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本不教的中正纪念堂真正意义:这建筑师,替“蒋夫人”说出了一些不能讲的话…

Source

备受争议又身为外国(包括中国)观光客打卡热点的中正纪念堂,多少人知道其真正代表的是什么?2日下午,促转会于中正纪念堂进行“我们在这里发生故事”系列讲座第2场,而都市政策研究者张维修对于中正纪念堂怎么来、背后意涵又是什么进行详尽介绍──关于中正纪念堂设计,当年曾有公开征选设计图比赛,但评选第一名因为“蒋夫人”一句“选中国式的就好”落马,而如今设计图的中国风外型、宛如皇帝陵寝的设计,也替蒋介石夫人蒋宋美龄说出了一些“不能讲的话”。

中正纪念堂建设计画自故总统蒋介石过世后启动,1975年由行政院成立筹建小组,当年曾选两个地点,一是七号公园、二是旧称“营边段”的现址。由于现址设有陆军总部与相关军事单位、土地相较盖满民宅的七号公园易取得,加上靠近市中心与总统府,就此中选。

中正纪念堂建设计画自故总统蒋介石过世后启动,1975年由行政院成立筹建小组,后来选中旧称“营边段”的现址。(陈品佑摄)

营边段早于清朝统治时期就是练兵、屯兵之地,日治时期更设立几个重要部队,包括造成史上最惨烈抗日事件“雾社事件”之山炮部队,此地正是山炮部队开下雾社镇押的起始点,因此张维修说,要谈转型正义,此地也与原住民的历史有链接。

而后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国民党政府军队来台,此地改由联勤司令部进驻。1971年台北市政府曾打算开发营边段,甚至有50层双塔饭店、会展中心、直升机可降落的大型百货,打算开发为精华商业区,但因不久后政院决定兴建中正纪念堂,计画就此告终。

中正纪念堂公开征图 但竞图要点与评审未公开引人诟病

1975年政院筹建小组成立后,决定进行公开征图,提供几项要点:希望清楚表达“中国文化”的精神、创造新颖的设计、庄严独特的风格,同时也要涵入有现代工程技术,经济地使用。

张维修说,这场竞图比赛在当年颇为民间业者诟病,一来抽象的“要点”不同于国际竞图原则,二来没有公布评审是谁、并不是一个公平的竞赛,但最后仍有5位建筑师参赛,而后由宗迈建筑事务所(负责人为陈迈)、沈祖海建筑事务所合作的设计图夺得评审第一。

都市政策研究者张维修指出,中正纪念堂的竞图比赛在当年颇为民间业者诟病,一来抽象的“要点”不同于国际竞图原则,二来没有公布评审是谁、并不是一个公平的竞赛。(陈品佑摄)

当时参赛作品对于所谓“中国文化”兼“新颖设计”的要求有诸多形式回应,例如第一名的设计图便把音乐厅、戏剧院做成环形结构,轴线方向朝向景福门;三大建筑事务所的图则有“参拜道”概念,并由戏剧院与音乐厅两边“护卫”;而杨卓成的设计,原本甚至想说可以跟印度陵墓泰姬马哈一样,有水池可以投倒影──如何用设计去解释中国文化,张维修说,这题反映的是1970年代建筑师如何面临国族与现代设计的纠结。

公开征图首奖未被盖出来 原因可能是…

尽管中正纪念堂的设计有进行公开征图、也依程序选出第一名,但当年的第一名并没有被盖出来。谈起原因,张维修表示现有文件文件并没有真正白纸黑字写出来,但有几个来源可参考──

证词之一是夺得第一名的建筑师陈迈,其说评审虽然喜欢他们的案子,但在会议上无法做成正式决定、要让蒋宋美龄从国外返台做最后决定,而蒋宋美龄回来以后连图也没看,只丢下一句话:“选中国式的就好。”证词之二是参与评选的建筑师王纪鲲,其说当初分为“怀旧大中国”与“现代主义”两条路线,后来评审们委由两名外国建筑师写报告,经由蒋宋美龄裁示,就成今天结果。

