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9.4 他们做出了比好莱坞惊艳的中国动画(组图)

Source
国漫崛起

Counteroffensive

从上周开始,很多人的朋友圈猝不及防被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刷了屏:

 

烟雨朦胧的杭州西湖,

执伞回眸的才子佳人;



 

气势恢宏的大唐气韵,

酣畅淋漓的武侠打斗;

 



还有水墨风的青山秀水,亭台楼阁,

画面精致,声效感人,



画里画外透着东方古典美,

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动画电影!



 

历时三年,1510个镜头,

189个角色,13个大场景,

光是后期制作就花了16个月,

技术比起好莱坞、迪士尼也不逊色;



 

影片上映后猫眼评分9.4,豆瓣开分7.7,

之后更一路飙到8.1,

还很多人忍不住二刷、三刷;


过去在大众心中,要拍白蛇就是一个“死亡选题”:论电视剧打不过《新白娘子传奇》,论电影比不得徐老怪的《青蛇》。



这一次很多路人抱着随缘心态走进影院,看完后却都“真香”了:

全网影迷沦陷成了“白开水”(《白蛇:缘起》的粉丝),自发安利奔走相告:“无论你是谁,只要你去看《白蛇:缘起》,我们就是永远的朋友。”



曾经以为国产动画不过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原来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国漫已经跑得这么高这么远了!

 



可在影片口碑爆棚的背后,却是资金有限宣发尴尬的现状,各大院线排片也很少,明明优秀的片子却少有人知。



难怪影迷们感慨:确认过眼神,是穷到没钱宣传的追光动画没错了


 

作为国内顶尖的动画电影工作室,追光动画从第一部《小门神》扑街血亏,到如今《白蛇》口碑逆袭;



有人说追光动画终于追到那束光了,可少有人知的是,这一路他们付出的艰辛。



虽然国漫崛起的口号喊了很多年,但很多人对国漫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年前。 

 

那时候市场上的中国动画电影根本没人看好,要么就是好莱坞迪士尼、梦工厂霸屏,零星有几部《喜羊羊》,《熊出没》也都是讨好低龄小朋友们。

 


王子打败恶龙拯救公主的故事的确很动人,但终究不是中国人自己的动画故事。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积淀,可以讲的故事太多了。



可还没等我们动作,美国人借鉴中国传统文化拍的《功夫熊猫》横空出世席卷全球,一下子掀起了一股“中国风”。

 



终于有人意识到:中国人再不拍自己的动画,以后怕是连大熊猫都要跟别人姓了。

 



2013年,创始人王微刚离开一手创立的土豆网,纠集了一群热爱动画,心心念念中国传统文化的小伙伴,在北京郊区成立了“追光动画”,当时团队只有18人。



经过几轮出国调研和考察,大家发现,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国内动漫制作水平早已达到国际一流的水准,有很多国内的动画公司甚至能为好莱坞做外包。

 

只是彼时的国漫市场没有能力,也不愿担这个风险去做一部真正完整的动画电影。



可不是么,资金少,成本高,收益低还没有观众,简直吃力不讨好,这么惨淡的大环境下做国漫?等着赔本吧!

 

可追光的小伙伴们偏不服。

 

谁说中国出不了好动漫?追光动画不但要做,还要做最好的。



为了心中共同的梦想,

他们有的离开全球顶尖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

有的放弃了梦工厂高薪体面的职位;

有国际金融公司的股票大拿转身做了制片人,

也有国内小公司的年轻画师不畏前途加入一起追光。



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工作室就放言不做外包、不做特效、也不在美国组建团队,只希望扎扎实实在国内电影市场做中国人自己的动画,要站着把钱给挣了。



拿着不到好莱坞十分之一的预算和人力,

却要做出同样水准的动画,

团队只能在时间上争分夺秒,

每一个环节都严加把关。



在追光,CEO和大家一起坐在开放办公区,

很多人一天四顿都在公司解决,

灯光组的电脑屏幕经常到了凌晨一点还在跳动。



2015年,《大圣归来》刷爆朋友圈,人们都说国漫终于崛起,追光闭门三年打磨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也在一片赞扬声中定档。



