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年被减持超2000亿美元 美股美债还值得投资吗?

Source

  经历了今年2月的小幅回流后,海外资金再次大幅流出美国市场。美国财政部15日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美股和美国国债均遭到了投资者不同程度的减持。一个是刚创下近二十年来最佳开局表现的全球股市标杆,另一个是传统避险资产,为何在近一年里遭到投资者持续抛售?

  美股美债“同命相连”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3月共有303亿美元海外资金流出美国市场。其中,净抛售美国国债125亿美元,净抛售美股236亿美元,净买入企业债11亿美元,净买入机构债47亿美元。

  作为最安全的资产品种之一,美债近期并未受到市场青睐。统计显示,这已经是美债连续第六个月遭遇海外央行减持,也是近12个月以来的第11次,最近一年海外央行累计减持2650亿美元,创同期历史新高。

  作为美债最大的持有方,中国3月各期限美国国债持仓减少了104亿美元,降至1.1205万亿美元,结束了此前连续三个月的增持动作,创2017年5月以来新低。第二大美债持有国日本3月增持57亿美元,总规模升至1.0781万亿美元,此外英国、巴西、爱尔兰、瑞士和开曼群岛等前十大美国海外“债主”选择小幅买入美债。令人意外的是,美国的邻国加拿大3月大幅减持美债125亿美元,创2011年7月以来最大抛售规模,总持仓降至997亿美元,创去年9月以来新低。

  有分析指出,各国央行抛售美债主要出于以下几种考虑,即美元持续高位运行,抛售美债应对本币汇率波动;长短期美债收益率倒挂现象频繁出现,美国经济存在衰退风险;各国外汇储备调整及去美元化的推进。

  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报告显示,全球央行一季度净买入145.5吨黄金,创造了6年来的同期最高量,多元化配置、安全需求和流动性资产的配置是主要动力。

  即便是表现优异的美股市场3月也遭到了海外投资者的“抛弃”。统计显示,这已是海外投资者连续第11个月减仓美股,也是近14个月以来的第13次。从2018年3月算起,共计2070亿美元资金流出美股市场,刷新历史同期最高纪录。

  如今,海外投资者的情绪依然谨慎,根据美银美林最新发布的5月基金经理调查,近250位受访者中多达34%的人表示已经采取了风险对冲措施,以应对未来三个月可能出现的股市大幅波动,该比例也创造了美银美林2012年开始此项调研以来的峰值。

  靠回购支撑

  美国股市今年以来表现强势,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是主要因素。去年底的市场剧烈动荡最终让美联储选择让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1月初出席美国经济协会举办的联合访问活动时“改口”,称加息没有预设路径,货币政策将取决于数据。而在此后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暗示年内不再加息,并将在9月结束备受争议的“缩表”计划。

  而随着美联储释放的政策红利逐渐释放完毕,而投资者热切盼望的降息却迟迟未能出现。在资金持续流出的背景下,企业回购成为了支撑美股走强的重要原因。

  根据Factset数据,标普500成份股在2019年第一季度回购了自己的2270亿美元股票,高于去年同期的1430亿美元,有望超过2018年7979亿美元的纪录。

  基金研究机构理柏(Lipper)研究主管罗森(Tom Roseen)表示,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是从美股流出的资金正被转移到国际股票基金、应税债券基金和货币市场共同基金。“不少投资者正在找掩护,他们似乎并不相信市场能延续强势。”他说。

  5月美股的开头并不顺利,截至目前市值已经累计蒸发超过1万亿美元。本月13日,受国际局势影响,美国三大股指重挫超2%,并一度创下1970年以来5月初的最大跌幅。

  交易量也隐患重重,近两周美股呈现下跌放量上涨缩量的成交格局,暗示交投情绪谨慎,周三美股延续反弹格局,但换手量仅为13日的3/4。

  值得注意的是,下跌放量或与波动性指数基金有关,如果市场动荡延续,可能会引发更多的抛盘。野村证券跨资产策略师麦克利格特(Charlie McElligott)认为,CTA等趋势追踪基金的去杠杆行为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波动性目标基金通常在低波动期买入股票等风险较高的资产,而当波动性到来时往往会由程序交易大量抛售。

  富国银行证券股票衍生品策略师普拉维特(Pravit Chintawongvanich)预计,波动性目标基金管理着多达400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股票敞口接近41%,依然处于年内高位,本周这些基金已经抛售了约100亿美元的股票。

  根基动摇

  当然,作为美股走势的根基,美国经济也面临着增速下滑的风险。虽然一季度美国GDP年化增速3.2%,大幅超过市场预期,但一些关键分项指标却令人担忧。例如,个人消费和住宅投资等传统经济驱动力对增长贡献仅35%,远低于历史均值,而政府开支和投资及库存上升等“非常规”因素主导了本季美国经济的回暖。

  双线资本(DoubleLine Capital)创始人、“新债王”的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本周就直接了当地表示,由大规模债务驱动的美国经济增长动能堪忧。

  美国的消费及制造业动能也正在减弱,美国商务部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零售销售意外环比下滑0.2%,家电、电子产品和汽车销售大幅下降成为了拖累零售数据的主要原因,暗示二季度美国消费者支出可能陷入低迷。同期公布的美国4月工业产出环比下滑0.5%,制造业连续四个月环比负增长。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亨特(Andrew Hunter)指出,考虑到财政刺激效应的减弱,未来几个季度美国GDP增速很可能明显回落,美国零售销售下降超预期也正在印证这点。

  中金公司宏观分析师张梦云认为,美国经济现阶段内需偏弱,一季度增速超预期主要受到库存被动积累、进口偏弱带来的贸易逆差缩小等暂时性支撑,而这些因素在二季度可能反转,在不确定性显著加剧情形下,美国GDP增速可能降至2%以下。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