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后遗症:18年内已有超12500人罹患癌症?

Source

2008年,纽约州卫生部的首席研究员向《纽约邮报》通报了一项研究,记录了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至少204名救援和康复工作者的死亡情况:他们中有98人死亡——其中有77人死于心脏病、肾病、多发性神经病,肺炎等疾病,其中55人死于肺癌和其他各种癌症。

这个数字让当时参与救援的人们,陷入了恐慌。

纽约州首席流行病学家Kitty Gelberg表示:“我们并不是说他们都与世界贸易中心爆炸后的灰尘辐射有关;但这些人确实因参与那场大救援而死去。并且有证据表明他们与当时的灰尘与石棉的燃烧相关。那场恐怖袭击事件后,迄今已诊断出超过12500例与其相关的癌症病例。另有420名患有癌症的成员已经死亡。”

致癌石棉:纽约上空的剧毒灰尘云

2001年9月11日,在双子塔倒塌之后,一层灰尘和碎片覆盖了曼哈顿岛。

在幸存者和急救人员吸入的看上去只是阴天的空气中,实际夹杂着从石棉、煤油、水泥、铅和电脑、电缆及塑料因燃烧而释放出的有害物质,其中混有大量致癌颗粒和化学物质,汞、苯、玻璃纤维,特别是当年建造世贸中心时用的近400吨石棉,全部化为石棉纤维飘散在空气中。

当1966年开始建造这两座楼时,石棉是摩天大楼的优质绝缘材料。1958年盖起来的纽约大通曼哈顿银行是第一栋采用石棉的大楼。

1973年2月23日,因为记者保罗·布罗德发表一篇文章谴责这种矿物纤维的危害,时任纽约市长约翰·林赛清除了这座城市的石棉,可当时两栋塔楼的建造已近尾声,大约有一半的楼层已使用了石棉。

“9·11”后,保罗·布罗德估计“不算地面、墙面和顶棚,钢梁上使用的石棉就达50吨。虽然环境保护局各种检测显示出的尘埃密度并不高,这是因为采用了石棉的楼层都被埋在了没有采用石棉绝缘的楼层残骸的下面。随着清理工作的深入,各种数字将会攀升,在瓦砾上工作的人员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布罗德的预言成真了。

据估计,至今共有大约40万人的健康可能受到“9·11”事件的影响。其中不仅包括2001年9月11日参与现场救援的人员,还有从灾难当天,一直到2002年5月30日之间,居住在曼哈顿下城、运河街以南的居民,以及建筑碎片清除路线上的相关区域、码头,驳船,停尸房等等地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最初,小布什政府命令环境保护署(EPA)在袭击事件发生后,就国家安全问题发布关于空气质量的令人放心的声明,但美国环保署并没有确定空气质量已经恢复到9月11日之前的水平,可曼哈顿岛上的职工们在一周后就复工了。

然而,一年后,2002年,纽约市消防局的一位肺病专家,大卫·普雷赞特博士说,参与救援的消防员开始普遍发生慢性呼吸道疾病后,附近居民有数千人出现持久咳嗽的症状。

再后来,直到越来越多的人身体不适状况逐渐显现,人们开始普遍质疑:空气中刺激的气味到底是什么,能让火势持续燃烧三个月的物质又是什么。这种气味导致了许多人出现了各种副作用,但人们并不认为这个将会给自己带来影响深运的厄运。

可怕的“世界贸易中心咳嗽”

灾难之后,有一张著名的新闻照片,一位从头到脚被粉尘覆盖的白领女性,刚刚从世贸中心楼里逃了出来,被记者迎面撞见,拍下当时的一幕。相片上的主角名叫玛西·波德斯,2001年灾难发生的时候她在北楼81层工作,在第一声爆炸后,玛西从大楼里逃了出来,全身精致的打扮全被粉尘蒙上了灰。

随着照片被广泛传播,她被称为“尘埃女士”。玛西没想到她从灾难之中幸存下来后,精神状况一直没有恢复,甚至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2014年8月玛西被确诊胃癌,她曾说在那次灾难之前,她身体一直非常健康,确信是大楼的坍塌后的致癌灰尘导致了癌症。玛西于患病一年后去世。