“神仙要不从人变来,要不就从人的心里长出来”,这部反映传统民俗门神文化的片子让很多人第一次看到了国漫的“硬实力:”

 



精致的画面效果,

流畅的人物神态和动作,

声光电的完美配合;

 

其中一个200多盏灯的舞厅段落曾“吓退”过不少迪士尼、梦工厂背景的高端人才,可他们却硬是完成了任务。

 



还有一个不足4秒的镜头中,

融合了碗和锅中的蒸汽,

屋外下着的雨,地上溅起的水花,

雨伞上挂着和落下的雨滴。

 



人说中国动画电影技术上已经能达到皮克斯的水平,但剧情上的瑕疵却成了他们的硬伤。那一年《大圣归来》狂揽十亿票房,《小门神》却扑得无声无息。

 

三年的心血惨淡收场,可他们并没有就此放弃。



王微说电影是一个工匠活,特别精挑细做的东西,如果说做出了一部好电影,但票房不够好,那OK,没有关系,我们还有第二部、第三部。

 

为了讲好中国人的故事,之后他们的每一部动画都延续了追光一贯的风格,围绕着中华文化里最有意思的部分:



2017年的《阿唐奇遇》,他们跑到福建考察茶文化,研究好玩的“茶宠”;

2018《猫与桃花源》用软萌的猫的视角延续了古人世外桃源的精神理想。



可这两部凝聚团队心血的作品却依然惨遭打击,2000多万的票房甚至没有掀起一点儿水花。

 

他们算过一笔账,做一部高质量动画电影的最低成本是7000万,至少达到2.5亿票房才能勉强不亏钱。



多年奋战没有等到好结果,公司的财务状况却一天不如一天,网上还有很多键盘侠追着他们骂:一手好牌打烂,不如趁早滚出国漫圈。

 

那时候有人黯然离开了团队,也有人开始怀疑,国漫是不是真的没有希望。



但更多人选择了坚持。

既然“合家欢”的影片没法让爸爸妈妈牵着孩子走进影院,不如就大胆放手转型,做成人向的动漫面向更大的年轻人群体吧!

 



怎么才能想做出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又让大家耳熟能详,还有创作空间的故事呢?年轻的导演们想到了经典传说《白蛇传》。



白素贞为什么那么义无反顾地爱上一个没本事的穷小子呢?许仙的前世会不会是一个阳光少侠?

 



白蛇初入尘世,还是那个温柔大方的少女,笑起来腼腆又温柔,在那个世界观下,他们的前世今生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还有神鬼妖仙、奇门遁甲、术法灵力,都是最适合发挥和想象的。

多年前无论电视剧还是电影,都因为技术不够过关实现不了很多操作。如今用CG动画表现中国风动画,国际最顶尖的团队都不敢轻易尝试,团队觉得既有挑战又特别兴奋。



为了还原动画中的场景,

他们对晚唐和宋朝文化细细考究,

大到唐朝建筑中的大型斗拱,



木造佛塔、道观、古城的构造,

小到人物的妆容、服饰、布料;

 



他们亲自跑去贵州实地视察,

当地古老的小村庄,溶洞,卡斯特地貌,

每处都一一拍照记录,

才有了影片中诡异奇幻的蛇族洞穴;

 



为了塑造少女白蛇的形象,

在人设造型上区别于王祖贤的妩媚、赵雅芝的典雅,



细微到眼角上翘的弧度,双眼的距离,

说话嘴巴张开有多大,

不同角度的二维到三维做了超过100版;

 



其实在CG动画领域,很少有人会用动画电影形式表现东方古典韵味的爱情故事。

 

白衣飘飘的服饰,根根分明的头发丝,还有泼墨晕染一般的山水景致,水墨大笔一挥就能出意境,但用电脑来做,技术上实在太难了。



为了实现江面上一段青绿山水的水墨画韵味,那个镜头参考了各朝代的中国画的配色和构图,还加了很多云雾;



