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进入关键时刻 他是梅姨身边神秘的"操盘手"

Source

英国脱欧谈判进程的曲折程度几乎超过了所有人预期。当地时间17日欧盟将举行峰会,多数猜测认为,英欧双方将无法在峰会中就“脱欧”达成协议,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大增。

除了欧盟与英国之间的分歧,英国议会内部保守党与工党、留欧派和脱欧派的相互角力则经历了政府内部多名官员的来去匆匆。

不过有这么一个人,先后经历了四届英国政府,如今担任着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的欧盟事务顾问,是脱欧进程真正的执行者和操盘手,被称为英国脱欧协议的“大脑”,他就是奥利弗·罗宾斯(Oliver Robbins)。

先后辅佐四任首相

从31岁起,罗宾斯便开始担任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的首席私人顾问,随后在布朗、卡梅伦政府中担任内政部常务副大臣,多年来在政府内部享有很高的声誉。2016年7月起,罗宾斯开始担任全新建立的政府脱欧事务部常务大臣。2017年9月,特蕾莎·梅政府为他量身设置了“欧盟事务顾问”一职,充当英国首相与欧盟之间协调员的角色,与脱欧事务部一道推进英国脱欧进程。

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彻底改变了罗宾斯的生活。两年多以来,他带领的欧盟事务团队几乎每周都要在“欧洲之星”列车上来回穿梭,往返于英吉利海峡水底,盘算着英国后脱欧时代的未来。

当脱欧协议陷入僵局时,罗宾斯的职责就是冷静地规划前进的道路,根据各方政治需求调整谈判策略,努力找到令所有人满意的可达成的协议。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在未来几天将迎来最为关键的时刻。

然而,直到2017年2月,罗宾斯才第一次出现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而这一切看起来就是意外。当时特雷莎·梅前往马耳他出席欧盟会议,当马耳他总理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向特雷莎·梅走过来时,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的英国首相望了一下四周,将手袋递向身边的罗宾斯,罗宾斯接过手袋又立刻退回到人群之中,这个简短的细节被向来“眼尖”的英国媒体捕捉到了。此后,罗宾斯便成为了英国媒体追逐的对象。

软脱欧立场遭质疑

今年7月6日,特雷莎·梅在契克斯庄园召开的内阁会议上公布了一份新的谈判方案,向全体阁员征求支持,并要求他们负起“共同责任”。在各方唇枪舌剑的背后,罗宾斯一直站在特雷莎·梅的身边,而前述新的谈判方案就是由他亲自操刀完成的。

根据新方案,英国将与欧盟建立“货物自由贸易区”,其工业产品和农产品将执行与欧盟“相同的规则手册”,“便利化关税安排”方案则视同英国与欧盟处在一个“联合关税区”内,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无需重新设立海关等有形边界。此外,英国政府还计划对来自第三方的进口商品征收不同的关税:对最终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商品按欧盟的关税标准征税,对只在英国境内销售的商品按英国的关税标准征税。同时,英国司法机关在相关领域作出判决时需尊重欧盟司法机关作出的判例,并与欧盟保持合作,共享对英欧协定的解释权。

“契克斯方案”保留了“拥有独立贸易政策”等“硬脱欧”派的诉求,但立场上偏向“软脱欧”。7月8~9日,英国原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与外交大臣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24小时内先后向首相特雷莎·梅提出辞职,创下1979年以来英国内阁成员连续辞职的最快纪录。

两人都严厉批评了新脱欧方案,而首相则反唇相讥,指责那些不支持“契克斯方案”的人是在“玩弄政治游戏”,置英国的未来及国家利益于不顾。以至于在此后的保守党内部会议上,只要有人在发言中出现罗宾斯的名字,就会遭到来自脱欧派议员的嘘声,他们认为是罗宾斯背着他们在偷偷推动“软脱欧”。

早在今年4月,就有英媒曝出戴维斯对英国可能计划将与欧盟就关税伙伴关系达成一项协议感到“非常失望”,他不同意在英国脱欧后维持与欧盟一致的商品规则等,认为自己遭到了罗宾斯的“排挤”。

