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 铁血网

Source

不过,这套模式并非所有人都认可。有沈机内部技术中坚人士认为,“太超前了,不是神话,是童话。”

即便是i5的研发功臣朱志浩,也是犹疑的。他一直认为,i5OS应该延缓推出,因为生态远远没有成熟。“生态培育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团队来支撑,我们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由于关锡友致力于抢占市场先机,i5数控机床的市场检验和迭代时间被压缩得极短。而带来的问题在i5推出早期甚为突出。
例如,2014年,代工商在几百台i5数控机床的主机壳中掺杂了PC材料。最严重的问题是机床撞刀——刀具在切削过程中轨迹发生错误,正在加工的零件从机身飞了出来。
另一方面,沈阳机床作为国内机床行业的老大哥,本来只制造机床主机,此后产品线扩展至包括数控机床和普通机床。其中数控机床需要搭载其他厂商的数控系统配套。
然而,当沈阳机床开发数控系统时,其他主机厂商作为沈机的竞争对手不大可能用沈机的数控系统,i5只能用在沈机自己的机床上。这也是目前i5系统应用的现状。
但从沈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此外,目前i5的数控系统主要应用在两轴、三轴机床产品上。i5在2014年推出的第一款型号是T3.3,是一款两轴车床数控机床;2015年推出三轴立体加工中心数控机床;2016年,推出第一款应用在五轴机床上的产品型号M8。这些产品尚未解决高端核心技术产品的需求。
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i5 M8数控机床
在关锡友看来,传统的技术积累主要是工艺技术,并不代表未来。i5已经是沈机目前最为重要的价值所在,其控制理论、控制精度、成熟度都等技术指标已经全球领先,但在要进行大规模商业化时遇到了资金困难。
推出至今的5年时间,i5数控机床一共出厂了大约2.5万台,其中大约一半直接卖给了客户,一半用以租赁。相对而言,1993年到2011年间,沈机集团卖出了近71万台普通机床。
以往,数控机床之外,传统机床业务才是收入大头。“i5战略”看起来宏伟精妙,但实际执行过程可谓举步维艰,关锡友不得不强令一线销售人员推广i5。
而他对i5相关部门倾斜,很多人委屈不甘。
在销售模式上,关锡友曾介绍,沈阳机床以“零首付”把机床租赁给客户,按小时或者按加工量收费,结算的依据就是机床运转所传输回来的数据。
但是,在外界看来,这样的租赁方式给沈阳机床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用户按照使用情况付费,导致资金回笼慢。与此同时,关锡友的销售模式动了同行的奶酪。
沈阳机床采取“激进”销售方式的本质原因被认为是:“i5本身其实没什么销售门槛,公司采取这种销售手段是学习互联网企业占领“入口”,以挤压其它后来者的生存空间。对于这一观点,沈阳机床始终没有正面给出回应。
另一方面,沈阳机床还被曝出对i5系列产品销售人员的考核标准是:只考核销售量,不考核销售回款。这导致大量坏账、死账层层堆积。
尽管i5引发巨大争议,但敢于豪赌,是关锡友身上的一大特性。“无论主动被动,我冒险了,并且敢用一帮保有最原始、最纯粹、最基础创新可能的年轻人,这就是我关锡友的突出贡献”。
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他曾透露,i5的研发投入花了大约30亿元,其中9亿元是软件开发成本,21亿元是试错成本。加上产品开发、厂区改造等,总投入约100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i5机床销售额15.06亿元,占营收30.03%。同期非i5机床销售额为23.45亿元,占营收46.76%。可见几年下来,非i5机床销售额不断萎缩,i5数控机床市占率也不高,沈机预想生态远未达成。
但关锡友认为,i5在网络和计算机环境下开发,具有后发优势,控制软件能够在web和个人电脑上运行。
然而,这个“后发优势”最终还要看市场表现。
04 格变
由于历史原因,欧美机床发展较早,以18世纪为起点,经历两次工业革命洗礼、用200余年的时间逐步走向完善,并带动其数控系统产品形成优势。
而中国机床行业基本上是建国后产物,在发展时间上与发达国家有着差距。
沈阳机床的现状,基本反映了我国机床产业面临的困境。革变、升级,仍然是这个行业的重大议题。
据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国内数控机床行业中低端市场基本被我国企业占据,高端产品渗透率在逐渐提升。2018年,我国低档数控机床国产化率约82%,中档65%,高档仅6%。
然而突出的问题在于,在涉及军工、高端装备制造业领域的市场,我国自主高档数控机床供应严重不足,近两年在国家重大专项的支持下虽然有所突破,但市场占有率业仍然很低。
沈阳机床原董事长、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原常务副理事长陈惠仁将近十年来中国机床市场的竞争状态概括为“高端失守,中端争夺,低端内战”。
但经过多年竞争,中国的机床产业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来的十八罗汉,有的已经先于沈机沉沦,也有如济南二机床这样的优秀代表,占据了国内轿车整车冲压设备80%的份额,并开始在国际市场上与一流对手竞争。此外,国内的民营企业已经在机床产业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十八罗汉早已不能代表如今中国机床市场的格局。
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金属加工机床市场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90.9亿美元,为历年最高。到2018年,已经萎缩至234.6亿美元。