从原先写实的版本一遍遍调整、处理,最后才做出了虚无缥缈的惊艳质感。

 

电影是视听的艺术,动画电影的声音尤其重要。



巨蟒的声音谁都没听过,

为了让白蛇的声音更有情感层次,

有一位女声音编辑师亲自“献声”;



 

在做小道士的金线锁二蛇的场景时,

他们又创意加入了齐特琴的声音,

为精彩的打斗推波助澜;

 



捕蛇村里为了做出万千纸人拂面而过的效果,

他们通过使用倒放的人群鼓掌声音,

一下子就使整个声场充盈了起来;

 



而一个完整的故事除了硬件,更需要注入情感。动画师们相信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所以在动画电影的制作过程中,

他们请来中戏的老师亲自学表演,

声泪俱下的几乎把整个剧本拍了个真人版。

 



为了表现小狗“肚兜”的拟人状态,

画师亲自下场模仿狗叫;

 



为了找准许宣和小白亲吻的情感状态,

两位男画师亲自上阵,

感受戏中人的肢体动作和情感变化。

 



就这样一遍遍调整、试看、修改、历时三年才交出了这份迟到的“作业”。



制作精良,故事动人,穿插在片中的中国传统元素让人有扑面而来的亲切感,藏在其中的小彩蛋更是让人会心一笑。

 



片尾《前世今生》的前奏一响起,所有关于那个遥远传说的记忆一下子被勾起,当白娘子在断桥上回眸浅笑,好像全世间的相遇都在这一刻久别重逢了。

 



电影首映那天,追光全公司两百多小伙伴带着家人一起走进了电影院。

 

导演曾说,追光做过很多动画,他们就像一个个孩子,尽管有瑕疵有缺憾,却付出了全部的爱。当看到这个孩子要去见别人的时候,心情其实既开心又激动,说实话还很紧张。



那天他们在台下屏住呼吸,看到追光动画片头logo那个熟悉的小人冲向太阳的身影,很多人当场就哭了。



将近两百人的团队夜以继日三年的努力汇聚出来的95分钟,他们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有人说白蛇是追光最新一部作品,如果没有成功的话,可能也会是最后一部。

他们却并不在意,“希望通过白蛇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努力,让我们有更多机会,有更好的机缘去做出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动画。”



虽然影片上映后票房并没有多么惊爆,排片也少得可怜,但蜂拥而来的影迷纷纷亲自出动,甘当“白开水”,发起了全网拯救小白行动,在各大视频网站原创区屠版安利。



才华横溢的影迷们为影片产出的同人作品像雪片一样飞来,剪刀手们爆肝剪视频、做解说,画手们妙笔生花,每一张图都凝聚着热情。



因为这样的良心国漫值得走的更远,被更多人看见。

尽管日本欧美的动漫的发展比我们早20年,资本、人力、制度都是碾压级的存在,国内市场从来不被人看好;

可我们更愿意相信,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依然有人愿意耐住寂寞,死磕中国人自己的动画电影,国漫崛起就不是一句空话。



不同角度的报道:从《大圣归来》到《白蛇缘起》,“自来水”口碑营销的幻灭



1月18日15点16分,《白蛇:缘起》票房终于在上映7天后,徐徐破亿。

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破亿。虽有高达9.4分的猫眼评分,和“制作精良”、“画质感人”等遍布社交网络的溢美之词,《白蛇缘起》上映之初的票房却差强人意,首映日只有930万。

幸而朋友圈及各大网站里自来水军的奔走相告,使得票房有回暖趋势。但总的来看,别提什么复制《大圣归来》的成功了,最终是否赔钱都是未知数(网传投资8000万,截止1月19日,票房1.36亿)。

乍看之下,《白蛇:缘起》同《大圣归来》有着众多相似之处。内容上,同为国漫,具有情怀,“国漫之光”;制作良心,美轮美奂,看过的都说好;虽是传统老IP,却都在前传上做足文章,也算出新。

宣发上更是出奇一致。2015年《大圣》宣传时,说的是主创实在没钱做宣传,大家不支持良心国漫以后没好东西看了;2019年到了《白蛇》这边,追光动画也没钱了,不支持以后没好东西看了。

500

1.15日,《白蛇》的一位制作人在微博哭穷

但到底《白蛇》比《大圣》差在何处?凭什么口碑传播能为当年的《大圣》带来奇迹之光和9.56亿票房,而这一届的“自来水”就不中用了?

