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禁25年!这个囚犯生无可恋 在监狱自学成了数学家!

Source
柏拉图说:

数学是一切知识中的最高形式。

高斯说:

数学是科学的皇后。

这样的溢美之词从大数学家口中讲出来再正常不过了,普通人对数学恐怕很难有这样美好的体验……

然而最近,一位名叫Christopher Havens的人也发出了类似的感慨,他说:

“数学真是太美妙了,它救赎了我,如果我能早一点认识高等数学,人生将会完全不同……”

原来,Havens在《自然》杂志所属的《数论研究》期刊上发表了一篇重大数论研究成果的论文后。

然而他本人既不是大学教授,也不是数学家,而是一位曾只有高中学历,还因犯下重罪要在监狱里服刑25年的囚犯……



从重刑犯到数学家,一切得从十多年前说起。

1974年出生的Havens,过去对数学没有半点兴趣,上学读到高中就辍学了,之后打架,吸毒,成了街头小混混。

用Havens自己的话说:

“我那时候就是一个瘾君子,没有任何激情,没有目标,没有未来。”

2011年,整日浑浑噩噩,沉溺于毒品大半辈子的Havens终于惹出了大事,他因谋杀罪名成立被判入狱25年,关押在一座重型监狱的单间里。

不出意外,Havens的人生差不多就这样了……

关押期间,大多数囚犯都会找一些个人爱好打发时间,百无聊赖的Havens选择了数独游戏,也就是一种填数字的游戏:

玩家根据9×9盘面上的已知数字,推理出所有剩余空格的数字,并满足每一行、每一列、每一个粗线宫(3*3)内的数字均含1-9,不重复。由于每个数字只能出现一次,顾名数独。



玩了几次之后,Havens立刻迷上了这款游戏,也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自己对数学的喜爱:

那一个个看似寻常的数字,竟然隐藏了这么多奇妙的组合……

37年的人生里,Havens第一次找到了自己的擅长,也由此感受到了生命的火花,:

“我觉得自己擅长数字,或许能研究数学,从爱上数学的那一刻,我已经质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渐渐地,Havens不再满足于数独了,他要找一些更具挑战性的数学课题来尝试,比如微积分和数论。

对于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美国),且曾经没有认真接受正规数学教育的人来说,Havens挑战高等数学的想法无异于痴人说梦。

然而让很多人想不到的是,Havens说干就干,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从监狱搜罗数学教材和资料。

因为监狱里的图书资料极其有限,为了找到所需的高数资料,Havens不得不直接给出版商写信。

Marta Cerruti教授



就这样,2013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Marta Cerruti教授,从自己的另一半(《数学年鉴》的期刊负责人之一)那里,收到了一封来自Havens的信,信里这样写道:

“致可能相关的人,

我很有兴趣查找关于订阅的《数学年鉴》的信息。我本人目前被判在华盛顿监狱服刑25年,因此决定将这段时光用于研究微积分和数论,数字已经成为我今后的使命。能给我寄一切数学期刊上的有关信息吗?”



而在信的末尾,Havens附上了这样一番话:

“我全靠自学,长期受困于某些问题。请问有没有什么人我可以联系?这里没有老师能帮助我,我经常花数百元买书,可书里有时包含我需要的信息,有时候又没有。感谢。”



正是这段附注的求助,彻底改变了Havens的命运……

Havens的身份引起了Cerruti的注意,说来也巧,Cerruti的父亲就是意大利都灵大学研究数论的教授,出于好奇,Cerruti决定把这位“囚犯数学家”推荐给父亲老Cerruti认识。

Cerruti的父亲听说了Havens的情况,表示愿意帮他一下。



不过,老Cerruti一开始也没有把Havens当回事,认为他很可能是众多心血来潮的“民科”中的一员:

空有一腔研究热情,但存在严重的理论缺陷……

为了检测一下Havens的含金量,老Cerruti给Havens寄去了一些难题,想考验一下他解决的能力。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老Cerruti竟然收到了Havens的回信。

在一张长达1.2米的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公式,惊讶之余,老爷子来不及细看,他把公式直接输入电脑,结果显示:

Havens的演算结果竟然完全正确!

老Cerruti彻底震惊了,他意识到Havens很可能是一位关在监狱里的数学天才。

他决定收Havens为徒,邀请Havens和自己一起研究数论里连续分数的课题。

众说周知,数论是一种研究整数性质的理论。而连续分数是数论里最有趣的一个课题,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圆周率π,如果用小数来表示,它是:

3.1415926535897932384…….

这样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既无理数。



但如果用连续分数来表示π,它则是一个有规律的分数形式,形式简单而优美:



通过不断有规律地增加分母的值,圆周率π会越来越接近真实值,这便是连续分数。

连续分数是数论强大能力的一个体现,法国数学家安德烈·韦尔和印度数学家拉马努金都在该领域做出过卓越贡献,巧合的是,这两位数学家也曾蹲过监狱。

数论为人们提供了现代加密技术方面的突破,在当今银行、网上支付和军事通信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了老Cerruti的帮助,Havens在监狱的单间里,用纸和笔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并经常和成为笔友的老Cerruti教授保持通信往来。

Havens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使命,他开始废寝忘食地学习和研究,每天只有三件事:

吃饭,洗漱,数学……

从那以后里,他每天要花十几个小时在数学上面,经常不眠不休。



老Cerruti教授也时不时给Havens寄一些有用的书,有用这些书不在授权范围,监狱常常把书给扣下来。

为了拿到这些书,Havens免费担当监狱老师,向其他囚犯讲解数学,最终换取了自己想要的书。

就这样,在孜孜不倦的研究,以及和老Cerruti教授的往来通信中,Havens的数学能力突飞猛进。

今年1月,Havens和老Cerruti教授以及另外两位研究者合著的论文发表在了《数论研究》期刊上。

Havens的名字赫然列在第一位……



作为一位的重刑犯,Havens还要继续在监狱里服刑十多年,不过,找到新使命的Havens再没有了颓废和堕落。

如今晋级为一名真正的数学家的他,把监狱里的数学研究视为“偿还社会债务”的赎罪手段。

Havens颇为感慨地说道:

“我已经制定了长期的生活计划,以偿还无价的债务(罪行)。我知道这条路很长……而且永远不会有还清的一天。但是这种长期债务不坏,它给了我灵感。也许听起来很愚蠢,但我是在受害者的灵魂陪伴下度过自己的时光。

我应该把自己最大的成绩献给他(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