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佛爷”卡尔·拉格斐去世,他在另一个世界依然很酷

Source
原标题:“老佛爷”卡尔·拉格斐去世,他在另一个世界依然很酷

他,去世了。被称为时尚老佛爷的卡尔·拉格斐,代表着奢侈品牌香奈儿的一个时代。

他为这一品牌服务36年,创下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也将艺术天赋展现给世人。他将设立个人艺术廊视为人生梦想,时装设计、摄影、出版、插画、舞台艺术……他从未想过停下脚步。

来自外国媒体方面2月19日的消息,著名时装设计师、摄影师、出版人,有时尚老佛爷之称的卡尔·拉格斐

(Karl Lagerfeld)

去世,享年85岁。拉格斐所在的品牌chanel香奈儿官方宣布了这一令人伤心的消息——他与这一品牌签下了终身合同,为这一品牌服务长达36年,创下了时尚界纪录。法国当地媒体报道,拉格斐去世的时间为当地时间2月19日上午。2月18日晚上,他住进了位于法国首都塞纳河畔纳伊区的一家美国人开设的医疗机构,并于第二天上午在这家医疗机构去世,死因尚不明确。

卡尔·拉格斐(1933-2019),图片来自《卫报》。

自1955年起,卡尔·拉格斐以法国时装设计师皮埃尔·巴尔曼

(Pierre Balmain)

助手的身份开始自己的时装生涯,1983年起,开始担任Chanel艺术和创意总监,并在奢侈品牌Fendi芬迪担任创意总监。在时尚界,他是最为受人敬仰的时装设计师,他拥有无以伦比的设计天才,每年为chanel香奈儿制作八个系列包括成衣和高定在内的时装,为Fendi芬迪制作五个系列,同时还为自己的时装品牌设计。他同样是一位优秀的摄影师,不仅拍下了诸多时尚大片,还举办过自己的影展。他当然也是一位出版人,拉格斐在巴黎七区开设了一家名叫7L的出版机构,出版的图书主题横跨时装、摄影、文学、广告、音乐、报业、插画等领域。2014年9月20日,他首次发行了自己的报纸《卡尔日报》,用以展示他的最新设计、评论文字、摄影作品以及一些设计手稿——堪称他个人的宣传阵地。

上述成就之外,精通德、英、法、意等语言的拉格斐还创立了自己的香水公司,曾经为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绘制插图,为佛罗伦萨歌剧、蒙地卡洛芭蕾舞蹈、萨尔茨堡音乐节等艺术活动设计舞台服装。与此同时,拉格斐还是一位声名颇著的减肥达人——他成功在13个月内减掉了42公斤,并与他的减肥医生让-克劳德·赫德瑞特

(Jean-ClaudeHoudret)

合作出版了一本减肥指南《3-D》。这本书一经出版便大获成功,畅销至今。因为取得的诸多成就,拉格斐还登上过法文字典《拉鲁斯小百科词典》

(《Le Petit Larousse》)

2009版的封面。

拉格斐去世的消息公布以后,设计师朵纳泰拉·范思哲

(Donatella Versace)

在社交应用照片墙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张自己和拉格斐的照片表示哀悼,他说:“卡尔,你的天才感动了很多人的生活,尤其是詹尼和我。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不可思议的才华和无尽的灵感。我们一直在向你学习。”

 

他被称为“时装界的恺撒大帝”

“一次的成功不具备意义,你要超越它,最好还能有所不同。”——卡尔·拉格斐

 

白色马尾扎辫,皱纹下依然具有光泽的皮肤、一成不变的严肃衬衣和领带,款式雷同的招牌墨镜,以及黑色皮手套——一直以来,卡尔·拉格斐都以这近乎招牌式的造型亮相于各种场合,不愿意摘下墨镜,是因为他喜欢观察别人,却不喜欢被别人观察到自己,而且他固执地认为,墨镜会让自己“看上去和善一些”。拉格斐对时尚领域的影响非常巨大,再加上德国血统的缘故,他被人们称为“时装界的恺撒大帝”,也被亲切地誉为“时尚老佛爷”。