而小1亿制作的国漫,可以说是三战三败的追光动画的续命之作,映前宣发竟然这样毫无热度,难道只是没钱的问题?

老熟人的新反面教材

硬糖君查了下《白蛇缘起》的宣发,哎哟,这不老熟人吗?《白蛇缘起》的联合出品方、负责其宣发业务的,正是整出《闪光少女》“下跪宣发”的卓然影业。

说真的有《闪光少女》“珠玉在前”,你还找他家,你是不是图便宜?亲,有的钱咱不能省啊!比穷更可怕的,是宣发团队花样坑爹。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卓然的宣发没热度不说吧,还总能有一些让“自来水”都无比尴尬的极限操作。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闪光少女》宣发的“洗粉”之路:

2017年7月20日,《闪光少女》上映,制片人是《卧虎藏龙》的江志强,编剧是《失恋33天》的鲍鲸鲸,梁翘柏担任音乐总监,还有陈奕迅的客串。作为核心是二次元的电影,主题曲还是二次元圈知名动漫歌手祈Inory演唱的。虽然宣发方做的电影海报风格有些一言难尽,但好在影片质量还不错,一切都还过得去。

500

但不知怎么的,被人吐槽海报丑以后,宣发方似乎也为自己做出这样的海报感到羞愧,随即展开一波弥补神操作:

7月24日,@电影闪光少女官微放出了一张的宣传海报:

500

致歉海报字体排版的风格还是那么一言难尽

宣发团队下跪卖惨不是第一次。在他们之前,跪的是《百鸟朝凤》的方励。无论是方励还是《闪光少女》,往好听地说,是不忍好电影因为“宣发不利”被忽略,以一跪求关注;往难听了说,则是试图以非正常商业行为的个人举动获得市场关注的悲情营销。

方励的一跪确实带来了一定的排片和票房,但不代表后来模仿者仍能得到市场的同情。

500

一时间,原先很多《闪光少女》的自来水都因为宣发方的行为而粉转黑。在《闪光少女》上映后曾在自己公众号上大加赞扬的影评人dreamers,更是删除了原先影评以示抗议。

500

除了下跪引人反感外,宣发方还举办了的一场名为“24岁以上禁止入内,这一次我们只欢迎年轻人”线下活动,偷鸡不成蚀把米,直接冒犯了24岁以上的观影主力人群。

500

历经两次失败营销,因为影片质量而自发安利的“自来水”早就被洗得干干净净不说,一些自来水因为看到自己推荐过的电影宣发方竟然如此没品,脸上无光,原地粉转黑。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这一次《白蛇》的宣发,宣发团队又生动演绎了如何洗掉自来水。

首先,映前宣发依旧微弱。没有话题引导,没有抖音等各类新媒体形式互动,更没有映前贴片广告。几乎全靠想看电影的朋友们,打开手机购票APP时看到一些淘票票和猫眼的站内影片介绍卖票。上映前大概仅在演唱本片主题曲的周深自家粉丝圈内有一定影响力。

500

除此之外,宣发方想出的的某些宣传点也是相当诡异。比如,因为是白娘子IP的爱情电影,就请婚介网站发微博的:

500

文案也相当朴实,本以为会出现看白蛇缘起,情定前世今生之类的。而且,宣发老爷,你知道主力二次元人群多讨厌“大型严肃相亲网站”吗?快去B站看看相亲小吴吧。

虽然都是昏招,但总体《白蛇》的宣发绝对佛系,大概一开始就全心全意地想走自来水口碑营销之路,所以也不会碍眼到你眼前。

然而,当自来水、各大up主、动漫大v开始呕心沥血地安利,使得《白蛇》口碑热度渐起票房回暖后,宣发方突然对自来水们说:你们太棒啦,一起加油吧!

