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只能靠科学解决!何大一:新冠疫苗最快12月有初步成果

Source

亚伦.戴蒙德爱滋病研究中心创始人何大一在“2020第18届远见高峰会”指出,欧美疫情再起,目前变得更糟,但他仍乐观预期,科学到最后将会有解决方法。

“就在此刻,新冠疫情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糟了!”病毒权威、亚伦.戴蒙德爱滋病研究中心创始人何大一示警,美国尽管是个超级强国,却已经有860万个确诊病例,超过22万5000人死亡,“我们仅占世界人口的4%,但确诊病例占了全球的20%。”

何大一博士今天(11/5)在“2020第18届远见高峰会”发表演讲,畅谈新冠疫情后的大健康产业趋势,以及新冠疫苗的全球研发进展。

发明爱滋病鸡尾酒疗法的何大一,1996年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年度风云人物,被誉为“人类在对抗爱滋病之战中扭转干坤的真正英雄”,曾荣获美国总统勋章奖、美国国家科学奖等殊荣。

身在曾是全球疫情最严峻的纽约,何大一仍心有余悸,他所在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曾一度有80%床位是新冠肺炎患者,加护病房随时都有240多名患者,“我希望这种情形不会再回来”。

相较于美国,何大一指出,西欧的情况并没有比较好,包括法国、西班牙、英国、意大利和德国等,确诊病例持续增加中,可说是非常悲惨。何大一说,“目前只有东亚的情况较好,包括日本,中国和台湾。”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东亚与美国、欧洲之间出现巨大差异?何大一表示,“很显然地,美国、欧洲缺乏强大的政治领袖,也没有控制疫情的政治承诺。”

接着,何大一又提出疑问:德国有一位很有能力的领导人(梅克尔),她也是一名有能力做出正确决定的科学家,但为何德国仍在疫情中遭受到两波袭击?“可见就算有强大的政治领袖,也不见得能抵抗疫情!”

何大一认为,更关键的原因是“东方和西方之间,在行为和文化上存在差异”。在西方,对自由过于重视,有时会错误地将自由解释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包括不戴口罩。

此外,西方国家也非常重视隐私,因此阻扰了筛检及接触者追踪工作,相较之下,何大一认为,台湾在这部分做得很好。而在东方文化中,大家非常注重服从,也很有耐心,这也有助于因应疫情。

从快筛试剂、药物到疫苗,科学界大动员抗疫

“需要为发明之母!”何大一形容,面对百年一遇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科学家身为社会一份子,被迫要发挥创造力来克服现况。如今,科学界都在大规模动员,联手对付疫情。

“每一家大型制药公司都在研究可以战胜新冠病毒的药物,”何大一指出,目前已经被核准的药物是瑞德西韦,“这不是灵丹妙药,但它能有所帮助。”此外,默克和辉瑞等药厂也在研发其他小分子药物。

至于筛检技术,也有了很大进展。何大一指出,目前的快筛试剂可以让我们筛检大量人口、找到可能具有传染力的人,并让他们进行隔离。

“被感染不一定等于具有传染力,而且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会有传染力!”何大一提醒说,快筛试剂并非只是医院判定确诊的方法,而是为了重启社会而进行筛检的工具。

虽然全世界都在盼望疫苗和抗体,但何大一指出,“疫苗只是我们的工具箱中,对抗这次疫情的工具之一。”目前,有200多种疫苗正在开发中,其中50多种进入第一及第二期临床试验、11种疫苗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但仍没有任何一种被证明是有效的。

疫苗可能12月有初步成果,但保护力仍是未知数

“即使疫苗进入第三期试验,表示很有可能会成功,但显然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知道结果。”何大一研判,或许从12月开始就会有一些成果,但最有可能仍要等到2021年的前两季。

即便有一支或好几支疫苗都具有保护作用,但何大一坦言,“疫苗的保护力有多强?我们不知道;能维持多久?我们也不知道。”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研发针对病毒的抗体,并注入抗体,让人们既可以用于预防,又可以用于治疗。

除了目前的抗体研发领先者礼来(Lilly)和再生元(Regeneron)制药公司之外,何大一带领的亚伦.戴蒙德爱滋病研究中心,也正在努力投入抗体研发及制造,并获得“比尔暨梅琳达盖兹基金会”的支持,预计将用于全球的中低收入国家。

何大一捎来好消息:“我和团队从3月以来一直努力不懈,找出许多抗体,其中包括10种非常有效针对RBD(S蛋白受体结合结构域)的抗体,另外也鉴定出九种针对NTD(N端结构域)的强效抗体。”

何大一表示,其中一种针对NTD的抗体已授权给美国一家大型制药公司,预计今年底进入医院使用。另一种针对NTD的抗体,则已授权给美国一家生技公司,目前正进行临床试验,有望在明年第一季末之前使用。

令人振奋的是,台湾生技公司也获得授权!“我们有一种抗RBD的抗体,授权给中裕新药,”何大一表示,中裕预计将在明年第一季末进入人体测试阶段。

“当前,科学界大规模动员,不仅有助于抗疫、推动制药及生技业的发展,同时,对抗其他疾病也将有长远的帮助。”何大一总结说,“我毫不怀疑的是,到最后,科学将会有解决方法。”

本文转载自远见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