如果说附近的居民间接受到有毒粉尘影响,在长达数年的潜伏期之后可能成为癌症病人。那第一波救援人员,呼吸了数周乃至数月的有毒粉尘和气体,早就被坍塌的建筑物碎片蒙上了一生的阴影,很多人很快就被诊断出多种衰弱性疾病和癌症。

根据空气污染专家和加州大学教授Thomas Cahill的说法,倒塌塔楼的灰尘“毒性极大”。由双塔倒塌造成的数千吨碎片中的大部分是粉碎的混凝土,已知这种混凝土在吸入时会引起硅肺病起。其余部分由2500多种污染物组成,更具体地说:50%非纤维材料和建筑垃圾; 40%玻璃和其他纤维; 9.2%纤维素;和0.8%的剧毒致癌物质石棉,以及可检测的铅和的汞。也有前所未有的水平火灾中的二恶英和多环芳烃燃烧了将近三个月。这些石棉,结晶二氧化硅,铅,镉,多环芳烃具有致癌性 ; 其他物质可引发肾脏,心脏,肝脏和神经系统恶化。

当时对空气中的烟雾和尘埃的理解尚不完全清楚,世贸中心健康计划参与者克尔克兰博士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了这个问题。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那片云的构成,因为风把它带走了,但是人们正在呼吸和吞下它......我们所知道的是它里面有各种各样神奇的东西。塑料,金属,玻璃纤维,石棉。这些毒性暴露导致救援,康复和清理工人的衰弱性疾病,以及纽约警察局一部分成员的肺纤维化死亡。

2006年11月28日,《乡村之声》的一篇报告称,70%参与清理工作的人患上呼吸道疾病,随后已有数十名康复人员患上了癌症,而不是患有呼吸系统疾病,并且医生认为其中一些癌症是由于接触了灾难现场暴露于空气中的毒素而导致的。报告说,当时已有75名救援工作人员被诊断患有血细胞癌症,六位顶级医生和流行病学家已经确认这可能是由于暴露于有毒环境造成的。

2010年4月发布的救援人员研究发现,所有救援人员的肺功能均受损。纽约市消防局的肺病专家,大卫·普雷赞特博士对这一现象创造了“世界贸易中心咳嗽”的名词。

随后这位普雷赞特博士于2010年4月发表的一项对5000名救援人员的研究发现,这些工人肺功能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损。该研究发现,在袭击发生后的第一年,损伤就出现了,随后的六年内几乎没有改善。30%至40%的工人报告持续症状,研究组中有1000人处于“永久性呼吸系统残疾”状态。并且成为一种永久性疾病,不可逆转。

争取赔偿,纽约警局前探员的“伟大”努力

刘易斯·阿尔瓦雷斯,纽约市警局前探员,2019年6月29日去世,享年53岁。

杀死阿尔瓦雷斯的是肝癌,直接原因是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事件。阿尔瓦雷斯作为最早一批调查和救援人员进入现场,他在被撞倒塌的世贸中心遗址上持续工作了3个月。2016年,他被诊断出“受9·11直接影响”的结直肠癌合并肝癌,此后三年里,他接受了69轮化疗,然而还是没有能够战胜病魔。

6月11日,就在去世前半个月,当他的肝脏已经完全被肿瘤占据的时候,阿尔瓦雷斯还在华盛顿出席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为“9·11”事件后在世贸中心参与善后工作人员的健康问题作证。他指出,由于联邦未能通过永久立法赔偿首批救援人员和受害者,他不得不一次次前往国会,即使第二天他还要接受化疗。

著名节目主持人乔恩·斯图尔特在国会加入了阿尔瓦雷斯的阵营,强烈抗议国会已经花了太长时间通过相关立法,并明确表示“9·11”受害人赔偿基金已经没钱了。

“9·11”受害人赔偿基金今年初宣布,由于资金不足,需要至少削减一半支出。可是,由于出现了愈来愈多幸存者患上癌症的病例,基金会资金已从上次续约时的74亿美元降至20亿美元。这迫使阿尔瓦雷斯不得不拖着重病虚弱的身体去游说议员。

他说:“这一基金不是通往天堂的门票,它是对我们的家庭一点关怀。”

在那次听证会后,联邦众议院委员会通过永久延长“9·11”受害人赔偿基金的议案。一直支持这项立法的参议院少数派领袖查克·舒默表示,阿尔瓦雷斯从过去到将来,都会给无数人带来影响,他是个伟大的人。

9·11癌症:仍在延续的灾难?

