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分析:脸书和推特气数将尽?

Source

转自: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1月25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22日刊发题为《脸书和推特:两大社交媒体巨头的生存期限快到了吗?》的文章,作者是费尔南多·杜阿特。全文摘编如下:

除非你最近几个星期过的是断网的日子,不然你很可能已经对世界科技巨头所经历的大地震有所耳闻。

上月有消息称,这个行业一些最大的巨头——苹果、奈飞、亚马逊、微软、Meta(脸书的母公司)和“字母表”(谷歌的母公司)——在过去12个月的美国证券市场上损失超过3万亿美元市值,令人咋舌。

11月,它们当中的数家企业,包括电商巨头亚马逊,宣布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大规模裁员。根据追踪科技公司裁员的网站Layoffs.fyi,至11月21日,这一波裁员已经达到13.6万个职位。

脸书的母公司Meta裁员力度较大,已经解雇了1.1万名员工,而推特至今则遣散了3700人(这大约是其全体员工的一半)。

这令人对这两家世界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的未来产生疑问:我们是不是太将这些巨头企业的生命力视作理所当然了?

麻烦有多大?

如上述所提的数字显示,这些平台与其他行业一样,面临着全球经济的放缓。

马克·扎克伯格的脸书,在今年较早前用户数量下降——是该平台18年历史中首次“掉粉”。

这意味着注入企业的资金会变少——在社交媒体平台领域,主要是广告营收。

“现在这个时候谁要尝试在科技产业筹钱,都会觉得非常困难。”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媒体与科技专家乔纳森·尼伊教授说。尼伊教授说,社交媒体平台已经“基本上变成了广告企业”。“当你依赖那样的营收,经济衰退就会令环境对你非常不利。”

Meta最新的一份财政报告在10月底发表,当中提到广告营收的下降是该公司困难的一部分,但同时也提到像推特这样的对手越来越具竞争性。

在被亿万富豪埃隆·马斯克收购之后从交易所下市的推特同样受到巨大冲击,而且可能面临其他额外挑战,后者与马斯克粗暴的领导风格和充满争议的决策有关。

马斯克最近在进行了用户投票之后,解封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账户。特朗普从今年1月8日开始被平台禁言,因为之前两天曾发布过关于美国国会骚乱的帖文。

但是警报甚至在马斯克到来之前就已经出现:路透社在10月获取的内部文件显示,该平台的“高活跃度用户”——指每周上线六七天且每周发三四次推文的用户——自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开始以来已经急剧下降。

路透社引述一名推特研究者的话称,“高活跃度用户”只占总体用户的不到10%,但是他们却发布了全部推文的90%,带来平台全球营收的一半。

而马斯克的到来似乎制造了另一场大逃亡:发表于11月3日,也就是完成收购后一星期的一项研究当中,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分析估算,推特在这一个时段内流失了100万用户。

进入衰退期?

但是目前的惨象,会不会像一些专家所认为的,只不过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的自然生命周期?

“每一个平台都有它自己的成长和成熟/衰退轨迹。它们大多是因为被新平台取代而衰退。”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传播学与新媒体专家彭丽珊博士说。

彭博士认为,脸书和推特已经在新冠全球大流行较严重的阶段“成长到超出它们的市场体量”,全世界千百万人在这段时间经历封锁和其他出行限制。

“在大流行期间,科技公司迅速成长,因为数字化成为一种适应机制。”她说,现在是时候作重新调整了。

不过,两大巨头仍然有强大的基础:据Meta数据,脸书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每月活跃用户仍然有近30亿,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

但是在2月,Meta宣布脸书在它的18年历史中用户量第一次下降,消息令股票下跌。

从2019年起,推特采取了一种运算机制,只考虑能够看到广告的每日用户,而不是全体用户。在10月公布的最新数字是2.38亿,据平台称是在上升的。

但是,有人担心,人们使用这些平台的目的正在改变,而且正在逐渐远离新闻和时事资讯,转向更多成人内容和虚拟货币。这可能会让它对广告商的吸引力降低,后者往往倾向于回避争议内容。

竞争是好事?

有时候,平台会消失,或者逐渐变得无关紧要。

当中最著名的案例之一就是MySpace.com。这个在2000年代第一个面向全球受众的社交平台,在2007年有3亿用户。但是它在与脸书的竞争中落败,现在只作为某种线上社区和音乐串流服务的混合体存在,全世界只有600万用户。

在同样的10年,谷歌推出的Orkut也曾短暂成为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之后被脸书甩在身后——它在2014年关站。这些算不算是如今这些社交平台的警世寓言?

但是,并非所有专家都对它们的未来感到悲观。这些年来,科技领域已经有所演变,网络巨头的业务不再局限于它们所运营的平台。

脸书就是当中的绝佳例子。这家公司在多年前已经通过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来成功地为自己的未来买好保险,确保自己能与时俱进。虽然脸书的成长和流行或许已经到顶了,但是人们对该公司其他产品服务的兴趣并没有衰减的迹象。

推特也似乎摇摇欲坠,处在要么下线,要么迫使用户转移到其他平台的边缘。

但是人们真的会离开推特吗?估计不会。

这些平台的好坏本来就是与它的用户挂钩的,而最近五年,权力和影响力在这些网站上的结合,很难被复制,也很难嫁接到其他平台。

是的,你偶尔会遇到像TikTok这样的搅局新星,能崛起并挑战巨头,但即使在去年,我们也见过其他“陪跑者”来了又走,比如Club House和BeReal。

对于脸书和推特来说,竞争是好事。无论是前进路上的偶尔颠簸,还是真的时限已到,有些人还是相信,受欢迎的平台经历困境,是一种健康的迹象。

“这些平台遇到麻烦,是因为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这是一件好事。”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的经济资深讲师雷诺·富卡尔说,“有较公平的市场,新公司能给用户提供更多选择和更多机会,从而给他们更好的用户体验。”