一切清白,却吊车尾的少年A。 连通知书都没收到就被退档的少年A就要这么平白无故的为制度背锅吗?  

少年A被录取是符合规则的,北大劝退他是符合情理的。 先别着急反驳这两个“符合”,我们再认真分析一下底层逻辑。 规则,制定出来供大家遵守的制度或章程[2]。 情理,是人的常情和事情的一般道理[2]。 简单来说就是,北大用“人情世故”上的逻辑,反驳了“规章制度”上的逻辑,才会出现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 从逻辑学上的诸多谬误来看,北大招生办似乎犯了诉诸主观情感[3](appeal to emotion)的谬误。 诉诸主观情感谬误中,往往预设“动机合情的行为是恰当的”这一错误前提,借由操纵人们的情感,而非有效的逻辑,以求赢得争论的论证方式。

北大判断少年A:

高考成绩过低,根据我校教学难度,若录取该生,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

 这一判断的唯一依据是入学时的高考成绩,并出现了主观推断常用的词语:可能。

北大的行为:

本着以人为本,为考生负责的态度,特向贵办申请退档。

以“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学业被退学”正确为前提,未雨绸缪先退档。 判断行为恰当与否的标准往往依据一些综合的理性的结果,一个行为恰当与否,也不该只由人(招生办)来评判。

规则之所以存在,为的就是规范人的行为,将行为理性化。 而逻辑推理,必须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的。 严格的从推理上来说,仅从证据“高考成绩过低”,是无法直接推导出结果“完不成学业”的。

来源:北京大学大学生学籍管理细则 如果对这段细则搜索关键词“高考成绩”,恐怕是得不到结果的。 并且,少年A也没有违反任何一条退学处理的规定。 这就好像有一天,你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花了十块钱在街边买了一张刮刮乐。 然后刮出了一百万。

你开开心心的跑去兑奖,结果主办方调查了一下你的银行流水,发现你的月薪只有3k。 于是主办方根据“该中奖号码号主薪水很低,根据我国理财难度,号主极有可能因为理财不当而家破人亡”为由: “本着以人为本,为号主负责的态度,申请撤销此次中奖。” 在2018年的北大录取中,降分录取达256人。

其中筑梦计划降分名单里,最高降至110分。

既有降分录取的先河,又尚未传出这些学生因为“成绩跟不上”而退学的消息。 按照北大此次的逻辑来讲,未免有些真香。 而少年A所参与的国家专项计划,其原本的目的便是扶持贫困地区,教育资源缺乏的学子。

中国教育在线:美国气象学家洛伦兹提出的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里说 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极小偏差,都将可能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 北大这次开了个先河,低分退档,且退档理由一字不变,重复三次。 于是这里就引发了一个风险—— 其他高校会不会纷纷效仿这种行为,让原本就充满争议的中国高考又蒙上一层不可言喻的面纱?

蔡元培说:“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此思想自由之通则,而大学之所以为大也[4]。” 大学应该是自由的,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 少年A既然被录取了,就有自由选择是继续就读,还是退学,而不是“被退学”。 若是规则出了纰漏,就应该从规则上完善,而不是“概不承认”。

委实担心高考分数影响日后的学习目标,可以提档,提分,严格把关。 担心断档,滑档,招生部可以提前做好宣传,公开透明。 填报高考志愿的唯一参照物就是历年的录取分数线,这里面的确有赌运气的成分。 考生赌学校,学校赌生源。 既然在这一点上是公平的,就不应该事后摆架子。 规则让“运气”这一成分存在,就要接受并改变,而不是在既成事实后一味的拒绝承担责任。 早在1988年,北京大学就首先提出了“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的十六字方针,拉开了北大本科教育教学改革的大幕[5]。一个优秀的大学是能把一个普通人培养成优秀的人,而不是只去培养一个本来就优秀的人。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