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出访前 菅义伟两个争议性举动暴露日本外交短板

Source

  原标题:首次出访前,菅义伟的两个争议性举动暴露了日本外交的短板。。。

  日本外交最大的短板并非英语,而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不以史为鉴,又如何开创未来呢? 

  日本首相菅义伟今天起首次出访,目的地是东南亚国家越南和印度尼西亚。

  在辅助安倍的那些年,他没有体现出太多自己的政治风格,尤其在外交方面鲜有举措。因而这一次,菅义伟的“外交首秀”受到全日本关注。

 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 菅义伟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

  但苦心打造外交新形象的他,却在出行前引发了不少质疑:启程前一天以“内阁总理大臣”名义,向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供奉祭品,让人怀疑其与邻国相处的“诚意”;日前在推特上向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特朗普夫妇发去慰问,被吐槽“英语太差”……

  外交,果然是日本首相最大的短板吗?

  看看“前任”安倍晋三,日本首相可真不好当:那些曾让“前任”茫然无措的国际难题,“现任”恐怕一个都躲不开。

  1

  英语太差?

  戴着棒球帽,傻傻两个人,笑得好甜。。。。。。安倍和特朗普打高尔夫球的合影还在网上流传。

  于公,菅义伟似乎有义务延续这份安倍好不容易建立的“日美首脑友情”。毕竟为了讨大统领欢心,前任不惜打飞的去纽约相会,陪打高尔夫摔跤还要自嘲,遇到“握手杀”也要做好表情管理。。。。。。

  他也是这么做的。在特朗普推特宣布确诊新冠病毒第二天,不太玩推特的菅义伟就“及时”送上了关心。“看到您和第一夫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我很担忧。希望你们尽早战胜病毒,回归日常生活……”

  发送者是日本首相,对象是美国总统,语言是英语。乍一看,似乎是很平常的“礼尚往来”。

  但没过几天,这条推文就引发了一场热烈大讨论:这届日本首相的英语。。。好像不行啊。

  网友们给出的理由似乎有这么几个:

  第一,推文在表示“很担忧”的时候,使用了英语的过去式“I was worried”。“这容易被理解为现在已经不担心了。”有日本议员声称接到美国朋友的建议,“日本首相还是使用恰当的英语为好”。

  第二,推文没有体现出明显的情感色彩,行文既缺乏特点也过于简单。“这样的英语,像是通过机器简单把日语翻译成英文。”最近参加自民党外交小组会议的一个议员吐槽。

  第三,既然是写给美国人的“温暖慰问信”,为什么还要接着翻译一个日语版?难道是怕日本人民看不懂“首相的英语”吗。。。。。。

  对于种种吐槽,菅义伟方面目前没有什么回应。但他的推特主页上,写着一行字:本账号由菅义伟事务所运营——也就是说,这本来不是首相本人写的咯?一些网友顿时“心领神会”。

  日本外务省的负责人低调表示:“将建立辅助机制应对。”但另一方面,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7日记者会上回应说:“菅义伟首相用心发去慰问。关于写文,据我所知,外务省当然也接到了商量。”

  那么,这个“日本首相英语太差”的锅到底该由谁来背呢?

  2

  担忧有因?

  这不是菅义伟近来第一次在外交场合“秀”英语。6日下午,他在接待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三国外长时,就说了一句英文的自我介绍:“我是菅义伟,欢迎来东京。”

  但微妙的是,一些日媒在报道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引用英语,而是用日语中的片假名来“音译”。

  懂日语的,感受一下画风:‘アイム・ヨシヒデ・スガ、ウエルカム・トゥ・トーキョー’

  当用这串日本人可能都读得费力的日语假名来表达英语发音,可谓十分“传神”——这真是非常地道的日本式英语了——怎么念都是日语。《东京新闻》报道指出,隔着口罩都能看出首相紧张的神情,他力图打破不擅外交的形象。

  说起来,从议员、媒体到网友,广大日本人民如此操心菅义伟的英语水平,不得不说是有原因的。

  第一,面子问题。英语似乎一直是日本人的“死穴”,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的一份报告曾指出,日本人托福考试的平均分在亚洲排“倒数第二”。

