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元春:红楼梦里地位最尊贵的薄命人

Source

红楼梦里,写了无数优秀女子,若论地位身份,最高贵最尊崇的,当属贾府的大小姐贾元春。

贾元春是荣国府二房贾政与王夫人之女,也是贾府元迎探惜四春中的大姐。她因为贤孝才德,很早即被送进宫中做女史去了。

在古代,出生于富贵豪门的女子,虽然享尽荣华富贵,但在家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往往也注定会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贾元春走的正是这样一条凶险之路。

古语云,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又有俗语说,富不过三代。贾府从宁荣二公创立家业算起,到贾赦贾政这一代,正好是第三代。细读红楼会发现,贾府从第四代贾宝玉开始,已经在走下坡路。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已明确提到,如今的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贾元春正是在这样的家族背景下,被送进了宫中。我们发现,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每每在国破家亡的关键时刻,古代的女性总是最容易被牺牲掉的。

谁让贾府这样赫赫扬扬已经近百年的豪门,竟然没有一个可以继承家业的子孙呢?除了一个进士出身的贾敬,贾府子孙再无有可造之才。当男子不能承袭家业,无法振兴家族之时,只能仰赖女子,于是作为长女的元春,不得不承担起拯救家族的重任,成了贾府日后在朝堂站稳脚跟的一个筹码。

元春封妃省亲一回,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富贵异常,贾府上下人人脸上有得意之色,但唯独元春,却是无尽的悲哀,不尽的眼泪。她见到祖母和母亲大哭,见到父亲大哭,见到弟弟宝玉大哭,时辰到了要回宫大哭,这止不住的眼泪里,藏着一个为家族兴衰不得不得牺牲自己的女子的宿命和悲哀。

看过太多宫斗剧,《甄嬛传》《如懿传》《延禧攻略》……我们知道一个弱女子,能在充满算计和冷漠的深宫中生存下去,已是不易,更何况作为女史的元春,还要时刻谨记自己的使命,为着最终的家族荣耀而努力。

她不是为了做宫女,更不是为了做女史,而是为了引起坐在金銮殿上的那个被称为天子的男人的注意。也许她曾险些被心怀叵测之人算计、谋害,也许她曾在无数个深夜里孤衾难眠,泪湿眼角。可天亮后,她还是要盛装打扮,甚至使一些小小手段,能够让自己在宫女如云的后宫之中脱颖而出,因为她没有退路,家族更是等不起。

小心翼翼地她,最终不仅在深宫中活了下来,还顺利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多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元春封妃,给家族带来了无上的荣耀,也成了贾府最后的一道高光。

然而这一切,并非她所愿。无论做女史,还是做贵妃,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情愿齑盐布帛,粗茶淡饭,只要能与家人共享天伦,那也是幸福的。想想也是,出生于贾府的她,原本就是千金小姐,她要的是最平凡不过的亲情,是阖家团圆。

元春这个朴素的愿望,在物欲横流,名利至上的当下,显得难能可贵。然而在那时,早年入宫的她,这个愿望竟成了最奢侈最不可能实现的了。省亲一回,她先后六次大哭,看似失态的背后,是一个女子多年深宫生活如履薄冰的辛酸和牺牲,是对天伦之乐平凡幸福的渴望和求之不得。

轰轰烈烈地与家人团聚,前后不过大半日工夫,时间一到,她就不得不回,没有半点人身自由,像个提线木偶一般,被皇宫束缚住了身心,被家族使命捆住了手脚,她要做的,是为家族活下去,她的生死与家族兴衰早已绑在了一起。

当贾府子孙无法在朝堂立足,而是个个成了败家子孙,安富尊荣,坐吃山空,不思进取,甚至依仗着祖荫,为非作歹,犯下了种种不可饶恕的罪孽。却让一个柔弱的女子,牺牲掉一己幸福,希冀靠着后宫的力量,东山再起,读之令人愤怒,继而怅然。

当一个家族要靠牺牲女子来挣得荣耀时,它离覆灭也就不远了。虽然红楼未完,但我们依然可以推断出,八十回后元春死亡之日,也就是贾府被抄没之时。元春这根贾府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昙花一般,如回光返照一般,只一瞬间,便是永久的沉寂和黑暗。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在去世那一刻,贾元春心心念念的依然是家乡,是父母,是她渴望得到的平凡幸福,天伦之乐。她临死前托梦父母,让他们早早退步抽身的举动,读之泪下。

这个一生为家族而活的姑娘,直到去世那一刻,也从未得到那在普通人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亲情。可怜可叹。

《红楼梦》流传至今已两百多年了,正如作者诗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它是一场深刻的爱情悲剧,它更是时代变迁的产物。我们只有参读其中才能领略它的风韵。红楼难懂,我们就一起来听听:

《王彬细说红楼梦:解读清史背景下的“红楼梦”》

一部红楼千万情,爱恨之间解悲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