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柳絮,实在太烦了

Source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授权转载自: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丨作者:伍陆琪 程渔亮

春天的北方,一个鼻炎或者过敏患者,心头最蠢蠢欲动的事,可能就是砍光城里所有的杨树。烧光也行。

一到了飞絮满天飞的季节,春光再美好也难以让人们高兴起来,毕竟你只要高兴地一张口,杨柳絮就带着它的无数小绒毛钻进了你的嘴里,吐也吐不出来,别人远看还以为你是在表演Bbox。

你的皮肤红疹,你的呼吸难受,你的满头银白,都是杨柳絮的贡献。曾经你以为飞絮漫天是一个无比诗意的景象,等到它真的飘满天的时候,你可能宁愿世上没有诗。

为什么一到春天,北方的城市们就要开始饱受杨柳絮的折磨?想要在春天没这么多飞絮,可能吗?

飞絮真是太烦了

2015年的春天,曾经获得奥运会羽毛球混双冠军的高崚,被人举报在小区里雇人砍伐树木。

高崚家的小区建于2005年,立在她家窗前的是8棵雌株杨树,10年后正好到了该漫天飞絮的时节。为了治理杨絮,防治病虫害,他们将这8棵树所有的枝叶和1/3的枝干都砍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1]。

真巧,跟高家一样,当中国大范围地种植杨树十年后,人们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砍掉它们,否则不能解自己过敏、鼻炎、满面毛绒之恨。

毕竟,跟春天的杨柳树相伴为生的日子,实在太烦了。四五月的北方,刚告别雾霾的北方人,就得马不停蹄地开始同杨柳絮作战。

走在春光里,人们得到的礼物是吸入鼻腔的飞絮。打喷嚏、流清涕、咳嗽等过敏性鼻炎的症状,这会全跟着杨柳絮一起来了。连云港市2015年发现,4月份医院门急诊患儿共8000余名,其中近六成是呼吸系统疾病,与当月城市飞絮纷飞密切相关。

你以为只要带好口罩就能幸免于难,却没想到它们无孔不入。一不留神就可能飞进你的眼睛、鼻孔里,想打喷嚏打不出来,想哭又哭不出来,只能任由自己难受。

皮肤本来就敏感的朋友就更惨了,春天不再是发情的季节,而变成了皮肤发红、脱皮、瘙痒的季节。对于易过敏人群来说,连走出家门都成了挑战。

真的,要是春天都谈不上恋爱,肯定是因为杨柳絮。整个春天的出行都会因为杨柳絮而难度倍增。

一方面,飞絮会堵塞汽车水箱散热片,致使熄火,进而损害车体结构;另一方面,密密麻麻的飞絮也遮挡了行人和司机的视线,影响交通安全。

2017年4月6日,郑州市部分街头的飞絮积压在地上发生了燃烧。燃烧的柳絮很可能引起火灾,造成生命财产的损失
2017年4月6日,郑州市部分街头的飞絮积压在地上发生了燃烧。燃烧的柳絮很可能引起火灾,造成生命财产的损失

而且,柳絮本身易燃,遇到明火可在数秒内迅速燃烧。2017年,北京蟹岛度假村的停车场中,超过80辆车被柳絮引燃,这场火灾的直接损失上亿元。而在某些地方每年四五月份火灾事故中,起火原因是飞絮的甚至占到总数的70%[2]。

全民上下,一起种树

被杨柳絮折磨得口齿不清、头发凌乱的人,也许唯一能得到的一点点安慰是,不是你一个人,全国有一半的省都在饱受着飞絮之苦。

2015年,国家林业局首次以一号文件的形式下发了《关于做好杨柳飞絮治理工作的通知》。开头就点名了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江苏、甘肃、青海、宁夏等17个省、市、自治区[3]。

2009年4月14日,在济南五龙潭公园内,漫天飞舞的柳絮像下雪一样,泉池的水面上也覆盖了了一层白白的柳絮。无孔不入的柳絮是无数上班族尤其是鼻炎患者的噩梦
2009年4月14日,在济南五龙潭公园内,漫天飞舞的柳絮像下雪一样,泉池的水面上也覆盖了了一层白白的柳絮。无孔不入的柳絮是无数上班族尤其是鼻炎患者的噩梦

如今泛滥成灾的飞絮大多由杨柳树产生,而它们几乎都是几十年前花了大力气才请来的。

50年代初至70年代中期,中国荒漠化土地的面积年均扩大1560平方公里[4]。治理若干年后,荒漠化的土地面积依然高达17.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1个北京的面积。