持欧洲怀疑论(arch-Eurosceptic)的后座议员研究小组主席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此前在英国议会选举委员会听证会上公开质疑罗宾斯。而不少脱欧派议员认为,如今的脱欧谈判已经成为了“奥利秀”(Olli Show),他们认为罗宾斯试图达到尽可能温和的脱欧协议,而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干净彻底”的脱欧。

英国前驻欧盟委员会官员乔纳森·福尔(Jonathan Faull)表示:“这本不应该是一场个人表演,而是一次异常严肃、困难、前所未有的国际谈判。”在去年退休之前,乔纳森·福尔爵士一直是英国在欧盟中最高级别官员之一。他补充道:“我认为,谈判为什么要花这么长的时间,人们为此争论不休,都是有原因的,脱欧本身就是很难协商的事情。”此外,福尔爵士还质疑,作为由英国首相直接提名而非公开选举的官员,罗宾斯在脱欧谈判进程中似乎介入过多。

英首相力挺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今年7月24日宣布,她将亲自掌控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谈判的全部责任将转移至内阁办公厅,至此,罗宾斯正式全盘接管脱欧协议规划工作。由新任脱欧事务大臣拉布(Dominic Raab)领导的脱欧事务部则将把重点放在英国脱欧的国内准备上,包括潜在无法达成协议的风险。

不过,在9月20日奥地利萨尔茨堡举办的欧盟峰会上,以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为首的欧盟领导人拒绝接受英国提出的“契克斯计划”。欧盟方面要求英国签署一项针对北爱尔兰的担保协议,以确保在英国退欧之后,爱尔兰岛上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硬边界,而这很难在目前的英国议会中获得通过。

根据此前的脱欧时间表,英国将于2019年3月29日午夜正式脱欧。按照这个时间倒推,英欧双方应在10月17日开幕的欧盟峰会上就退出协议和未来关系框架达成一致。10月14日,拉布与欧盟脱欧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进行了一次计划外的会晤。巴尼耶随后在推特上表示,尽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仍有关键问题悬而未决,其中就包括如何避免爱尔兰硬边界的问题。

特雷莎·梅15日在英国议会发表讲话时表示,虽然存在分歧,依然对按期完成脱欧谈判有信心。事实上在17日欧盟峰会上与其他27国代表达成最终协议或许是她最后的机会,如果一切顺利,18日英国脱欧协议将形成最终文本,并会在下月的欧盟峰会上正式签署。11月底英国议会将对这份脱欧协议进行最终表决。当然,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无论英国还是欧盟,现在也都在为可能出现的无协议脱欧做准备。

虽然,各方尚没有达成脱欧的可行性方案,罗宾斯一直在默默努力弥补分歧。独立智库英国政府研究院学者拉特(Jill Rutter)表示,脱欧主张和政策目前完全由英国首相和内阁主导。他说:“我不赞同有关首相完全听从于罗宾斯意见的看法,事实上现在内阁在契克斯方案上‘一致对外’,由特雷莎·梅提出自己的想法,让罗宾斯和他的团队负责推进和后续谈判。”

媒体聚光灯下所展示的是拉布和巴尼耶的唇枪舌剑,而背后双方真正的较量则是发生在罗宾斯与巴尼耶的副手维安德(Sabine Weyand)之间,谈判桌上分别来自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两人为各自的政治主张据理力争,火花四溅。

随着英国脱欧谈判进入关键时刻,来自欧盟的同行不便于公开评价罗宾斯。但在私下,不少人认为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谈判家,各方对罗宾斯在团结不同意见上的努力表示钦佩。

上周的一个夜晚,又一轮艰苦的谈判结束了,疲惫的罗宾斯来到了布鲁塞尔一家酒吧,一手拿着手机,馥郁的美酒则静静地摆在桌上,这些都被记者用镜头记录下来。对于罗宾斯而言,一切可能还远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