2018年巴黎时装周上的香奈秋冬时装秀,图片来自《卫报》。

 拉格斐的身世生平资料存在着许多疑问。按照公开的资料显示,1933年9月10日,拉格斐出生在德国汉堡,他的父亲奥托·拉格斐是一位商人,拥有一家生产和进口淡牛奶的公司。拉格斐的母亲名叫伊丽莎白·巴赫曼,在遇到奥托时,伊丽莎白是柏林地区的一位内衣销售员,她的父亲也就是拉格斐的外祖父卡尔·巴赫曼则是天主教中心党的一位政治家。1930年,奥托与伊丽莎白结婚。1931年,拉格斐的姐姐玛莎·克里斯蒂安(或称克里斯特尔)出生,除此以外,他还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姐姐西娅,来自于他父亲的第一段婚姻。

 

Chanel香奈儿 2019春夏高定系列时装秀上的模特儿,图片来自《卫报》。

 

人们认为,拉格斐不仅谎报了自己的出生年份,还虚构了父母的身份背景。在许多介绍中,拉格斐至少将自己的年龄说小了五岁,他声称自己出生于1938年,是德国的伊丽莎白和瑞典的奥托·路德维希·拉格费尔特所生,不过这一说法已被证实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拉格斐的父亲奥托来自汉堡,而且一直生活在德国,与瑞典毫无关系。拉格斐生前坚持认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出生日期,他曾经公开宣布将于2008年9月10日庆祝自己的七十岁生日。在2009年2月的一次公开采访中,拉格斐声称自己既不是1933年出生,也不是1938年出生。在2013年4月,他又宣布自己出生于1935年。但根据1933年他父母发布的出生公告和汉堡地区的洗礼登记册上的记录,都显示他出生于1933年9月10日,他的一位同学也证实他出生于1933年。拉格斐的姓氏有两种拼法,不过他倾向于使用和父亲一样的拼法,认为这样听起来更加商业化。

虽然凭借自己出众的设计才华,拉格斐的名字享誉整个世界的时尚圈,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傲人的学历。拉格斐在巴黎莱卡蒙田中学完成了自己的中学学业,并没有获得过任何拿得出手的学历证明。但在他年仅17岁的时候,就在国际羊毛局举办的服装设计比赛中脱颖而出,摘得了最高奖项。他有着令人难以企及的设计天赋和时尚眼光,在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以后,他仅仅三年就出任了巴黎老品牌让·巴杜

 (Jean Patou) 

的艺术总监,但他显然不满足于这种生活步调,对历史、建筑、音乐等领域都充满兴趣,怀着极大的热情吸纳这些知识。

 

卡尔·拉格斐为巴黎老品牌让·巴杜工作时的照片,摄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图片来自《卫报》。

 

为同一品牌工作是咬着尾巴原地打转

 

“拥有可能是一种累赘,你不能被东西所牵制。”——卡尔·拉格斐

 

今年1月下旬,Chanel香奈儿 2019春夏高定系列时装秀如期在巴黎大皇宫发布,卡尔·拉格斐却罕见地缺席了这一活动,引发了外界对他身体状况的猜测,以及对Chanel香奈儿“后老佛爷”时代的激烈讨论。这一发布活动最终由Chanel香奈儿创意工作室总监维吉尼亚·薇亚德

(Virginie Viard)

代为谢幕,当时人们认为这或许是拉格斐即将退休释放的一个信号。品牌发言人随后澄清了这一消息,表示他是因为长期工作,身体过于劳累而缺席。事实上,自从去年1月起,很多人就开始猜测拉格斐的身体状况可能出现了问题,并敏锐地注意到他在时装秀后登台时行动有些迟缓。

维吉尼亚·薇亚德(Virginie Viard),被业界认为是接掌香奈儿的最合适人选。

 