首都北京的环境状况本身就不乐观。建国初期,北京被五大沙区包围,森林覆盖率不到一成。每每有风沙袭来,“白昼如同黄昏”。

不种树,就被黄沙包围了,直接及间接损失不可估量。面对此情此景,政府决定行动起来,用种树解决问题。

2018年4月21日,甘肃武威,甘肃民勤县民众在沙漠植树。民勤县沙漠和荒漠化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90%,为了遏制沙漠化,这里每年春季都会开展大规模植树造林。

在此之后,种树已经成了一场大规模的运动。1958年8月,领导人提出,“要使我们祖国的山河全部绿化起来,要达到园林化。"当年通过的《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就将"实行大地园林化"写了进去[5]。

整个六七十年代,北京地区种了1.2亿棵杨树。全国其他地方也不遑多让,1965年,全南京的绿地总面积高达6184公顷,比建国时增加2.1倍,城市园林绿地体系基本形成。

2013年9月6日,内蒙古,呼伦贝尔田野,农田间的防护林。大规模种植防护林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另一方面也是时代使然。
2013年9月6日,内蒙古,呼伦贝尔田野,农田间的防护林。大规模种植防护林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另一方面也是时代使然。

到了80年代之后,中国对种树的热情仍然只增不减。1981年,全国人大通过了《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号召大家因地制宜,年满11岁的公民每年每人植树3-5棵[6]。

全国上下对种树的热忱,也埋下了漫天杨柳絮的种子。

选了杨树,还偏偏选了雌株

现在,只需要决定种什么树,就能开动绿化机器。为什么万千树种中,偏偏选中的是杨树?

一方面,杨树的适应能力极强。从干旱的边疆戈壁到潮湿的深山老林。从低凹的盆地到逾四千米的高原,都能看到它的影子。对少雨的北方地区来说,杨树更是有着“绿化杨家将”的美誉。

2013年10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的胡杨树。对生存条件要求很低的阳树成为了缺水城市绿化的首要选择
2013年10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胡杨林景区的胡杨树。对生存条件要求很低的阳树成为了缺水城市绿化的首要选择

另一方面,杨树的生长速度奇快。仅仅用五到八年,就能成材,供砍伐利用。对亟待绿化的城市来说,种杨树可以直接做到前人栽树,和后人一起乘凉[7]。

更关键的是,杨树足够便宜。生长一年的小杨树苗能在十块钱内搞定,量大只要五六块。直径超过五厘米的杨树,一株不用不了三十块钱。财政吃紧的年代,怎能让种树项目紧吃呢?

当然,考虑到地方特性,杨树没有通行全国,但备选的绿化树木,也都遵照了速生和抗性强这两个特点。

2015年05月01日,南京,黄埔路上郁郁葱葱的梧桐树。南京就选择了梧桐作为主要的行道树种,它的特点也是速生、抗性强。
2015年05月01日,南京,黄埔路上郁郁葱葱的梧桐树。南京就选择了梧桐作为主要的行道树种,它的特点也是速生、抗性强。

当雄树的花粉飘到雌树上,后者结果,这个果实就是白絮的源头。成熟后,它爆裂开来,白色絮状物包裹一粒粒黑色的小种子,随风向外播撒。所以,漫天飞絮不过是雌树在大方地“晒娃”。

所以,不是所有杨树都会产生飞絮,雌株才会。可惜在中国北方,种植的大多都是雌株杨树。

由于雌雄杨柳树在“未成年”之前难以通过肉眼辨别性别,很多苗圃直接把雌株当做雄株售卖了出去,当北京进行城市改造和道路扩建时,四环路、五环路、机场路两旁又相继出现了一片片的雌株杨树[8]。

2012年5月2日,北京动物园内柳絮等花絮飘入湖中后。厚厚的柳絮铺满了湖面,仿佛下了雪一样,其实这只是柳树结果的杰作罢了。
2012年5月2日,北京动物园内柳絮等花絮飘入湖中后。厚厚的柳絮铺满了湖面,仿佛下了雪一样,其实这只是柳树结果的杰作罢了。

