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市厅丨曙光股份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被司法冻结,前者扣非净利连亏7年后者负债超290亿账面仅剩13万, “难兄难弟”深陷困局

Source

  投稿、线索、爆料邮箱:gongsi@staff.hexun.com

  2019年车市依旧不容乐观,和房地产一样迎来了浓浓寒流。不少企业经历了2018年下半年的车市“寒冬”已经逐渐暴露出市场经营的短处和痛点,或收购、或转让、或淘汰,行业洗牌正在加速。2018年我国汽车销售首次实现负增长,汽车真的不好卖了,有的销售人员调侃自己已经吃了一个月的泡面了,甚至有人喊出了“老乡别走”的口号。

  车企的日子不好过,10月9日曙光股份(600303,股吧)公告,近日,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转发的《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获悉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截至公告日,大股东华泰汽车持有公司股份133,566,953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9.77%。本次股份冻结后其累计被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33,566,953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9.77%。

议市厅丨曙光股份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被司法冻结,前者扣非净利连亏7年后者负债超290亿账面仅剩13万, “难兄难弟”深陷困局

  连续七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曙光股份收问询函

  公开资料显示,曙光股份成立于1984年,主要从事汽车前后桥、汽车底盘、汽车零部件、商用车、轻型车等的生产和销售,拥有“黄海客车”和“曙光车桥”两大中国名牌产品。“曙光车桥”曾连续十四年在全国轻型车桥市场销量第一,其黄海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也是国内较早涉足新能源客车的企业。

  但如今,这种风光已经不再,主业低迷导致的业绩亏损成为公司常态。自2012年起,曙光股份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7年,而且动辄过亿。因此前段时间曙光股份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公告。上交所对曙光股份报告期内整车销量增速低于行业整体水平的原因、改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主要措施等提出问询。

  半年报披露,公司报告期内实现整车销售合计4,075辆,同比下降57.77%,销量增速低于行业整体水平;实现车桥销量48.03万支,同比下降12.47%,销量增速高于公司整车业务。上交所要求曙光股份:结合产品结构、竞争优劣势、行业整体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说明公司报告期内整车销量增速低于行业整体水平的原因。

  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1.42亿元,同比下降32.82%;实现归母净利润-9,052.05万元,同比下降631.83%。

议市厅丨曙光股份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被司法冻结,前者扣非净利连亏7年后者负债超290亿账面仅剩13万, “难兄难弟”深陷困局

  2012年以来,公司连续七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扣非后净利润累计亏损金额13.17亿元。

议市厅丨曙光股份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被司法冻结,前者扣非净利连亏7年后者负债超290亿账面仅剩13万, “难兄难弟”深陷困局

  上交所要求曙光股份: 量化分析公司报告期内大额亏损的具体原因; 补充披露公司连续多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的具体原因,并说明公司改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主要措施。

  华泰汽车借壳,控股曙光股份

  业绩不佳的曙光股份尝试过转型,但转型遇挫的曙光股份选择出售资产,先是大连黄海汽车,后是公司的控制权,在经历了七里港集团和华泰汽车股权“两卖”案件和股权质押爆仓等危机事件后,直至18年9月才终于尘埃落定,花落华泰汽车。

  2017年1月,曙光集团围绕转让辽宁曙光股权事宜与华泰汽车签署了框架协议,将持有的曙光股份19.77%的股份和21.27%的投票权将转让给华泰汽车。按照当时双方签署的两份协议,19.77%的股份将分为14.49%加5.28%两笔转让给华泰汽车。

  同年7月,曙光集团向华泰汽车转让辽宁曙光5.28%的股份完成过户登记,但另外14.49%的股权转让一直未办理过户,并先后5次延期。上交所曾发出监管工作函,曙光股份回应称:“为了高质量完成公司新能源汽车准入认证工作。”最终调整至2018年9月28日前完成。

  大股东负面缠身,账面仅剩13万总债务超290亿

  成立于2000年的华泰汽车,可以说是最为早期的自主品牌之一。在2003年与现代合作就推出了一款极高性价比的越野车特拉卡,便在国内一炮而红,并在当年卖出15000辆;2005年,又与现代引进圣达菲车型,并改款为圣达菲,一经推出就反响不断,凭借这一款车型华泰汽车至今已卖出了13.5万辆,占据公司销量的65%以上。

  但是很遗憾,华泰汽车当时没有继续潜心研究技术,而是开始琢磨怎样才能把资本玩到极致。华泰汽车从今年年初开始,便遭到了多方债权人的共同起诉,但因无力招架如此多的债务纠纷,旗下大部分财产及债券被冻结。截止到2019年3月末,华泰汽车总债务为294.23亿元。从今年7月份起,华泰汽车便已经开始全面崩盘,资金链完全断裂,且位于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天津滨海、江苏江阴的四大工厂全数停产。

  近日,天津市斌新区人民法院对华泰汽车进行资产调查,结果让人瞠目结舌。谁也不曾想到这家成立近20年的汽车制造商,公司账面仅剩余13万元,旗下所有子公司全部被质押,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权就多次遭轮候冻结。2018年8月曙光股份宣布,华泰汽车持有的公司3567万股股份在2018年3月7日被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并于2018年4月13日被解除冻结。

  此后的2018年12月,因申请人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与被申请人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一案,华泰汽车所持曙光股份1335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遭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11月29日,占华泰汽车持有股份数的100%。

  今年5月,因申请保全人荣成锻压机床有限公司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和相关法律,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部分股权再遭冻结;8月,九州证券、领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相继申请将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权进行轮候冻结;9月,长江证券(000783,股吧)因债券交易纠纷案申请将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全部股权进行轮候冻结。

  董事长高会恩个人原因辞职

  10月9日同一天的时间内,辽宁曙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高会恩先生递交的辞职报告。高会恩先生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战略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和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高会恩先生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议市厅丨曙光股份大股东华泰汽车股份被司法冻结,前者扣非净利连亏7年后者负债超290亿账面仅剩13万, “难兄难弟”深陷困局

  目前,曙光股份的股价跌入到近5年多来的新低点,而其业绩更是急剧滑坡。曙光股份大股东华泰汽车集团更是自顾不暇,涉及多起债券相关纠纷,反映其资金链很紧张。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9.77%。这对“难兄难弟”如今各自面临的局面堪忧,未来是互相成就还是一起沉沦还有待观察。

  更多精彩内容,可访问和讯网或关注和讯A档案栏目微信公众号(istocknews)

(责任编辑:邵晓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