我这么棒棒,那你先把你领到的宣发费给我呗?

500



不知道官微看到视频里“追光的宣发像他妈的没有一样”之后,是怀着什么心情说出惊艳于“自来水”这句话的。

自来水原本就是因为作品优秀而宣发失败,不得不自己亲自出面免费吆喝的一群粉丝。被宣发气得半死的时候,还看到宣发让大家一起加油,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替垃圾宣发干活的免费劳力

气不过的@水帘洞大圣自来水公司随即发布了文章《当代国产动画现状》,怒斥电影宣发方本末倒置,不做好自己本职宣发工作,逼得自来水废寝忘食地奔走宣传后自以为功。同时爆出宣发方将营销号伪装成“自来水”组织,在自来水里掺泥,企图进一步复制当年大圣“全网自来水”的盛况。

500

被爆出的微博实质上并非“自来水”而是营销号

经历宣发团队这一波操作,《白蛇》自来水又被成功洗掉不少。好在手握“良心国漫”这块免死金牌,不少二次元粉丝们怜惜国产动漫不景气,依旧在苦口婆心地安利,自发组织送票观影等活动。

而宣发这边在影片口碑渐起之后,或许是又补充了粮草,又或许是急着摆脱各路自来水口中“垃圾宣发”的骂名,通过迪丽热巴大鹏陈思诚等众明星转发的“支持国漫”的微博,与动漫大v同人作品互动等,人气有所提升。但这家公司起码在硬糖君心中,已经妥妥的上了宣发黑名单。

市场不够,情怀来救?

《白蛇》是“后大圣时代”第几部有口碑无票房的国漫,硬糖君已经记不清了。

500

除了《大鱼海棠》,清一色赔钱货

一边,是热心肠的二次元粉丝,盼望着自己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成为浇灌“良心国漫”快长快大、枝繁叶茂的每一滴水。

另一边,是投资热潮之后老底渐尽的国产动画,还在试图复制大圣的自来水式营销。粉丝不能永远做慈善,国漫卖惨多了也易引起反感。

500

自来水网友粉转黑现场

市场不够,情怀来凑。这一次《白蛇》中宣发与自来水的矛盾,本质上来源于情怀行为与市场行为之间的根本矛盾。就《白蛇》方面来说,官微中反复使用#全网救小白#这样的话题,号召喜爱这部电影的人为电影做免费宣传,是希望以情怀为电影的市场失利买单。

近几年,国产动漫的制作进步和投入肉眼可见,就拿追光动画来说,制作成本均是七八千万的量级。但是,在强调画面精美如迪士尼电影的同时,宣发同样应该受到重视,人家大片可是动辄1:1的制作方和宣发费啊。

一直强调“拯救国漫”,就像一直在台上重复着“理解万岁”的罗永浩。而热爱国漫的粉丝,也成了锤子手机每场发布会下越来越失望的粉丝。等来等去,终究等不来成熟的产品,更等不到成熟的行业。

情怀与市场之间是不可替代的,兜售情怀一旦成了依赖,行业和自我都无法实现良性发展。你看,现在我们连星爷的电影票都懒得还了。自来水式营销本质是一种情怀行为,倘若情怀成为每次垃圾营销的救命稻草,国漫终将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而在强调拯救青年向动画的同时,必须注意大部分国产动画无法如迪士尼动画一般做到老少皆宜。一些国漫在剧情设置方面,要么过于低幼使成年人不愿意观看,要么又高深如《大鱼海棠》、或成年向如《白蛇》。如何进一步明晰受众,丰富剧情,同时加强宣发力度,而不再过度依赖情怀自来水,是目前国漫应当考虑的问题。

500

《大圣归来》的口碑胜利有独特的历史机缘和个人禀赋。长久空白的青年向动画市场;多年的二次元情怀的一次集体宣泄;西游题材比白蛇更广的受众群体和故事延展性,都决定了同样的套路很难胜利第二次。而且,救你一次,救你两次,国漫你咋老需要救呢?你是小公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