尽管拉格斐的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他依然严格要求着自己,事实上,他原本想要出席Chanel香奈儿 2019春夏高定系列时装秀的第二场,最终却未能如愿,只能委托助手代表他并问候客人。而按照原本的计划,他还将于本周出席下个月香奈儿女装秀的试装。似乎只有死亡,才能让他放弃工作。

 

事实上,阅读可能是拉格斐唯一所能接受的休闲,他曾经多次在采访中表示,“不工作我可能会死。”去年底,凭借纸牌屋火遍全球的美国视频内容商Netflix推出了一部由安德鲁·罗斯执导的纪录片《7 Days Out》,从时尚、体育、太空和食物方面入手,记录了这些领域佼佼者们七天的生活,在时尚领域,罗斯记录了拉格斐筹备Chanel香奈儿2018高定大秀七天的故事,从片中可以看到,他高度参与设计细节的决策。记录一个高级定制系列诞生的过程,让服装产业的从业者对这部影片趋之若鹜。

 

纪录片《7 Days Out》剧照。

 

在拉格斐看来,同时为不同品牌工作,为自己注入许多灵感,他认为“那些只为同一个品牌工作的设计师……他们开始重复自己的经典,在原地打转,咬着自己的尾巴。”而在品牌之间的移动不会让自己变得麻木。

 

纪录片《7 Days Out》剧照。

 

人们难以接受拉格斐的离去,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已经在时尚圈整整活跃了六十多年,从未缺席。

 

他认为香水和服饰具有同等意义

“我爱改变,不留恋任何事物。”——卡尔·拉格斐

 

1974年,卡尔·拉格斐成立了拉格斐香水公司,隔年发表了CHLOE香水系列。在他看来,香水和服饰具有着同等重要的作用。但拉格斐并不会满足于只停留在某一个领域,或者享受既有荣誉和地位给自己带来的一切,他渴望着改变,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我爱改变,不留恋任何事物。”

当然,拉格斐真正名声大震是在他成为Chanel香奈儿首席设计师以后,当时他已经49岁,香奈儿的灵魂人物加布里埃·可可·香奈儿

(GabrielleBonheur Chanel)

已经去世十二年,这一品牌无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败。香奈儿本人对这一品牌的影响是巨大的,在拉格斐还未出生时,她已经是一位风华正茂的真正美人儿。香奈儿曾经创造了一个商业帝国的传奇,是法国最为富有的女人,这在兰登书屋出版于2014年的《小姐:可可·香奈儿和她的发展史》一书中都有记录。而拉格斐成功接续了这一传奇,让香奈儿的毕生心血在接下来的36年里蓬勃发展。拉格斐的去世,则重新掀开了这一尴尬的局面——谁能够接续属于那个传奇女人的商业传奇?会是维吉尼亚·薇亚德吗?

上映于2017年的法国纪录片《卡尔·拉格斐:孤独的时尚大帝》

(Karl Lagerfeld: A Lonely King)

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拉格斐。在这部由鲁多夫·马康尼执导的影片中,时尚界的恺撒大帝拉格斐,戴上了他的招牌大墨镜、头梳光鲜马尾、十指满戴戒指,展开他炫丽而充实的一天……似乎全世界所有美丽的男人和女人,都渴望着获得他的亲睐,他似乎拥有着某种神奇的魔法,让那些深处时尚界的男女焕然一新,拥有更加出众的气质和外表。这部纪录片将他生活、工作、设计服装珠宝等所有的细节都展露无遗,片中拉格斐本人还讨论了对爱情看法,对童年的回忆等内容,本色出演了一个真实的卡尔·拉格斐。

 

《卡尔·拉格斐:孤独的时尚大帝》海报。

 

拉格斐的出名,自然也大大提升了他的心爱宠物舒佩特

(Choupette)