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与此同时,全球机床市场也已骤然变化,不容乐观。
根据一项新的gir(全球信息研究),全球机床市场预计未来五年将以-0.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4年将达到65.5亿美元,而2019年为692亿美元。最主要的机床类型包括加工中心(41.7%)、车床(33.9%)、磨床(8.1%)、电火花机(3.4%)等。下游的大量需求则为机械制造、航空航天和国防、汽车工业等行业。
从机床产业链来看,机床上游主要是零部件生产商,中游是各种类型的机床制造商,下游是行业应用。其中,上游的数控系统、丝杠、电主轴、高端刀具等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率较低,在产业链上难以占据技术高点。
值得注意,在沈阳机床破产重整之时,同处于全球机床领域大隈、森精机、马格、吉特迈等不断加大研发投入,在机床核心零部件、数控系统等方面持续进步。他们仍在升级机床产品与解决方案,大力发展五轴机床、复合机床、加工中心、自动化生产线、机器人集成、智能工厂等产品业务,提高机床类产品线技术含量、产品门槛和制造效率,以实现产品附加值和利润提升。
就国际市场而言,成熟的机床市场中,一般机床主机厂商与数控系统厂商彼此独立,互相配套来提供数控机床产品。如德国的西门子、日本的发那科,是典型的数控系统厂商。西门子自身不生产机床,只供应数控系统软件产品,而发那科除了在3C市场有机床主机产品外,在机床产业链里也主要提供数控系统。
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图为全球15大机床品牌2017年与2018年的营业额情况对比(单位:百万欧元)数据来源:gir(全球信息研究)
由此,尽管数控机床、数控系统为沈阳机床带来了麻烦,但它们仍是中国机床产业需要攻克的目标。
日前,锡安市场研究公司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占全球数控机床产量的10%左右,价值约为60亿美元。报告同时总结出2018中国数控机床市场的四大特点。
1数控水平:中国的机床数控率在2018年达到29.7%,远低于欧洲、美国、日本和其他发达国家(日本:超过90%;德国:超过75%;美国:超过80%)。其中,金属切削机床的cnc水平为39.0%,高于金属成型机床(仅9.9%)。
2细分产品:数控机床,数控车床和加工中心使用更广泛,其产量占2018年数控机床总产量的近50.0%。在数控车床,中小型卧式车床领域虽然占上风,但中国85%以上的高端小型车床需要进口。
3技术水平:中国依赖高端数控机床的进口,本地化水平不到20%;中低端数控机床的国产化水平高达85%以上,但其核心部件仍然依赖于国外技术。用于国产普通数控机床的数控系统80%以上是进口的,并有85%的伺服系统/电机来自国外。
4竞争格局:中国领先的数控机床制造商由大连机床、沈阳机床、秦川机床、吉尔机床、宁波海天精密机械等组成。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巨头们已经拥有先后遇到困难(沈阳机床不断遭遇损失,大连机床因违约债券被要求重组整顿),导致产业集中度持续下滑。在2018年,cr10不到30%。
数据显示,目前沈阳机床、秦川机床、中航高科、浙江日发是我国数控机床行业企业的几大巨头公司。其中沈阳机床以22%的市场份额独占龙头,秦川机床、中航高科分别以14%、12%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
显然,即便遭遇困境,但无论从市场、技术、地位、资源等方面来说,沈阳机床引领着中国机床产业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沈阳机床对实现“中国制造2025”战略里提出的振兴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目标不可或缺,某种程度上,它似乎承担着必须完成的任务。
科工力量:沈阳机床兴衰解码:“国之重器”何去何从(下)
当前,在入主沈阳机床后,通用技术相关人士对于未来的产业布局表示,如果沈机重组落地,未来一定会进行内部整合,进行专业化分工,不能每个企业什么都做,互相掐架。譬如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和沈阳机床下属的中捷机床厂、昆明机床厂都做重型机床,需要分工。
“技术研发也要协同。北京机床所会成为研发、创新的平台,在解决共性基础技术和追踪前沿技术方面发挥带头作用;大连机床与沈阳机床正在对接,做应用“i5”系统的前期技术协调。”另外,沈机的i5机床数控系统也有望应用在通用技术公司其他机床产品上。
通用技术集团是1998年在6家原外贸部直属企业的基础上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起初以对外贸易为主,后来逐渐成为包含先进制造与服务咨询、医药医疗健康、贸易与工程承包三大核心主业的国务院国资委直管骨干企业。2018年的年报显示,其2018年资产总计1732亿元,利润总额68.8亿,净利润49.2亿。

