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书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Source

根据《联合报》的调查,有两成一的民众去年完全没有阅读(包含数码、纸本、漫画、杂志);有四成一的人,去年一本书都没看过。民众“只滑脸书、不读书””的现象,让媒体、学界都相当忧心。

不只是纸本、文字,如果我们再去做一个有关看电视的调查,你同样会得到“只滑手机、不看电视”的结论。而每一个社群小编都知道,网民使用脸书的频率、花在脸书的时间,早就大不如前、一落千丈。

纸本怨脸书、电视怨手机,脸书又要去怨谁?

“一年四季皆淡季、店员常比客人多”、“书出不去、人进不来”,书店的门口贴着这样kuso的对联。试想一下,如果是一个餐厅、一个服装店有类似的怨言,早就被媒体、网民酸翻了,自己不反省还怪客户。但主体换成书店,彷佛就变成“国安问题”了。

身为一个媒体工作者、前媒体的主管,对于读者的阅读能力下降、年轻一代写作能力大不如前,我有很深的体会。很多年轻人没有能力、耐心去体会文字之美,更多的年轻人没有办法用文字完整表达自己,这也多少让人觉得有些遗憾。但这些年轻人的人生是否就因此失色、更不完美,却倒也未必。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传统的观念让我们把“书”当作一件神圣、特殊的事。两岸传统的客家庄里,都还有“敬字亭”,所有写过字的纸都被认为是神圣、有灵的,不能直接丢掉,必须要送到特殊的地方“化”掉。 

从甲骨文到竹简到纸张,在过往的世界里,书是让内容能够流传、保存的唯一方式。除了传递“知识”之外,文字和纸还有娱乐和其他很多的功能。

在电视机出现之前,书报是最主要的知识跟娱乐来源,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是四、五、六年级生的共同记忆;“小本的”(色情书刊)是很多男生性知识的来源、情欲的出口,之后才渐渐有了花花公子、阁楼之类的杂志。(按照这份调查的标准,这些全部都是“读书”。)

随着时代的改变、科技的进步,卡通取代了漫画大部分的功能;录像带、无码光盘、解码棒取代了对杂志的需求,之后D槽又取代了前者,而网络又取代了D槽。

换个比较知性角度来看,当电视机打开就有Discovery、国家地理频道时,家里还要不要订“小牛顿”,其实就没有这么重要了。当网络上什么都有、手机里什么都有时,打开电视这个动作,似乎也显得多余了。

回到这个调查的本身,“滑脸书”的过程不可能不读文字,是不是也该算是一种阅读?所谓的两成一的人不阅读,恐怕有很大部分也是受访者自己认定,“阅读”应该是一种特殊、专注的情境。

老一辈的人,多少都会担忧,年轻人接触书本少、阅读知识少、阅读写作的能力下降,但每个人应该也都会承认,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年轻人接受到的信息、懂得的事情,绝对不比年轻时的自己来得少。 

纸张、书本本身没有价值,有价值的是他们承载知识和信息。当纸张从原本“唯一”的载体,变成众多载体“之一”时,人们在书本上花的时间、人们的阅读能力、文字驾驭能力,必然会下降。但人们运用其他载体的能力,也会有所提升。

以往,玩相机、玩摄影是一个很烧钱的嗜好,相机贵、洗照片也是一大笔钱;摄影机是更贵的玩具,拍了没法剪,剪了没处播,好不容易有朋友来家里接上电视放个一次,然后就束之高阁。但现在,这些几乎是每个年轻人与生俱来的能力。看看年轻人在IGYoutube、抖音上的表现,他们的生活其实远比上一代更加精彩。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纸本、阅读的没落,根本上是竞争力的不足,也是演化的必然。纸本没落的同时,网络也不断兴起,不断的演化。人们改变的接收信息的管道、习惯,改变了时间的分配,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社会整体的能力、竞争力因此下降。

“书出不去、人进不来”,是出版业、媒体业自己的产业问题,不是国安问题。没有那么大不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论坛】系网友、专家的意见交流平台,文章仅反映作者意见,不代表Yahoo奇摩立场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