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命运 风水说了算?

Source

哪来命数,只有心算。

2019年1月,中信里昂发布风水报告,称港股今年命盘波动,宜止损,不宜追高。

券商发布风水报告,可远溯至1992年。

当年,出身法国的里昂证券,为讨好客户,请风水师预测港股,并将结果写在贺卡上邮寄。

那年港股命运多舛,一年有7个拐点,里昂的报告刚好全部命中,此后,开年发布风水指数便成传统。

因备受追捧,里昂如履薄冰,报告开篇便称:只供茶余饭后消遣一阅,切勿照本宣科,以免身陷囹圄。

然而港人未必听劝。在他们眼中,穷通有定,离合有缘,天地万物都有命数规则。

他们初一抢头香,初二转风车,初三摄太岁,直至惊蛰,还要到铜锣湾鹅颈桥打小人。

西装革履的人们排队桥下,纸剪白虎,挥动拖鞋,声势堪比演唱会。

今年春节,数十万港人涌进黄大仙祠,虔诚跪拜,求签祷告。

黄大仙号称有求必应,只是所求签文只管一年,倘若抽到下签,相士会指导焚烧化解。

那些飘扬的纸灰,吹入港岛街巷,风水痕迹无处不在。

弹丸小店要挂镇宅灵符,街边门面要供香火神龛,摩登大厦内的公司挂有风水黄历,风水不好的工位桌下撒满铜钱。

入夜,庙街一个个红色帐篷支起、许伯、林姐和谭姑娘们,端起罗盘,洒下铜钱,信口说命。

对风水的追崇并不限于市井江湖。

港督府内养有挡煞锦鲤,港交所前摆着开运水牛,公职人员每年要到车公庙求香港年运签,香港理工大学设有专业:建筑工程与风水。

最有名的传闻莫过:中银大厦墙体两面三刀,汇丰银行在楼顶架炮以对。

因为炮口顺带指了渣打银行,渣打银行还怒发冲冠地发了律师函。

香港迪士尼开业时,特意请风水师修改入园走道,防止气运外泄入海。

园内中餐厅,在地板上修有屏幕,虚拟出金木水火土五行鱼池,以求风水平衡。

这是香港特有的魔幻滋味。霓虹灯上是基督耶稣恒生曲线,霓虹灯下是风水罗盘和洪门焦痕。

香港警察和黑社会,都爱拜关公。区别在于,警署内的关公穿红鞋,黑帮祠堂内的关公踏青鞋。

警察行动前拜关公,求早日破案。黑帮出逃前也拜关公,求跑路平安。

黑白两道在关二爷前,恭敬地焚香鞠躬,然后分别投入香港茫茫夜色之中。

人在迷茫时,总容易盲信。

1983年,香港大亨杨受成命运急转而下,因投资失败,欠债数亿,汇丰银行没收了他名下资产。

“除了身上一只手表、一套衣服、一副眼镜,便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求助号称香港第一风水师的陈朗,陈朗给了一个模糊方向:有翻身之命,应向西发展。

杨受成自行揣摩,认为福地在中东,那时中东还是投资洼地,3年间,杨受成在科威特炒卖外汇,入账数千万美元。

因为这笔收益,加上地产升值,杨受成几年间还清欠款。他对陈朗感恩不尽,并再次求问方向。

陈朗称,下一个方向是南方。杨受成选择了泰国,购买了曼谷白兰酒店,一年后倒手给印度人,赚了1000万美金。

大时代的风云流转和投资热点变换,被大亨选择性忽视。一切归功于江湖术士。

他把这些故事记录在自传《争气》中,并称人生对他帮助最大十人中,陈朗排名第一。

2003年,陈朗病重,此时他已被众多明星富豪尊称陈伯,隐居成都多年。

杨受成动用私人飞机将其接到香港养和医院治疗,李嘉诚则主动承担了医疗费用。

港媒报道称,陈朗是李嘉诚御用风水师,长江总部大楼高度便是陈朗所定。

大楼旁的人工水池中,还按陈朗建议,修有三座小岛,寓意蓬莱、方丈和瀛洲。

世事的荒唐总超想像。曾绑架李嘉诚儿子的张子强,也曾向陈朗询问命运。

张子强的结拜兄弟刘国雄,接受港媒采访时称,张子强在动手前,特意询问陈朗。

陈朗说:

张生,你的相很独特,你将会赚很多钱,但你赚到钱后,一定要离开香港。

张子强得手后,确按陈朗所言,远离香港。

这一次,陈朗失灵,张子强在内地一收费站被公安拘捕,数月后被执行枪决。

妄言命运的话语,最后总会褪色。然而身处风水痕重的香港,港人总有能改命的错觉。

1990年,亚洲女富豪龚如心的老公被绑架后失踪,龚如心苦寻多年,有如入魔。

1993年,风水相师陈振聪趁虚而入,第一句话就击中心事:你老公人在荒岛,还活着,一只耳朵被鱼咬掉。

此后十余年,陈振聪共从龚如心处收取风水费27亿元,买了两架私人飞机,购名车地产无数。

在他主持下,龚如心企业在香港和内地共挖了80个风水洞,为寻夫,也为延寿。

那些风水洞多挖在高楼大厦地下室,或豪宅厅堂之内。如浮华下的欲壑。

2007年4月,龚如心病逝,陈振聪手持遗嘱出现,称830亿港元遗产全归其所有,港岛哗然。

遗产官司打了6年,关键一击来自同行。

风水师司徒法正出庭作证称,陈振聪所持遗嘱中有祈神字句,疑为风水道具,本该焚烧,被陈振聪偷梁换柱留作讹诈。

接连露出马脚后,陈振聪坦言,其实他不通风水,所谓风水洞不过是“挖洞游戏”。

他最终被判入狱12年,当年宣判时,法官引用了《圣经》中的字句:

“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

对命运的窥探最后只余滑稽。港人易忘,其实风水师早已多次认怂。

金融危机时港人求翻盘,风水师说不要做梦;九七回归时港人问前程,风水师说我也不知。零三非典时港人占吉凶,风水师摆手收摊,戴上口罩。

风水师们清楚,他们不过是大时代的安慰剂。

半个世纪来,香港GDP一直大幅波动,大亨或蚁民,其实都身不由己。波动愈大,迷惘愈深。

去年年底,香港畅销书前两位皆为运程书,庙街风水师称,开年后,年轻顾客越来越多,更多人通过网络向其求助。

他们正筹备,藉助网络将生意北上,毕竟那里有更多热衷锦鲤、爱解星盘、相信AI看相的年轻人。

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西太平洋的小岛上,总结出一条规律,名为“深海迷信”。

渔民在近海礁湖区作业时,更相信行船技巧,进入危险外海,便迷信复杂的巫术和仪式。

然而,无论巫术多吊诡,仪式多复杂,最终能否平安归来,依旧要靠渔民自己。

命运终究不能只假于天。

2014年3月30日,香港风水师郑国强等5人,前往广东肇庆替人查看风水。

此前,郑国强断言,此地乃难得一见的风水宝地。

那日,风雨大作,泥石流呼啸而下。

带路村民逃离生天,风水师遇难在风水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