让蒋宋美龄盖章通过的“中国式”建筑怎么来?后来成为中选者的建筑师杨卓成曾言,竞图前有一些说明会,邀请各界艺文人士表达意见,其中蓝荫鼎强调建筑应为“中国式”,而且是“由中国人做出来的中国式”。

而1975年有杂志访谈为何要设计,杨也说直接参考了几个案例,包括中国北京天坛(建筑本体)、印度泰姬玛哈(前方空地)、美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大厅正中央的大铜像等)。

中正纪念堂大厅正中央的大铜像设计参考了美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陈品佑摄)

中正纪念堂设计 处处有意涵

张维修进一步解释,中正纪念堂之牌楼参考中国明代十三陵,是皇帝陵寝的概念,但明十三陵牌楼仅30公尺宽,中正纪念堂宽达80公尺,有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一座牌楼;堂体外型则参考中国广州的中山纪念堂,此地当时欲作为全中国最大的集会场,要让大家听讲继续“国父思想”,是为宣讲空间,在当时已是非常新颖的建筑,以西方空间格局加上中式外皮、系希腊十字体教会结构,中正纪念堂也是完全参考其外型。

国家戏剧院、音乐厅的位置也展现中国文化的“左尊右卑”,将剧院置于左边;中正纪念堂本体的纹路也处处有意涵,例如传统庙宇、坟墓一定会用上的“云纹”表示农业时代最重要的祈雨盼望,也有“天地人”沟通的概念,至于内部藏的梅花则是新发明。

最重要的一点,张维修说,是杨卓成的设计“替蒋夫人讲出一些不能讲的话”,让中正纪念堂成为上对下宣意识形态教化空间。从正门走向中正纪念堂之间的广场宽阔无比,反映唐代“不睹皇居状,安之天子尊”一语,加上高达89阶的楼梯,走到中正纪念堂的大厅自然有一种“尊卑”的感觉。

“当然有人开玩笑说,你从前门走到这再爬上89阶,你也要跪下来了!”张维修说。对于中正纪念堂的意义,学者赖德霖曾言,其让传统威权的固定时间祭祀变成“随时被瞻仰”,且改变祭祀的形式,是民众“随时来纪念,接受激励跟教导”。

从正门走向中正纪念堂之间的广场宽阔无比,还要爬上高达89阶的楼梯才能进入大厅。(陈品佑摄)

张维修:中正纪念堂威权意义已逐步改变

如今《促转条例》规范应清除威权象征,中正纪念堂应如何转型?张维修说,其实此地的威权意义已经逐步改变,从当年坐草地会被驱赶、降旗要立正变成有人来做太极拳、运动、晚上来练跑,更不用讲多次社会运动在此改写历史意义,包括野百合学运、各式各样的环保、性别、住宅权运动等。此外,中正纪念堂回廊在假日也有许多移工来休息,又多了移工文化色彩。

“这边的意义已慢慢翻转改变,但我相信这速度范围应该还不够快与大,所以大家有点急迫感……”张维修说。关于如何转型,张维修提出3大建议:

1. 思考“我们现在的国家,在全世界要用什么价值来宣示我们国家的存在”,欲宣传的价值必须在此地彰显,可以是爱护地球环境、尊重差异、理解很多外来的人在台湾生存的机会等,“这里是很稀有的城市中心的土地,这么大,我希望未来可以看到台湾整个核心价值在哪。”

2. 以首都规画角度,台北市内如此稀有的大型开放空间,自然不适宜变成盖满高楼大厦、变成另一个文创商场百货公司。张维修希望未来附近都能维持现今开阔的感觉,并以首都规画角度去思考此地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3. 转型正义的需求:有太多问题需要转型正义,政治、经济、环境、性别人权都要做很多的转型,这部份都应该被容纳进来,让中正纪念堂成为一个“各式各样人权议题的展演博物馆中心”,展示台湾未来要发展的方向,把各种议题纳入。

4. 策略上可先将中正纪念堂相关规章、办法拿掉,例如各种升降旗与仪队等,“这我们本来就不太需要了。”

相关报导
重铸币、仪队退出中正纪念堂挨轰 段宜康力挺杨翠:促转会说错了什么吗?
中正纪念堂转型 杨翠:现阶段三军仪队可以先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