在制造板块,通用技术集团已有机床业务,它先后收购了北京机床研究所、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哈尔滨量刃量具集团和大连机床等四家国内机床行业里的知名企业。

关锡友也对通用技术公司接手持乐观态度,这有利于解决推进i5商用时面对的资金和市场验证问题。同时他认为,企业需要建立市场化的机制,才能吸引优秀人才。

但也有观点称,通用技术公司本身是央企,同样会存在体制机制问题。

通用技术有关人士对此回应说,通用技术下属企业市场化程度非常高,内部收入差距很大,足以吸引国内外高端人才。“机床行业是基础行业,和IT、互联网行业不同,未来不太可能有爆发式增长,这种情况下要给科研人员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待遇,才能让他们安心从事基础研发。”

此外,通用技术方面表示,在沈机集团和沈阳机床的未来定位及发展战略上:

第一,对于沈机股份,下一步沿着工业服务、工业互联网方向继续发展,并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对于沈机集团,将以传统机床工业为基础,促进产品从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级。第二,加大创新驱动力度,更多服务关键领域的高端设备需求。第三,在产品质量和企业经营质量下大功夫,真正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然而,重组及全新规划之下,通用技术、沈阳机床的具体执行效果还有待见证。

结语
相信大家都听到过这句话: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沈阳机床短短八年从行业巅峰跌落,直至破产重整,对于每个企业的警示已足够明显。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年代,唯有顺应外部潮流,持续提升内力,才不至于被快速淘汰。时代曾赋予一些企业恢弘,但红利褪色,企业就要学会攻坚图强,平衡发展中的矛盾,如此才能逆势而生。
目前,有研究机构的分析显示,我国机床行业的现状是:低端机床过剩,高端机床大量依赖进口,国内企业技术水平有限,同质化竞争,产能过剩,导致价格竞争,通过压低价格来拓展市场。这导致我国机床企业整体利润率较低,企业成长性受到制约。
而另一方面,数控系统是机床装备的“大脑”,是决定数控机床功能、性能、可靠性、成本价格的关键因素,也是制约我国数控机床行业发展的瓶颈。如今,通用技术的强势入主,体现了一定的社会责任和担当。这对沈阳机床重新焕发生机,以及促进中国机床装备制造业发展、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不过值得注意,当市场机制在机床行业失灵的时候,也需要国家层面介入。简单说,政策应该聚焦在高端和涉及国家战略产业的环节,支持产业链建设和关键部件的突破,而中低端、市场化程度高的领域应该完全放开。最终,中国机床,乃至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发展需要政府、企业等各界通力协作来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