在时尚圈中的地位。是的,将工作视为自己几乎全部生命的拉格斐拥有一只心头爱宠——名叫舒佩特小公主的猫咪。几年前,英国每日邮报网站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透露舒佩特的年收入超过三百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294万元),而它在为自己专设的社交网站上,人气也超过了十万。

 

日本潮流纸艺家田中信(Shin Tanaka)亲自操刀设计的老佛爷与舒佩特纸娃娃。

 

靠减肥法写成一本超级畅销书

 

“人们仰慕你,然后忘记你。”——卡尔·拉格斐

 

卡尔·拉格斐的减肥故事往往为人们所乐道,在这个故事里,拉格斐为了穿下心爱的衣服——由艾迪·苏莱曼设计的吸血鬼风格男装,而痛下决心减肥。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的减肥动机仅仅是为了服装,而不是出于健康的考虑,或是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在13个月的时间里,拉格斐减掉了42公斤,他的减肥法为众多时尚人士所追捧。拉格斐本人更是用文字记录下了自己的减肥心路历程和减肥法,并与自己的减肥指导医生合作出版了一本有关减肥法的图书《3-D》,所谓3D,指的是Designer(设计师)、Doctor(医生)、Diet(减肥)。减肥的结果更令他欣喜,不仅让他得偿所愿,还成功拥有了“和18岁时一样结实苗条”的体形,以及“每晚7个小时的充足睡眠”。

 

“节食减肥并不是简单地吃什么和不吃什么的问题,它分前、后两部曲。 头6个月是基础。一片烤面包和半杯葡萄汁就是我的早餐。中餐和晚餐,我通常吃些豌豆、蘑菇之类的蔬菜,还有鱼。尽管不大爱吃牛肉或羊肉,但每周我都或多或少吃一些。我还定期补充维生素。按规定,我每天应喝3升水,但我不喜欢喝那么多,就用无糖饮料代替。不喝咖啡不饮酒,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乐事一桩,因为我本来就对它们没什么兴趣。 


节食的后6个月,早晨我常吃两个无脂酸乳酪和烤面包,午饭坚持吃鱼和蔬菜。一周中有一天我还会吃一些无脂奶酪。晚上常喝的是蔬菜汤,或是一种加了水果的香草汤,营养十分丰富。”

 

尽管通过减肥拥有了标准身材,不过拉格斐在某次采访中表示,他并没有为此付出运动,“我的医生反对我运动!不过我走很多路,然后在拍摄的过程中,我通常都站着,几乎十几个小时都没坐下。我不喝酒、不抽烟也从不嗑药,这些都有助于维持身材。”拉格斐称自己一直遵照医生让-克劳德·赫德瑞特的话,让自己生活在一种“无重力”状态中。全麦面包、少量白肉,大量的鱼和水果 (苹果、梨子、芒果、凤梨)成为他的全部饮食,他甚至放弃了自己最爱的能多益

(Nutella)

巧克力,最多舔一舔就会吐出来。当然,这一饮食习惯也改变了拉格斐的生活模式,为了避免麻烦,他很少出门应酬。当然,在文章中他还不忘了表明自己的立场:“ 如果胖上个十几公斤或是穿不穿时髦的衣服,对你来说都无关紧要,那我这篇文章就不是为你写的。”丝毫没有忘记自己宣传时尚的使命。

 

卡尔·拉格斐,图片来自《卫报》。


 

多年前,在英国《卫报》的一次采访中,拉格斐说:“我总是认为我很懒惰,也许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更加努力。我总是感觉到有一堵玻璃墙,让我不能够获准通过。也许当我通过以后,一切就都结束了。”是的,很令人伤心,一切都结束了,那个属于卡尔·拉格斐的时代,属于老佛爷和时装恺撒大帝的时尚世界。拉格斐终于打破了他人生中的玻璃墙,离开了他从未懈怠过的时尚圈,也许,他只是想要休息了。

作者

:何安安

编辑

:走走、覃旦思;校对: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