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者”钟波:极米科技营收净利润大幅下滑,昔日“大肉签”股价已跌七成

Source

股价“跌跌不休”

卡塔尔世界杯激战正酣,手拿啤酒大屏幕前观赛是很多球迷的选择。然而作为投影仪行业龙头的极米科技(688696.SH)似乎没能吃到这波红利。

11月15日至11月24日收盘,极米科技股价不仅没涨,反而微跌了0.39%。

事实上,不仅是世界杯期间,今年来,极米科技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今年第三季度,极米科技净利润同比下滑,其股价更是自2021年下半年进入一轮漫长的波动下滑后,至今还未“刹车”,由上市后超600元/股的高点,跌至今年11月24日的180.88元/股(收盘价)。

图源:新浪财经 图源:新浪财经

“第三季度净利润下降,主要受研发投入增加、收入下滑影响。LCD投影仪作为价格较低的新品份额增长,对公司业绩可能有影响,但主要还是消费需求的问题。”11月24日,极米科技董秘薛晓良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LCD投影仪厂商抢市场

奥维云网全渠道推总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国内家用智能投影市场规模增长超预期,销量178.6万台,同比增长53%。

尴尬的是,市场销量增长未完全转化为头部企业业绩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极米科技第三季度营收8.46亿元,同比下降11.59%,净利润0.6亿元,同比下滑44.01%。

中邮证券研报表示,行业龙头极米科技营收增长弱于行业整体增速,预测受智能微投行业竞争趋于激烈,行业集中度下降影响。今年第三季度,微投市场TOP10品牌销量份额54%,同比减少11个百分点,头部与尾部品牌的份额差异不断缩小。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头、尾部品牌份额差异缩小与不同技术路线产品的市场表现有关。以极米科技为代表的行业头部企业,创立以来基本走主流DLP技术路线,与较低端的单片LCD路线形成差异。但今年以来,中小LCD投影仪厂商层出不穷,以低价争夺市场份额,挤压DLP企业利润。

据调研机构洛图科技数据,今年三季度,DLP产品线上销量占比30%,同比大降23.4个百分点,而LCD产品线上销量占比近70%,占比大幅提升。

11月24日,天猫投影仪热销榜显示,LCD产品在最热销的10款投影仪中占3款,在最热销的20款投影仪中占10款。LCD产品多来自知麻、RTAKO等中小投影仪品牌,价格多为240~1500元,不少LCD投影仪的销量已能与极米2000元以上价位的DLP投影仪比肩。

薛晓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极米是否考虑做LCD产品,目前还不确定。两个技术路线的技术壁垒差异很难量化,选择哪种路线,不一定要从单纯技术的角度看,还要从用户感受看。

图源:图虫创意 图源:图虫创意

对极米等行业头部投影仪企业而言,不仅面临中尾部企业抢食市场,也面临传统电视企业强势阻击。

眼下,投影仪技术仍不成熟,使其难以取代电视成为一类主流家电,即便是头部企业,目前销量规模仍相对较小。

11月24日,一名购买了一台近3000元主流DLP投影仪的消费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购买的投影仪属中端价位,清晰度标明4K,但实际使用中颗粒度过高仍导致看球赛不清晰。如果要买清晰度更高的投影仪,需要多花数千元,不如买一台1000元左右的50寸高清电视划算。

日前,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投影仪本身技术含量较低,画质比不上电视,针对的是年轻单身租房群体,是一个小众市场。

洛图科技预测,今年中国投影仪市场规模有望达850万台。而奥维云网数据显示,仅上半年,国内彩电零售量便达到1672万台。两者市场规模尚不在同一数量级。

图源:图虫创意 图源:图虫创意

“大肉签”股价狂跌

投影仪头部企业的尴尬处境,直接反应在股价上。

2021年3月,极米科技上市。在当时投影仪市场热度攀升情况下,极米科技一经上市便成为当年首支“大肉签”,彼时坊间甚至有中一签赚20万元的传说。

作为极米科技创始人,钟波当时可谓春风得意。据报道,早在创立极米科技前,钟波便已实现财富自由,但看到投影仪市场前景的他,依然选择走上艰难的创业路。

极米科技的成功上市,让钟波的事业进入高光时刻,尽管这一时刻颇为短暂。

上市首日,极米科技报收530.01元/股,较发行价上涨296.33%,至当年6月28日,其股价涨至621.72元/股,随后波动下行。

从业绩看,Wind数据显示,极米科技2021年营业总收入同比上涨42.78%,净利润同比上涨79.87%。但2022年起,公司业绩增速开始放缓,第一、第二、第三季度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速为24.32%、17.35%、-11.59%,净利润增速由正转负。

与此同时,公司股东也开始逃离。今年3月,公司一致行动人百度网讯和百度毕威宣布减持不超过4.28%的极米科技股份;6月,百度网讯和百度毕威又宣布减持不超过3%的极米股份。减持后,两家持有的极米科技股份仅剩7.27%。

业绩下滑、股东逃离,极米科技何时“回血”?目前尚不确定。薛晓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近期世界杯促进了多少投影仪销量,目前还无数据,但已购买产品的日活用户数有所增长,大屏观球赛的需求存在,不排除观赛球迷在此前双十一已完成购物。

作为行业龙头,未来极米科技能构筑多高的技术壁垒,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也是极米科技股价的重要支撑。

长期以来,包括极米科技在内的国内DLP投影仪厂商需外购DMD器件及DLP驱动芯片,其中,极米科技的DMD器件来自德州仪器公司。客观看,外购核心器件对投影仪厂商的利润表现将形成一定程度挤压,极米科技未来能否通过自研等方式提高技术护城河、降低成本眼下并不确定。

薛晓良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受DMD这种垄断器件制约及目前大宗商品涨价影响,成本下降并不容易。

事实上,极米科技也并非没有为构筑技术护城河努力。2021年第一季度,极米科技的自研光机占比达90%。DLP投影仪之外,极米科技也在投入激光电视产品研发,今年半年报显示,其激光电视部分产品已完成量产。今年前三季度,极米科技研发投入同比提升62.67%。

不过,在激光电视新赛道上,极米科技将受到来自海信、长虹等电视厂商的强势阻击,后者同时也在以激光投影产品攻入投影仪厂商腹地。

梁振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随着电视厂商进入,投影仪行业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