北京目前有八百万棵制造飞絮的树正处在旺年,其中四分之一位于城区。混杂着雾霾,北京空气的不宜人程度,堪比燃煤的冬季。

不只北京如此。2002—2012年,安徽省开始大范围种植杨树,而这些品种大多是雌株,10年过去了,这会也正该安徽飞絮满天了[9]。同样,苏北地区的主要国道上的植物,都是容易飞絮的杨树。这个季节开车的体验堪比浓雾行车。

2019年3月19日,江苏宿迁。阳春三月,宿城新区苏州公园内柳树发芽,市民纷纷带上孩子到公园感受春天的气息。
2019年3月19日,江苏宿迁。阳春三月,宿城新区苏州公园内柳树发芽,市民纷纷带上孩子到公园感受春天的气息。

飞絮早已成为全民公敌。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就发起了“百万雄杨进京运动”,以期替换掉制造飞絮的雌树。河北邯郸还召开了专题调度会议,将治理飞絮与房地产去库存放到一个高度去讨论。

但实际上,这个浩大工程并没有真正扭转局势。根据1995年北京科协年鉴的记载,为了防治病虫害,90年代推广的主要是毛白杨。这些推广品种的杂交无性系很容易感染溃疡病,有些系号枯死率甚至高达70%以上[10]。到2001年,北京超过50%的杨树仍然是雌株[8]。

治理飞絮怎么那么难

面对数量庞大的杨树,想要一劳永逸地治理飞絮变得十分艰难。

最常见的治理方式就是喷水。人工操控高压水枪,对准即将飘絮的树枝一阵猛冲。这种方式历史悠久,成本低廉,观感震撼,唯一的缺点就是没用。喷洒水后,空气湿度上升,抑制了飞絮的飘扬。但只要蒸发片刻,飞絮就照飘不误。

2018年5月8日,在江苏省徐州市黄河西路,一辆雾炮车正在对路边的行道树喷射水雾进行“降絮”作业。
2018年5月8日,在江苏省徐州市黄河西路,一辆雾炮车正在对路边的行道树喷射水雾进行“降絮”作业。

喷水不行还能打药。2006年,“抑花一号”问世,在树上打孔,注射,封孔,飞絮就不再产生。据悉,打药可以抑制九成的飞絮[9]。

然而,打药只是“短效避孕手段”,只能管用一年。过了药效飞絮该飘还是飘。而且,打药的成本本身就不低,一株需要十余元。算上重复给药,成本更是不可估量。

2016年4月28日,河南许昌,工人们正在对3000余株柳树进行“打针”。这种方法可以有效的抑制飞絮,缺点是作用时间短,价格不便宜。
2016年4月28日,河南许昌,工人们正在对3000余株柳树进行“打针”。这种方法可以有效的抑制飞絮,缺点是作用时间短,价格不便宜。

治理飞絮,也不是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嫁接的方式,把雄树的枝条移植到雌树上,让后者变性不再结果飞絮[7]。这个想法很美好,但一棵树变性一次要一百元。考虑到树的数目都以百万计,成本依然太高。

特别是今天城市中栽种的杨树,大都以雌树为主。同样年龄的树苗,雌性比雄性的生长速度更快,长得更为粗壮,也更容易获利。更何况,北方的也绿化离不开杨树。一株成年杨树,年均滞尘16公斤,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释放氧气125公斤。因此砍掉杨树也不该在考虑的范畴。

不过,相关部门早在2017年就曾经表示,力争在2020年基本治理杨柳絮。这样一算,今年竟然是最后一年来体验春天出门被逼疯的心情了。明年会变成什么样,不如让我们拭目以待。

[1]奥运冠军砍小区树 被邻居举报.新浪新闻客户端.2015.04.22

[2]张虹蕾, 苏杰德, 曾健辉. (2017). 不仅是客车 蟹岛大火还“烧掉”8000多万补贴

[3]国家林业局关于做好杨柳飞絮治理工作的通知.中国林业网.2015-02-06

[4]樊胜岳, & 高新才. (2000). 中国荒漠化治理的模式与制度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6), 37-44.

[5]林广思, 赵纪军, & 王秉洛. (2009). 1949-2009 风景园林 60 年大事记 [J] (Doctoral dissertation).

[6]植树节-维基百科

[7]三联生活周刊. (2017). 为什么北京春天的飞絮治不好?

[8]又到了和飞絮缠斗的季节.人物.2019.5.5

[9]程心杰. (2014). 杨絮的危害及解决措施. 现代农业科技, (16), 155-156. 

[10]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编,北京科协年鉴1995年度,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1995,第16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