  “英语力”,日本人对英语的“在意”,从这个被专门创造出来的专有名词上就得见一斑。

  这种在意,有现实的一面。近年来,日本企业不断涌向海外投资,一个庞大的“海外日本”需要会说英语的人才;另一方面,随着日本少子化进程不断加快,引入外国劳动力增加,本土服务业国际化程度加深。但与此同时,日本民间一直有声音担忧英语及其背后的西方文化“霸权”将导致日语及日本文化的式微。在一些书店,呼吁停止英语学习的《国家的品格》一书,与英语学习辅导书一起居于畅销榜前列,形成有趣的比照。

  第二,前车之鉴。日本外交官近年来在国际舞台上因为英语水平问题差而闹出过笑话。

  2013年5月,在联合国反对虐待委员会一场国际会议上,一名毛里求斯的代表批评日本司法制度,讽刺日本在审问嫌疑人时不允许律师在场的规定“有点像中世纪的做法”。结果日本人权事务特使上田秀明把讽刺当了真,立即辩解道:“日本现在已经不是中世纪国家了,日本是这个领域里最先进的国家!”上田的话引起哄堂大笑,“不服气”的他甚至在外交场合直接要对方“Shut up”(闭嘴),让在场的不少外交官惊讶,日本人的英语水平一度成为热议话题。

  自2016年起,日本外务省对门下精英的英语水平有了具体的量化标准,要求新职员的托福成绩达到100分以上(或者雅思7分以上)。报道称,此举意在让职员在一开始就有较高英语水平,方便外交谈判。

  第三,大国野心。日本人觉得一个能跨国交流的首相能更好地体现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前首相安倍晋三曾用英语在美国国会进行演讲,尽管说得不是很流畅。此外,前首相大平正芳、中曾根康弘的英语也都较为流利。

  而在本届内阁中,公认英语较好的是新任行政改革担当大臣、前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和现外务大臣茂木敏充。相比之下,菅义伟的英语让不少日本人“着急”。

  3

  一片灰色?

  其实,与其说日本人在担心菅义伟的英语,不如说在担心日本外交的未来。

  一方面,长期注重内部事务的菅义伟的确相对缺乏外交议题的历练。安倍的传记作家哈里斯曾说,在担任首相不到8年的时间里,安倍进行了81次出访,“在国际舞台上留下了大脚印,而菅义伟可能很难做到这一点”。另一方面,在日本著名评论家船桥洋一看来,新首相可能引发缺乏战略眼光的担忧。

  8年前就开始“玩”推特的菅义伟,至今的主页背景图,是一片灰色。。。。。。在外交上也似乎同样缺乏“背景”。经过这个“被吐槽英语差”的风波,菅义伟也许要感慨一句:外交真是不简单。

  今天,他开启就任首相后的首次外访,前往越南和印尼。这两个国家也是2012年安倍第二次执政时首次外访的目的地。可以预料,打出继承安倍路线的菅义伟仍然会努力在安倍勾勒的外交底版上留下自己的特色。不过,他的性格似乎决定了,不太可能在外交上制造“石破天惊”的事件,而是更具有实用主义倾向。

  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能否在唯美国马首是瞻的情况下,真正实现日本的外交战略自主? 如何在大国竞争的背景下,平衡日本的外交站位?……以上种种,都非常考验菅义伟的手腕。

  菅义伟能带来什么不同吗?

  在日本前防灾相小此木八郎——菅义伟的政治恩师、已故众议院议员小此木彦三郎的儿子看来,“不管是担任官房长官还是首相,或许不会有什么不同。这就是菅义伟的特色。”

  其实,日本首相或者说日本外交最大的短板,从来不是英语。

  身处大国博弈的夹缝中,日本的外交选择很难有什么变化。

  但最大的短板,却来自它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这么多年,日本对历史的认知仍然没有体现出应有的深刻反省。看看新首相履新首月便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就知道日本在取得亚洲邻国的认可上依然遥远。

  这些年,菅义伟的前任安倍的足迹,已经告诉了人们答案。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点击进入专题:
菅义伟正式出任日本新首相

责任编辑:张迪 SN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