2011年,在《柳叶刀》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9·11”发生时,纽约市赶往双子塔救援的消防员罹患癌症的可能性与他们未接触有毒物质的同事以及纽约总人口相比,高出了19%。在暴露于有毒物质的消防员中有263例癌症,而根据总人口的数据比例,应当为238例。而在未接触有毒物质的人群中,只有135例,按总人口的比例应为161例。 911那场灾难造成的另一个可怕的灾难,影响近40万人健康,将近2万人遭受50多种癌症的可怕磨难。这当中,还有将近一千多名当年的救援者,已经因各种癌症而死去。

在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一项研究中,纽约市卫生局公布了一项研究观察了世界贸易中心碎片、灰尘云暴露与癌症风险过高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这项研究于2012年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在2003年至2008年12月31日期间,观察到超过55,000名参与世界贸易中心健康调查的人员,救援人员以及非救援人员相比较,一开始总体患癌症人数没有显着区别。但前列腺癌、甲状腺癌和多发性骨髓瘤的发病率,在观察的最后一年中,救援人员的数量明显高于非救援人员。

该研究的主要警告之一是它无法解释某些癌症的潜伏期 ,这是暴露后疾病发展所需的时间。根据世贸中心健康计划,甲状腺癌等癌症菌株的最小潜伏期约为2至5年。但是像间皮瘤这样的癌症,其主要已知原因是石棉暴露,在患者开始出现症状之前可以具有十多年的最小潜伏期。在袭击事件发生17年后的2018年9月11日,一家纽约市律师事务所报告说,至少有15名男性被诊断患有男性乳腺癌,他们都是当年在世贸中心工作的人员或者救援者。

阿尔瓦雷斯以及其他人一直在争取的“9·11”受害人赔偿基金,是在2001年恐袭发生之后几个月内创建的。当时,美国国会通过的“航空运输安全和系统稳定法案”创建了该基金,通过补偿袭击事件的受害者,换取他们同意不起诉事件中所涉及的航空公司。国会授权该基金最多支付73.75亿美元,包括美国政府资金管理和相关行政费用。该基金的最新状况报告显示,已完成大约21000起有关伤害和疾病索赔,总额约50亿美元,但仍有大约17000件索赔案尚待处理。

2011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9·11健康和补偿法案”,“9·11”受害人赔偿基金重新得到资金注入,并拨出27亿美元用于支付受害者。

2012年,癌症可以首次作为该基金的可赔偿部分受理索赔,与“9·11”释放毒素相关的前15位癌症,非黑色素皮肤瘤、前列腺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甲状腺癌、肺/支气管癌、乳腺癌、白血病、结肠癌、肾癌、膀胱癌、骨髓瘤、口咽癌、直肠癌和扁桃体癌,以及其它相关40多种癌症列入了有资格获得赔偿的疾病名单。

然而这些并不足够。2015年,美国国会追加46亿美元经费用于基金,同时增加了一些新的限制。管理该基金的特别主管预计,到2020年之前,提交的索赔项目总支出将达到116亿美元。数额激增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严重疾病导致死亡人数上升。

“911”幸存者John Feal认为,与世界贸易中心的恐怖袭击相比,更多的人将死于与9/11相关的疾病。911事件事死亡或失踪的总人数至少有2,996人,较珍珠港事件中的2403人多593人。“我坚持我最初的预测,到20周年纪念日,从9/11相关疾病中死亡的人数将超过原来的死亡人数,现在已超过了2000人。”

一直倡导政府关注911后遗症的Feal告诉《纽约时报》。“现在每年都在增长。这不会很快结束。“这一原因是因为与9/11有关的死亡和疾病继续攀升,部分原因是与许多受害者的疾病相关的潜伏期较长。比如一种潜伏期可以长达十五年的间皮肿瘤已经在救援者身上出现。

一切正如《柳叶刀》杂志在一篇关于这些911癌症患者的报告中所说:“那天发生的事情改变了美国和世界的历史轨迹。他们对健康将继续造成重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